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对决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40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阳看着眼前这位自称是昔日战皇的刑匡,眼眸中充满着不解和疑问:他真的是战皇刑匡吗?怎么会这般的轻抚啊?

突然,风阳周身的空间开始扭曲,那一望无际的拥有着参天大树一般的原始森林,竟然开始缓缓的化为幻影。

“妈的,你爷爷竟然用剑气伤害你,我草,我还不想死呢?你在这里不要动,也不要挣扎,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有心声和我沟通就可以啦!我要出去教训你爷爷一番!”刑匡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爷爷那不是伤害我,那是在试探我怎么啦?”风阳据理力争的说道。

刑匡看风阳婆婆妈妈的,大声的吼道:“你到底想不想报仇啊?”

“想!我要亲手杀了风战!”风阳的表情顿时变的严肃起来,说道。

“这你放心,我会亲手杀了你的仇人的,但是、、、、”刑匡疑虑看着风阳,说道。

“但是什么?”风阳对于眼前这个老人真的是有些无语,他自己老是在想同样都是老人,怎么做老人的差距那么大呢?自己的爷爷多么的宽容海涵啊,哪像眼前这个,貌似和商人一样。

刑匡很正经的而且很期望的说道:“你的身体必须接我用一下!”

“什么?借身体?”风阳眼睛顿时挣的老大,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哎呀呀、、你不要想得太多啦!我只是用我的灵魂力量来暂时指挥你的身体而已,等帮你报了仇,就还给你!我都不怕耗尽我的元力帮你,你还和我嚷嚷起来啦?”刑匡有些不屑的看着风阳,一副老子都愿意为了世界毁掉自己,你看看你那个怂样的表情看着风阳,说道。

风阳一看见他那个表情,脑袋之上,顿时一片的额黑线,暗暗的说道:“这真的是昔日的战神吗?”

突然又是一道剧烈的震动,风阳眼前一黑,竟然又回道了刚才进来的时候的场景,再一转头,却不见刑匡的影子,但是他的声音却是锋利而明显的说道:“你这个臭小子!问你也没有用,还是我自己去解决那个风升井,打了老子两下,疼死我了都!你是他的孙子!我又不是,我为什么要装孙子!”

风阳刚要再说话,想起了刑匡告诉自己要用心声传递,于是他将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默默的念叨:“我的目标不是哪位老人而是他极力保护的人,杀了他!”

风阳此时眼睛突然的睁开,原本泛着的艳红色剑气体消失了,但是此时的风阳只是身体,灵魂却是刑匡。

刑匡摸了摸风阳的手臂,看着右手臂上好像胶水沾上似的摸样,眉头一皱,默默的在心中说道:“你这个小子,怎么那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啊?手臂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啊?”

风阳安静的躺在一片艳红色的空间里面,听到了刑匡的话,反驳道:“不要管这些,你听见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了吗?”

刑匡眉宇间轻轻的一笑,念叨:“放心!我已经看见他啦!不会让你失望的!”

风阳一听,心中也是微微的有些放心,又平躺了下来,貌似要睡着了一样说道:“那就交给你啦!”

刑匡一听见风阳那种睡意绵绵语气,顿时就感觉不舒服,自己在这里拼死拼活的,那小子竟然在睡大觉,我的命怎么会那么的苦啊?

这时就听见风阳念叨:“你这个老头子!怎么一点报恩的心情都没有啊!你在我的身体里面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帮我办一件事情还念叨叨的!

刑匡一听又胡乱的想到:“谁愿意在你的身体里面啊?”

“好啊!那你现在就从我的身体里面出去吧!”风阳有些得意的说道。

“哼!臭小子,你竟然偷听别人讲话!”刑匡有些的无奈的说道。

“老头子,关键是你处处都针对我,好呗?”

“不和吵了,你还真当我的元力不要钱啊?”

刑匡抬起眼,看着悬浮在空中的风升井,并且还忍不住的向后面看了一眼,那一身银色盔甲的中年男人,就是他啦!

想完,刑匡嘴角一笑,脚尖一跺地,直接遁入地下。风升井一见,大吃一惊,默默的想着:风阳什么时候学到了这般诡异的武功啊!他的眼睛仔细的查看着四周的环境,但是结果却他自己顿时感到心惊,一滴冷汗流了出来,他竟然感觉不到风阳的一点气息出来。

突然,风升井的背后一道破土而出的声响,紧接着的就是风战的一脸惊慌的喊叫声,毕竟无声无息突然从土地中冒出来,不害怕才怪呢?刑匡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银色盔甲的男人,默默的念叨:“他真的是你的父亲啊?”

“不是!杀了他!”风阳凌厉的喝道。

但是刑匡却摇了摇头,叹口气念叨:“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他身上的盔甲我的灵魂深处总是在责骂着我,我的手不听使唤啊!”

“我了个去,你怎么有那么多的毛病啊?”风阳不屑的大吼道。

“你这个臭小子,我什么时候有毛病啦!”刑匡有些愤怒的说道。

“就是现在!你能说你不是吗?”

“我、、、、、不行,我的灵魂深处老在阻止我啊!”刑匡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那你还什么战神?”风阳奋力的跳了起来,大喝道。

谁知,风阳一跳,那刑匡就不自在啦,连忙的求饶道:“小祖宗,你不要走来走去的好不好啊?你现在是在我的身体里面,你想把我搞爆啊!”

“搞爆?”风阳狡猾的一笑,问道。

然后,风阳腾空而起,重重的砸在那片艳红色的空间里面,那刑匡疼的面色都开始变颜色,一会儿红色,一会儿紫色的,最后又变成了讥笑在心中念叨:“你信不信我在你的身体上划几刀,我把重点放在你的脸上,你感觉怎么样啊?”

风阳跃在半空中的身体,突然的僵硬下来,然后轻轻的躺在那片艳红色的空间上面,轻轻的说道:“都是误会!我只是想要看看这片空间结不结实的,不要多想啊,嘿嘿!”

“哼!你这个臭小子!疼死我拉!”

就在风阳和刑匡的一句句激烈的对话的同时,被一一直握在刑匡手里的风战惊讶不已,眼前的所谓自己的儿子,脸色一会儿红,一挥青的,一会儿又讥笑的,搞得他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啦!

“你这个畜生!当初就不应该生你,生你的同时就应该将你掐死!”风战满脸的愤怒的对着风阳吼道。

刑匡一听风战的话,嘴角微微的一瞥,没有说话,他怕他这只要一说话,一股久远苍老声音就出来啦!那样子岂不是暴露啦!到时候那么多人来抢自己,那还得了。

但是在躺在艳红色空间的风阳听见这句话,可不像刑匡那么的淡然,双手死死的抓着艳红色空间,奋力的击打着。

把刑匡疼的腰都快跪下来啦!连忙的念叨:“小祖宗!你老子骂的你,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干嘛要那样子的对待我啊!”

风阳大声的吼道:“你不能杀了他,那你能不能揍他!”

刑匡脸色顿时露出一丝的微笑,念叨:“当然可以啦!”

“那你给我揍他!不然我就把你的身体给撕碎啦!我说到做到!”风阳满眼血红的在艳红色的空间里面来回的走动说道。

“好!好!我揍他!你要淡定啊!不要把我撕碎啦!”刑匡似乎真的有些害怕那小子真的能把自己撕碎啦一样。

刑匡眼神一寒看着风战,伸出右手臂,一把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抬起左手臂,又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就这样反复的扇了扇去,一会儿左边扇,一会儿右边扇。

风阳在那片艳红色的空间里面拼命的大喊:“再使一点劲,再大一点!”

突然,风升井大喝道:“放肆!你身为人子,真的是太荒唐啦!”

刑匡一转头,看见了风升井向自己爆冲而来,嘴角一笑,在心中念叨:“你不是你爷爷是当世的“剑王”吗?我倒要试试他能不能接我一招!”

风阳目光一冷,摇了摇头,说道:“你千万不要不自量力啊!”

那刑匡淡然的一笑,念叨:“是吗?你看着吧!我要是一拳打破你爷爷的话,你就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认我为师傅,怎么样啊?”

风阳一笑,念叨:“你这个老头,那么的狡猾,我才不认你为师傅呢?”

刑匡一听,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起来,说道:“好啊!那我现在就撤离你的身体,我倒要看看你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你爷爷的击打啊!”

风阳一听,顿时慌了起来,连忙的喝道:“好!好!我答应你!”

但是刑匡却没有要放过风阳的意思,继续问道:“答应我!答应我什么啊?把情节说的再细一点,不然你爷爷的拳头马上就要到脸上啦!”

风阳一听,恨的牙齿发颤,但是还是很淡然的说道:“好啊!如果你打败我的爷爷的话,我就给你老人家磕三个响头,然后高高兴兴的喊你师傅!”

“恩、、、好吧!那我答应你吧!收了你这个徒弟,呵呵呵、、、、、、”刑匡呵呵的笑道。

但是他的这些动作看在风战和风升井眼睛里面可不是那么的开心,他们对于今天风阳的表情感到太奇怪啦!

特别是风升井,他因为风阳当众匡打风战的耳光而副怒交加的运足的剑气想要教训他的时候,雄厚的剑气已经快要进入了他的周身,但是他却微丝不动,并且脸上还带着笑脸,让他真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刑匡看着风声井的浩瀚的剑气已经濒临自己周身,嘴角一笑,袖子中的拳头紧紧的握着,顿时周身的空间化为灰烬,刑匡嘴角一笑,念叨:“还是有肉身啊,我还是那么的牛逼啊!”

刑匡一看风升井,脸色一寒,喃喃的说道:“八百年都没有真正的动手啦!这次就拿你来试试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