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搬至新居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6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马香车,绕过街灯繁华的商街。一路小吃摊,珠宝店,绸布店……数不清的店家。那坐于车厢帘布边,那涂满丹蔻的玉手不禁将帘布微挑,看着街上的商铺。

不知何时,天际竟下起了毛毛细雨,灼凰不禁将帘布放下。扫了下四周,车厢内的姐妹们都在磕着瓜子闲聊着。

“吁!”一声长鸣,车厢猛的一震。

那车帘被挑起,那相府的马夫,恭敬的道:“各位姑娘到了!”说完,便将早就备好的檀木凳子放在了车旁。

车上的姑娘依次下车,朦胧的雨色中有着各种颜色的衣饰。

而在那红色的车厢顶上,玉卿隐身在上面,直到灼凰下车,玉卿才一跃而下。

若非他隐了身形,那翩飞的青袍与俊逸的容颜,必定引起不小的骚动。

玉卿不知何时变幻出一把伞,与那抹红影并肩。

“咦!?姐妹们你们有没发现灼凰妹妹那块地不下雨?”不知是谁起的头,惹来了众人的注视。

不消片刻,萧妈妈便拿了两把伞,出了来。

那肥胖的身躯走三步扭一下,“灼凰,我的心肝,你总算回来了!”说完便三步变两步的将伞递至灼凰的手中。

灼凰悠悠的将那印有梅花的油纸伞撑了开来。

待灼凰走后,身后便传来了一阵阵抱怨声,总之是说“萧妈妈偏心!”云云。

那红色的纱衣乘着黑漆漆的夜色,穿过回廊与鹅卵石小径。

而玉卿就这么陪伴着她走着,似乎这是他活了一万年最想做的事。变幻成人形和药女平肩而行。

天际的细雨飘飞,那漆黑的道,在玉卿看来,是温暖的。此时此刻,他希望晚点走到这条道的尽头。

可是事与愿违,那橘红的灯火下一翠衣丫鬟,焦急的在走廊里侯着。

“灼凰小姐,你总算回来了!”那橘色的灯火下,翠衣丫鬟清秀的小脸顿时舒展开来。

灼凰行至走廊下,那纤细的手将那柄印了梅花的油伞收了起来。翠衣丫鬟柳儿不禁恭敬的去接油伞,却接了个空,尴尬的将手悬挂在半空。随后看着远去的那抹红影,这才收了手,急怱怱的追着红影而去。

那翠衣丫鬟脑中满满的反省,难道她哪惹灼凰小姐不快了?

然她不知道,灼凰还是吕灵素的时候,就不怎么喜欢别人伺候。因为娘亲说,自己的事自己做!然吕府的下人从未伺候过主子,一般都是园艺,厨房与马房请了些仆人。

那抹青影轻飘飘的一直往那雨色中的梧桐树上飘去,仔细看男子的嘴角漾开了如三月春风般和煦的笑,那抹青影很快便没进了漆黑朦胧的雨夜中。

灼凰将那已湿透的布鞋脱掉,将那双绣花鞋与油伞一并拿着。便将怀中的化成拇指般大小的巧琳抱得更紧些。

柳儿不禁一脸愕然的望着此刻冒冒失失急匆匆赤足奔走的灼凰,不禁一阵轻笑,也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少女奔走着,柳儿亦也奔走的。柳儿从未见过这样小孩子心性的灼凰,灼凰在人前是一个优雅端庄却不失神秘的女子。可如今看来,她不过是二八芳龄的一位普通女子。

那用黑墨题写的“莲居”闯进了灼凰的眼帘,那双玉手急急的将那红色的檀木门打开,坐于梳妆前。

而后赶至的柳儿不禁扶着门框喘着粗气,还没缓过神便见灼凰坐于梳妆台前。心思缜密如她,她不禁将疲累放一边,行至梳妆台。

“灼凰小姐,柳儿帮你卸妆吧?”那张隽秀的小脸透着恭敬,铜镜中映照着另一个女子,她那眉眼低顺着,眉宇间透着丝丝的紧张。

“不用!”那淡淡的语气,似乎裁决了柳儿的生死。

柳儿不禁感觉房中的空气紧缩着,似乎稍一不小心就被这低气压给压死了。那张隽秀的小脸写满了失落,果然她被灼凰小姐讨厌着呢!

“那个柳儿,你能帮我拿个空鱼缸来吗?”灼凰这句话好似一道曙光,将那原本心灰意冷的心,布满了满腔的喜悦。

柳儿不可思议的望着铜镜中那张刚刚微启的艳红樱唇。

刚!?刚灼凰小姐是与她说话吗?

见那伶俐的丫鬟久久未语,灼凰不禁转过身,扬起头,绽放了个最为灿烂的笑,“柳儿你能帮我拿个鱼缸过来吗?”

那笑脸极为灿烂,柳儿不禁错觉那眉宇间的那莲花似乎绽放了,那笑意极暖。望了许久,柳儿结结巴巴的说道:“可,可,可以!”便急急忙忙出门去了。

柳儿出去后,灼凰不禁将那衣襟敞开,“巧琳,可以出来喽!”

那黄鹂般的声音落幕后,便见一拇指大小的娃娃从灼凰的衣襟里跳到了梳妆台上。

巧琳不禁深吸一口气再呼出去,那就拇指大小的娃娃做着深呼吸,不禁将灼凰逗笑。

“灼凰姐姐,你为什么笑?”巧琳不禁运用飞行术飞至首饰盒上,荡着小脚丫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灼凰那玉手不禁用棉布抹拭着额际那梅色的红莲,“因为巧琳真的太可爱了。”说话间,那红莲已被抹拭得一干二净了。

巧琳正欲说什么,门外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巧琳急忙施了隐身术。那红木盒子上哪还有巧琳的影子?只有一个盒子孤零零的横躺在梳妆台上。

不消片刻,一身着翠衣丫鬟服的柳儿,手中捧着一墨黑与翠绿相夹杂的玉石鱼缸,便出现在了莲居内。

“灼凰小姐,你的鱼缸!”柳儿低眉顺眼的回复着。

那铜镜里的美人儿,那艳红的朱唇微启,“谢谢,你下去歇息吧!”

那翠衣丫鬟,低垂着脑袋,应了声“是!”便将那玉石鱼缸放至铺了丝绸的檀木桌上,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屋中那丫鬟身影消失后,在檀木桌上闪过一丝亮光,一拇指大小的娃娃一跃而向便在进入鱼缸的那刻,化作了一条锦鲤。

那锦鲤摇摆着鱼尾,穿梭在了假草假花间。

不知何时,灼凰已行至檀木桌前坐了下来。

望着调皮的锦鲤,不禁莞尔一笑,“巧琳,可喜欢你的新家?”

那金色的锦鲤摇摆着尾部,吐了吐泡泡,这才神采奕奕的说:“新家好是好,不过就是小了点,还有花草是假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