第十七章 惊讶中的惊讶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5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刑匡拳头之上蕴含着艳红色的光芒,轻巧的迎上风升井暴击而来的剑气,显然那股剑气所蕴含的能力波动并不是非常的恐惧,只是想要教训风阳而已。

刑匡也看出来了,嘴角一笑,在心中念叨:“你爷爷可真疼你啊!表面上灰褐色的剑气很是吓人,其实空有其表而已,做了那么多的隐忍,对于他的身体可是有非常大的危害的啊?”

风阳一听到刑匡的话,透着艳红色的空间看着自己的爷爷,眼睛红了起来,念叨:“我自幼被父亲抛弃,爷爷一直在我的身边照顾我!在一次非常重要比试中,我让了一个人半招,结果名誉扫地,被学院的讥讽,被帝都的人辱骂,甚至被学院里的人殴打,可是在这个阶段,爷爷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现在看来爷爷都老了好多!”

刑匡一听,心中缓缓的热了起来,然后奋力的摔着头,假装无所谓的说道:“喂喂喂,我们现在是在谈很严肃的问题,你不要煽情,好不好啊?”

风阳那管的刑匡的话语,看着眼前的爷爷,泪水酸疼的流了下来,当然身体是风阳的,风阳流泪了,身体也是流着眼泪的。

刑匡觉得鼻子酸楚,泪水不受自己控制的往下掉,眼睛都哭红了,在心中狠狠的念叨:“你这个臭小子,你不要哭了!你哭,我也很难受啊!”

风阳听到刑匡这样说,不禁有些深情的说道:“没有想到你这个老怪物也会难过啊?”

刑匡眼睛翻着白,说道:“谁想和你一起哭啊,你难道忘了我刚才和你说的吗?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哭我当然也跟着哭啦!妈的!我就讨厌这样子!呜呜、、、、你能不能不要哭啦!我答应你不打你爷爷就是啦!”

风阳又一次从刑匡的嘴里透出了爷爷,张大嘴巴大声的哭了起来,就像一个迷路的三岁小孩子找不到了妈妈,他这样一哭,刑匡也跟着控制不住的张大嘴巴大声的放肆的大哭:“呜呜、、、、、、、”

风升井刚欲飞入刑匡的境内,看着风阳张大嘴巴大声的哭,心中那个坚硬的心顿时变得柔软而温暖前来,竟然将自己手中的剑气生生的憋了回去,一会儿就会看见风升井脸色苍白的漂浮在空中看着风阳大哭。

他双手不断的搓着,不知道怎办才好,但是看着自己疼爱的孙子那么的伤心大哭,心中的疼爱真的是无法发泄,他看着远处自己的儿子,也是在看着风阳嚎啕的大哭,眼眸中再也不是刚才的愤恨也是一种自责和疼爱,他双手紧紧的握着,狠狠的捏着自己心中,可以看出他的眼睛有些红肿啦!

蒙平看着自己的徒弟嚎啕的大哭,心中也是不舒服,自己膝下无子,一直以来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的看待,想了想,心中不免一叹:也难为他啦!从小就吃了那么多的苦,哎、、、、、、、、

“小祖宗,我求求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啊?真的是太丢人啦!我可是战皇啊!呜呜呜呜、、、、、、”刑匡一边用手抹着自己的眼泪,一边无奈哀求和风阳的说。

风阳哭够啦!看着这一片艳红色的空间,念叨:“我不想呆在这里,会学院吧!”

刑匡一听到风阳这样子说,就高兴起来,连忙的念叨:“好!好!只要你不哭!”说完,腾空一起,以眼睛一眨的一瞬间就消失啦。

风升井一看,连忙想要追上去,但是当他一抬眼的时候,风阳竟然消失不见,在心中喃喃的念叨:“好快的速度啊?”

刑匡在空中快速的飞着,穿过一片森林,惊飞了成片的鸟儿,遇过一座山脉,吓走了成群的麋鹿,但是在刚要飞过一座峡谷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飞速的坠落。

风阳在艳红色的空间里面看着自己竟然快速的坠落,大声的吼道:“怎么啦?怎么啦?”

那风阳的声音刚落,刑匡的灵魂体就出现在了风阳的眼前,那邢匡的脸庞而头发竟然多出了无以计算的皱纹,最让风阳想不通的是他原本的有些灰白色的头发,此时竟然变的雪白。

“你怎么啦?”风阳连忙的问道。

刑匡一把拉住风阳的身体,说道:“快回到你的身体里面去,我还不想死呢?特别是坠崖而死!”

风阳一听到刑匡说道坠崖而已,大惊失慌,也不管面前这个老人有多么的老迈或者什么快要死的什么的,一个劲的摇,问道:“怎么回去!怎么回去?我也不想死的啊?怎么回去啊?”

刑匡被风阳摇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奋力的咳嗽,涨红着脸,身体也别风阳摇着,真可谓是有话说不出啊!

突然,刑匡一巴掌打在风阳的头上,大喝道:“你听我说!”

风阳一愣,看着刑匡,那眼神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你快说啊!”

刑匡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刚才太高兴,只是知道了飞,竟然耗尽了自己全部的元气啦!所以现在我要把你的灵魂送到你的身体里面去,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风阳急切的问道。

刑匡的身体开始越来越诡异的变得苍老,但是还是断断续续饿说道:“但是、、、但是我没有能量送你回去啊?”

“什么?那我不是要死在这里啦!我被害死啦!“风阳有些无奈的摊着手。

“不光是你死?连我也要在这里永远的消失啦!但是,我有办法让你的灵魂体回到你的身体里面,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刑匡断断续续的说道。

“条件?什么条件?风阳问道。

邢匡满目苍老的看着风阳,说道:“我传授“移魂经”给你,但是我的功法从来就不会外传的,你必须认我当你的师傅!”

风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忧郁起来,说道:“我已经有师傅啦!他对我那么的好!我怎么可以另投他人呢/?”

刑匡满目荒凉的看着风阳,默默的说道:“那好吧!我们等着一起摔死吧!”

风阳眉头紧皱着,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刑匡,拳头微微的握着,像是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然后一跺地,两条腿一跪:“师傅在上,弟子给你磕头!”

刑匡一见,哈哈哈的大笑,说道:“没有想到我刑匡八百年之后,还能收到弟子啊!”

风阳连续的磕完了十个响头,抬眼看着刑匡。

邢匡微笑的看着风阳,一只苍老的手臂轻轻的额按在风阳的头上,一股艳红色的光芒映入风阳的脑海中。

再风阳再一次抬起头时候,眼前的这位刑匡竟然变的更加的弯曲,蜷缩早地上。风阳上前扶起他:“你怎么啦?”

刑匡咪咪的笑着,说道:“我的元力已经虚空,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是别想修复啦!记住,这几个月,你最好给我爱惜好你自己,千万不要让自己死啦!不然我的心血就白废啦!你现在将将自己全部的剑气运于自己头颅上,然后奋力的打开它,那里面就是一张“移魂经”的通行码,只要你打开它,你就可以回到你的身体里面去!“

风阳一听,立即运气将自己全部的剑气运于头脑之上,通过透视,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一片黑暗的空间里面的确有一个呈金黄色的符文,于是更加的运气冲击它。

在听见一声的爆炸,风阳眼眸一睁开。突然他发现他看的世界不是艳红色的空间而是一片的明亮,然后再摸摸自己的脸,摸摸自己胳膊,大声大喝一声,我出来了!我出来啦!

这时,内心深处的一道声音响起:“快点隔空借力,不要摔死啦!”

风阳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自己是为了活下来的,然后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下,这不看就算啦,一看大惊失色。

在风阳缓缓地坠落下的是一条犹如火焰一般的流着如河水一般的火浆,那只要一碰到自己的身子,立刻就消失不见啦!

风阳看着自己的身体离那个火红炽热的火浆,越来越近,那种炽热的火焰温度,现在的他就能明显的感觉到啦!

他仔细的看着四周的环境,寸草不生,没有一点能够让自己隔空腾起的东西,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的往下坠,没有丝毫的办法,额头上禽满了汗水,满脸异常的涨红。

他还试探的内心刑匡的声音,但是那里却还是没有回应,风阳看着眼下的炽热如火焰的火浆,大声的对着天空怒吼道:“难道我风阳就要这样的死在这里了吗?”

风阳双手紧紧的握住,将自己全身的剑气雄厚的覆盖在自己的全身周围,顿时一股淡蓝色的雄厚光圈将风阳盖住,但是就在风阳再一沾到那炽热血红的火浆的时候,那股几乎用尽全身的剑气生成的光圈,顿时消散,连一丝的蒸汽都没有。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