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练武场风波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69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蒙平看着风阳,问道:“风阳,我其实很想知道,你身体中的剑气体是怎么得到的?”

风阳双手捂着自己的身体,满脸疑问大看着师傅,说道:“我也不知道!这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剑气体”,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里面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

蒙平看着风阳的眼眸,里面透露着真诚和纯洁,于是嘴中一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子啊!但是风阳,你要记住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千万不要别人知道你身体里面的,有剑气体,不然将会惹来杀身之祸啊!”

风阳抬起头看着蒙平,不解的问道:“那么严重吗?”

蒙平轻抚着风阳的头颅,严肃的说道:“剑神的”剑气体“蕴藏了毕生的武学精华和智慧,其中的利处,我想刚才你也是见识道了的?”

风阳眉头紧皱,脸庞也是在瞬间严肃了起来,对于刚才的剑气体的变态之处,他不得不承认,不仅是力量连其中的精华智慧和疗效,也许只要自己才能知道,他瞬间又想到了这几日受了那么重伤得身体,是不是也与这个剑气体有关。

就在风阳陷入沉思的状态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声音响彻整个练武场。

“什么人,在我练武场放肆!”

风阳面目一沉,整个脸额都寒冷了起来,这个声音,风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啦,他就是自己的父亲,风战!

风阳抬眼望去,一身银色战甲,手持墨黑色铁剑,一脸俊朗的中年男人像自己走来,后面还跟从着密密麻麻的铁甲军,飘起的黑色大旗上写着“东宫爵、、风”。

风阳面容不屑的一笑,大声的喝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风宫爵大人啊!真是失敬啊!”

蒙平一听,面容顿时僵硬了下来,在心中暗暗的叹道:“这对父子、、、、、、、”

风战缓缓的走进,那密密麻麻的铁甲军已经将风阳和蒙平包围的水泄不通,风阳一看这个情景,心中的怒火不自觉的跑了出来。

风战一听到风阳的话,心中也是一气,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瞥了一眼风阳的面额,红润,气息平稳,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啦!就放声大喝道:“逆子!”

“我风阳天生天长,你凭什么说我是逆子!”风阳大声的喝道,面容也是有些扭曲和挣扎。

“畜生!你竟然说自己是天生天养!真是妄为我风家的子孙!”风战气愤的大声喝道。

“风家子孙!我从来都不承认我是风家的子孙!”风阳毫不示弱的对着风战喊道。

“你、、、、、”风战满脸煞白,手不停的颤抖的看着风阳。

“我怎么样?风战,从当年你亲手打死我母亲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和你恩断义绝啦!我说过有你没我,有我没你!”风阳手中的铁剑一横,指着风战喝道。

蒙平看到这个场景,心中悠悠的一叹:这对父子一见面不是你死我就我活得!

风战满眼的血红看着风阳:“你这个逆子!好!今天我就把你给宰了,就没有生过你这个畜生!”

风阳脚尖点地,腾空飞起,大声的喝道:“畜生!也是你能随便叫得嘛?”说完,急速的刺向风战,风战大腿一跺地面,原地移动了数米远。

风阳一剑扑隔空,一挥手中的剑,又要刺去,但是那密密麻麻的铁甲军可不同意,一群群的围了上去。

蒙平一见,脚尖一点地面腾空而起,挡在风阳的身边,大声的喝道:“谁敢!”那些铁甲军顿时停了下来,要知道“剑谦”的威名可是享誉整个帝都的。

风阳推动着师傅,说道:“这是我和风战之间的恩怨!师傅,还是让我自己来了解吧!”

蒙平转身看着风阳那颗坚定的眼睛,心中一颤,在心中叹道:明明很在乎自己的家人!为什么总喜欢这样呢?轻轻的摇了摇头,脚尖一点,跃出了密密麻麻的铁甲军。

风阳看着密密麻麻的铁甲军,满脸愤怒的喝道:“当我者,死!”

说完,手中的铁剑蓝光闪闪,一股股的劲霸、刚猛的劲力运于铁剑之内,挥动间充满着刚霸的力量,大声的喝道:“档我者,死!死!死!”说完双手紧紧的握住剑柄,看着风战的方向想下山的猛虎般冲了上去。

“格杀、、、、、格杀、、、、、、”

雄厚的铁甲军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练武场内。

“格杀!我倒要看看是谁格杀谁啊?”风阳舞动着充满劲气的铁剑冲了过去。

铁甲军手中的铁枪,想刺进无数敌人的心脏一般的狠毒,刺向风阳,风阳愤怒的脸庞变的异常的血红,手中的铁剑一剑一剑的劈在那些铁枪的上面,谁知不管风阳使出多大的劲力都是劈不断那一把把如茂密森林般的铁枪疯狂的向风阳刺去。

风阳开始焦急的满脸惊慌,手臂已经被那坚硬的铁抢震的流出了鲜血,不禁在心中赞叹:不愧是东宫爵的铁甲军!

风阳就像在一个大漩涡的中心一般,想要全身而退,脚尖一点地,刚欲推出,谁知那密密麻麻的铁枪脱离士兵的手臂向着自己的头颅飞了过来,本已经鼓足的气势在遇见那密密麻麻的铁抢得时候,被硬生生的的给逼退了回来。

然而风阳的脚尖还没有站稳,那层层不穷的铁枪就像穿过死神的胸膛般向着风阳刺来,风阳举起手中的铁剑挥动着,想要阻挡,那知,一支小小的铁剑竟阻挡不来那成千上万的铁枪。

于是,风阳死死的抱住那横空向自己刺来的铁枪,尖锐的枪头,刺透风阳的衣裳,慢慢的刺进风阳的胸膛,一股股鲜血肆虐的流着,但是狂傲的风阳对着风战大声的喝道:“风战,你以为这样子,你就可以可以打败我吗?你做梦吧!我就是死!也会让你陪葬!”

站在数远外地风战,心中一颤,看着风阳,大声的喝道:“放肆!你这个畜生!我就在这里!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走到这里来拉!”

“我会亲身杀了你!”风阳大声的喝道。

“铁甲军听令!”

“有!”

“格杀逆子风阳!绝不容情!”

“格杀、、、、、格杀、、、、、、”

风战满脸肃然的发放着命令,同时头颅还不是想着北方看了看。

“好!真是好!真是好啊!来吧!”风阳满腔的怒吼道。

“啊、、、、、、、”

一股透彻天地的浩瀚的艳红色剑气体,突然爆体而出,此时风阳的后背就像燃烧了一堆火焰一般,直直的竖立在那里,犹如神人一般。

只是一瞬间,那艳红色剑气体出现的,缠绕在风阳周围的铁枪瞬间化为粉碎,而此时的风阳就像发了疯一般,挥动艳红色的手臂,竟然直接的击打在那密密麻麻的铁枪之上。

蒙平惊讶的看着风阳身上的那股火焰,其中的蕴含的力量真的让胆寒,腿禁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因为他看见风阳挥动着自己的手臂击打在那铁枪上的时候,铁枪竟然在瞬间就破碎!紧接着的就是他一拳穿透了士兵的胸膛,那股气势还是平常那个让自己疼爱的弟子风阳吗?

风战看了这个场面也是大吃一惊,怎么会?他看着风阳犹如五人之境一般,那成千上万的铁甲军的铁枪在触碰他的一瞬间就立刻变为粉碎,他稳健的手臂此时已经都是鲜血,他的每一拳都会让一个士兵立刻化为粉碎。

真的是太恐怖啦!

但是那经过风战无数次训练而训练出来的士兵竟然是那么的额强悍,没有一个丢械逃跑的,而是一股死也要死在战场上的气势一波波的冲上去,而后一波波的死去,然后再有一波波的人冲上去、、、、、、、

风战终于看不下去啦!他不忍心看着经过自己精心选拔出来的人一个个的去送死,于是大喝道:“铁甲军!

瞬时,整个铁军军的士兵矗立不动,大声的喝道:“在!”

“回撤!”

“是!”

瞬时,密密麻麻的铁甲军在一阵阵盔甲的震动的声音整齐的离开了场地,这里就知剩下风阳、风战、蒙平,三个人啦!

“让我来好好的教训你吧!”风战喝道。

“移风幻影斩”

风阳嘴唇不屑的一笑,大喝一声,顿时冲到了风战的面前,风战双目惊慌,瞳孔都快要掉了掉了下来,大惊的喝道:“这个速度真快啊!”

顿时风战脚步一跺地面,飞速的向后边爆退大约十丈,风阳大喝一声:“风战,看我今天取你的性命啊!”

风战脚尖一点,腾空而起,一把铁剑直指的劈砍而去,眼中中冒着寒意,说道:“逆子!今天我就看看谁才是老子!”

风阳仰头的大笑,艳红的拳头,直接击打在那把墨黑色的铁剑上,但是瞬时那把铁剑化为了两截,直截的刺进了风阳的胸膛,风阳大吼一声,雄厚的拳头不找任何痕迹的穿破空间碎片、、、、

突然,一股浩瀚的剑气袭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