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昔日锦鲤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7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绘了梅花的红色灯笼,烛火透着梅花图案轻微的跳动着。昏暗的烛光,模糊的铜镜内,那涂满丹蔻的玉手,兰花指,将那红艳的唇纸,放至原本就红润的唇畔,微微一抿,完成了妆容的最后一步。

而青袍少年,席地盘坐,无人能见他,亦无人能听见他的言语。

他望着铜镜中的女子,浓艳的妆容,却掩盖不了她那清纯的容颜。

女子那红色的身影,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萧条,失落。

不消片刻,那青色的帘布,被一双骨骼分明,却黝黑的手给撩了开来。

一绿缎小厮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行至灼凰的梳妆台,停了下了,卑微的弯着腰,“灼凰小姐,该您了!”恭敬的嘱咐着,似乎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奴性。

灼凰依旧疏离有礼的回了他,那小厮便好奇的撇了眼那声线悦耳的主人,随即诚惶诚恐的退了出去。

外面,宾客席间。那修长素净的手缓缓的端起了绘有青竹的青瓷茶盏,放至唇畔,微微抿了一口,正欲放下。

视线定格,瞳孔紧缩——

那绝美不失清纯的舞姬;那踩着金莲步的舞姬;那缓缓上台的舞姬!

素儿!?这个名字在欧阳钰心中已百转千回,徘徊许久。

那青瓷茶盏就这么悬在了半空,待欧阳钰回神,这才缓缓的将茶盏放回原位。

乐声逐渐响起,灼凰仰首,那冷清的眸,透着孤寂。甩袖,画出唯美弧度。点足,转出勾人姿态。台下鸦雀无声,似乎沉醉在了灼凰那曼妙的舞姿中。

灼凰犹如一只骄傲的凤凰,如此张扬的舞着,却仍掩不住心中的孤寂。

曲声很快接近尾声,收袖,曲停,舞停。

灼凰向台下行了一礼,便踩着金莲步下了台,她至始至终未看那月牙长衫的男子一眼。

而男子灼热的视线却一直跟随在她那抹艳红的身影上,灼凰不禁加快步伐,离开了宴会。

今夜,表演的舞姬可以共同参加寿宴。而灼凰却想独自回西厢房。

漫步在曲折的走廊,突然间,耳际闻得了声音。

“姐姐,素儿姐姐!”那稚嫩的童声,好听悦耳。

如此幽深的夜,又是毫无人迹的九曲回廊,此声音显得甚是诡异。

此刻,那金色的荧光凝聚。一头梳娃娃暨,身着粉色的衣裙,那袖子半截竟是流苏,脚蹬金色的绣鞋。

一张粉雕玉琢的脸就这么凑近了灼凰,灼凰与小娃娃四目相对,不知为何,却未有恐惧之意。

“素儿姐姐,真的是你。”那软绵绵的小藕臂搂住了灼凰的脖颈,亲昵的蹭着,那模样可爱至极。

灼凰抱着那软软的肉娃娃,朱唇微启:“你是?”

那娃娃退出了灼凰的怀抱,那小小的眉眼微皱,一脸委屈的道:“素儿姐姐,你,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么?”那架势似乎,如果你答是,那我就哭给你看。

灼凰盯着到自己腰际的粉娃娃,不禁摇了摇头。

粉娃娃不禁释然一笑,“算了。素儿姐姐,我给你个提示吧!”那小娃娃肥肥的手插着腰,一副小大人的感觉。

小娃娃不禁将双手放至胸前,念起了灼凰听不懂的咒文。那金光围绕住了小娃娃,不消片刻一条金色的锦鲤便出现在了灼凰眼前。

震惊充斥着灼凰的每个细胞,杏目圆瞪,朱唇微启:“你是荷池的小锦鲤巧琳。”

一白影猛的向向巧琳袭来,灼凰不禁一怔,待回神,哪还有名叫巧琳的小锦鲤。

只有“姐姐,救我!”这声音回荡在九曲回廊。

那白色的狐狸,赤红的眼,望向灼凰,似乎并不打算离开。

灼凰那清冷的眸,透着坚定与担忧。

“快放了巧琳!”那清冷的声线中带着丝丝颤抖,灼凰毕竟是凡人,知那狐狸也是精怪,心底便起了丝丝惧意。

月光下,那白狐伸展了四肢,慢慢的幻化成人型。

那墨色的发高高的盘起,一艳红的血玉为簪子,白色的衣裙,鞋子是被一圈白毛萦绕。桃花狐狸眼,嘴畔有一颗黑色的痣,挺翘的鼻翼。在灼凰眼中此妖妖媚至极。

那狐妖将巧琳放至腰际的乾坤袋中,那双纤纤玉手幻化成长满白色绒毛的狐爪,猛的向灼凰袭来。

那隐藏在暗处的玉卿,不禁将灼凰给砍晕,同时又握住了狐妖欲伤害灼凰的狐爪。

“你我同为妖,此女身怀道骨,若吃了她,必可以增加千年修为。”狐媚女子不禁将那没握住的狐爪变幻成女人的玉手,轻抚着玉卿的胸膛,娇媚的谈着条件:“俊俏的小哥,不如和奴家一人一半如何?”

玉卿眉宇间已皱成了川字型,“别拿我与你相提并论。”说完便握紧了那只狐爪。

那妖媚的狐狸顺势躺进玉卿的怀中,玉卿脸一红,便松了松手。

那狐妖的狐爪便得以挣脱,玉卿见此,情急之下顺手牵羊的取走了她腰间的乾坤袋。

白色狐狸不禁想看看玉卿是何方妖怪,谁知,她竟看不清。

狐妖不禁想起祖辈书籍上的记载,妖术修为高的妖,一般是看不清是何妖的。

“哼!我香媚总会找回乾坤袋的!”那妖媚的白纱衣裙女子,便幻化成狐狸,逃之夭夭。

那轮残月悬挂天际,此刻的九曲回廊又恢复了原先的清净。

玉卿将手中的乾坤袋打开,一条小锦鲤便游了出来。

那锦鲤恢复了人形,恭敬的跪下“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那袭青袍将那倒在回廊的红衣人儿扶起,“不必言恩,不过你得帮我保密。”

那手掌放至灼凰的额际,淡淡的银光凝聚。

那贝扇般浓密的睫毛,微微的抖动,“嗯。”灼凰唇畔,流泻出了丝丝声音。

“过来,麻烦你扶着她!”玉卿磁性的声线在这幽静的回廊中响起。

那玉娃娃便急急的走至灼凰身边,将灼凰的半个身躯放至腿上。

玉卿念了个隐身咒,便隐入了那漆黑的夜幕中。

那柔弱的身躯似是有了力气,微微的起了身来。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巧琳,那只狐妖呢?”

巧琳天真一笑,“狐妖被一个除妖师赶走了!”

灼凰望着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庞,不禁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