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仇恨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7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升井看着满地的樱花瓣,眼中流露出一片的苦涩。

“当时的我就像一只逮捕的羔羊,随时等待着刑中的屠杀,那艳红色的剑气体覆盖他的全身,周边的沙石顿时也都被那股强悍的力量击打的飞扬,变的絮乱不堪起来。

这时候他说道:“风升井,你有没有听说过剑气体有一个危害,哼哼?”

我满脸苍白的看着刑中,眼中已经充满着等待着死亡的惧意啦,说道:“什么?”

“哈哈哈···你既然知道剑气体就应该知道它的好处和坏处吧?”刑中满脸狡猾的看着我。

我顿时脊背感觉一道一股寒意,几乎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

“不错!说实话,我真的不忍心杀你,但是我也绝对不允许你超越我,所以抑制你的功力提升,我还是很有自信!”刑中满脸微笑的说道。

“你还不如亲身杀了我!”我满脸愤怒的,吼道。

“不、、、不!我说了,我不忍心杀害你!所以、、、、哈哈哈!”刑中嘴上说着,他手中的一股艳红色的剑气体,突然脱离他的身体,直直的窜进我的身体中。

在那艳红色的剑气体接触我的一刹那,我顿时感觉整个身体就像被燃尽了一样,双目扭曲,嘴唇死死的咬着,流出了鲜血,尽管这样我也不会流露出一丝的痛苦喊叫。

那道艳红色的剑气体流露到了我全身的经脉,灼热的刺痛燃烧着我的血脉,我怒目挣扎对着刑中大喊:“刑中,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抑制我止步不前了吗?你做梦!”

“哦!那我等着你,希望你下一次站在我面前的时候,能够真正的的打败我!”刑中满脸微笑的,说着。

、、、、、

风战和蒙平听着风升井的讲述,心中除了震惊就是一股恐惧。刑中,不愧是战神,战中之神。

突然,风升井大声的笑了起来,携带的劲风,将他周边的樱花花瓣厮打的漫天飘洒,苦笑着说道:“不错!他不愧是战神,不愧是刑中!不愧是战神世族的后代!”

风战和蒙平面面相窥,看着飘洒在天空的樱花,问道:“既然败啦!你为什么说败的心服口服呢?”

风升井怀着一股自责的心情,说道:“因为那股艳红色的剑气体,并不是抑制我功力提升而是修复我全身受伤的血脉的!哈哈哈~~~~~~~”

风战和蒙平一拧,脸色顿时白了下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战之神,竟然会为了自己的敌人修复伤痕。

“怎么可能?刑中在对待自己的敌人从来都没有手软过,无论是无牛氏还是赏金女儿国,也就是他的心狠手辣,在他有生之年,无牛氏和赏金国,从来就没敢触碰大康帝国的一丝的边境。他们可是知道,触碰了这个战神就相当于灭族!他每一次发起战争,都会屠杀无数的孩童,掠杀无数个妇女,燃烧整个族人部落的行宫和家园,那是一场真正的大扫荡啊!”风战略显惊吓,额头已经充满着汗水,说道。

蒙平听了,也是感觉不可思议,战神,那个金字塔顶尖的人物。

“不错!到如今我还是没有想通,为什么,为什么?”风升井苍老的脸庞上,流露满目的沧桑。

风战和蒙平互相的看了一眼,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绯红的樱花飘落一地,风升井语重心长的看着房间内静静沉睡的风阳,一股不明的情愫悠然而生。

、、、、、、、、、

七天很快的过去啦!

离北剑学院选拔对决南剑学院“剑比”的时间越来越近,而此时风阳的伤势也在渐渐的回复。

幽秘的长廊内侧,绯红的樱花,幽香飘荡的兰花前的厢房外站着两名一身铁甲,手持铁枪的士兵,他们双目炯炯的冒着凌厉的寒光,看着四周的风吹的动静,谨慎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

风阳躺在黑色大床上,一袭乳白色的被子覆盖在身上,缓缓的睁开眼睛,自己的师傅坐在了自己的床前,面额微笑着,看着他:“醒啦!”

风阳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师傅什么时候到的!为什么不叫醒我啊!”

蒙平轻轻的抬起手臂在风阳的头上抚摸着,说道:“你睡的那么香,怎么能打扰你啊!”

“师傅突然来找我,一定有什么事情吧!”风阳看着自己的师傅,他太了解自己的师傅啦,从七岁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他如果没有事情,绝对不会到这里啦!因为这里太过于严肃和森严,那种气氛,不仅是师傅连他自己都不喜欢。

蒙平一脸的尴尬,笑了笑,咳嗽了一声,说道:“北剑学院“第一人”的比试还有五天就开始啦!”

“五天!风阳一听,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起来。

“对啊!你在家休养也有一段时间啦!”蒙平有些不自然的看着风阳,对于风阳现在的状况,他不知道能不能参见这次比试,但是自己的所有的弟子中,唯独风阳最出色,如果今年风阳不出场的话,那么他的老脸又没有地方放啦!

“我去!我一定要参见这次比试,然后参加”剑比“,亲自打败柳穆!”风阳脸庞坚定,袖中的手掌紧紧的握紧,说道。

“但是你的伤?”蒙平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点你放心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身体中好像有一股浩瀚的力量一般,每一次我感觉到痛苦的时候,那股气流就马上运于齐上,不一会的功夫,身体的疼痛就消失啦!”风阳满目的质疑和兴奋的说道。

蒙平一听,在心中念叨:剑气体!一定是的!哎,这个小子,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拥有了剑气体啊!

风阳看着自己的师傅沉思的脸庞,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于是运行自身的全部力量集结与右手臂之上,顿时一股淡蓝色的气剑,萦绕整个房间。

蒙平一见,顿时也是大惊,那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能将受了那么重伤得身体修复的那么的完整和速度,不愧是站在金字塔顶峰战神的“剑气体”啊!

“好!这样师傅我就放心啦!但是你也不能轻敌,特别是今年的沈仟!”

“沈仟!

提到这个名字,风阳总是又恨又爱,如果柳穆打败自己让自己失去了尊严,那么的沈仟就是让自己的尊严被无数的人踩在脚下,然后再经过她重新的给拾起。这个女人的心机,想到都让人发冷。

但是从那件事情过后,对于沈仟,风阳只有仇恨,是她间接杀害自己的母亲的:

那年,3000铁甲军将整个东宫爵府围得水泄不通,双方军队,箭弩拔张。那些军队的大旗上写着“北宫爵府——沈”,可是来的人并不是北宫爵沈冲,而是他的女儿沈仟。

那天,沈仟一袭红色的披风,俊俏绝美的脸庞上流出犹如寒冰一般的冰冷,他紧身的紫色长衫将她曲线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高傲的眼眸中略带不屑。

父亲风战一听此事,大喝一声,将正在喝茶的杯子,一手捏成碎片:“好的胆子!竟然敢兴兵犯我风家!”

当我听说这件事,我匆忙的赶往客厅。

偌大宽敞的客厅内,华丽而充满着贵气,两排血红色长椅,而沈仟正在靠右的一排的第一张椅子上,而父亲和母亲坐在那两排长椅的正中间的长椅上。

母亲满目的秀娥,一身淡绿色衣裳略显的母亲温婉诗情,恬静贤惠,但是当目光看见我的到来的时候,那双秀娥般的眼睛,立刻布满了忧愁,但是我还是直直的迈着脚步走了过去。

我看着沈仟,满脸的愤怒,问道:“沈仟!你带军队围我风家,要干什么?”

沈仟火热的眼眸,看了我一眼,轻轻的不屑一笑,抬眼看着父亲,俊美的脸庞顿时变的阴寒:“风伯伯,风伯母,侄女今天来,只为一件事情,退婚!”

“啪”

风战周边的一张桌子被他一章拍得粉碎,哈哈哈的笑道:“好侄女!好侄女!哈哈哈、、、、、”

我满脸愤怒的看着沈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北宫爵要和你东宫爵解除婚约!”沈仟绝美的脸庞,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沈仟 !!!!!!!”我大声的喝道,袖中的拳头,紧紧的握住,但是也在控制着,害怕出现了什么纰漏。

沈仟看着我愤怒的眼神,俊美的脸庞,充满讥笑的说道:“风阳!你还真以为你还是那个帝都第一人吗?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见到女人就放下手中的剑的废物!”

“闭嘴!我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我终于忍不住,愤怒的手臂掐住了他粉嫩的脖子,顿时一股清凉的感觉迎上心头。

沈仟绝美的脸庞因为我的动作而涨得发红,但眼神还是充满痛恨的说道:“你现在是不是有心痛的感觉,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柳穆是吗?我会亲手打败她,你只属于我,但是在此之前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承受?”

我听到这里,愤怒的火焰顿时的熄灭,手中的劲力立刻放松,沈仟俊美的脸额突然荡起了一丝的笑意:“我就知道你还爱着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