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公主与官妓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63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曲折的回廊,前面是身着绿色缎子的小厮。身边的其他姐妹,都唯唯诺诺的跟随着小厮前行着。

一曲《凤求凰》,从那纱幔萦绕的玲珑亭,隐隐约约的传来。夏季的晚风袭来,灼凰无意一瞥,那纱幔之中隐约有一曲线玲珑的妇人的身影。

那原本清冷的眸中泛起了丝丝涟漪,灼凰只觉胸口隐隐作痛,是情绪的作怪吗?那人便是玄樱公主吗?他的妻?

不知不觉,便走至长廊的尽头,依旧能闻得那缠绵悱恻的《凤求凰》,却再也望不见那白色纱幔中的美妙人儿和那处于荷池中央的玲珑阁。

很快便到了西边靠戏台边的厢房。那俊俏的小厮将轻掩着的镂空木门推了开来。

房中有着浓郁的馨香,那青花瓷瓶中插着一株栀子花。厅中央,悬挂一副荷花满池的水墨画。一张藤做的太妃椅横躺在靠池的窗口,灼凰随意的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便坐于太妃椅上看了起来。

其她姐妹,也纷纷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那绿缎小厮交代了几句,无外乎“不能随处乱走。”之类的云云。

之后便也匆匆而去,似乎今天的宰相府的宴会甚是重要。

那纤长的玉手不禁放下了那本《聊斋》,这本他为她买来的市井小书。

抬眸望向窗外,那满池的莲花不禁将她带至儿时。

那时也是一个盛夏,一女孩头梳莲花暨,趴在玲珑亭的栏杆上,望着满池的莲花,

还有在荷叶下嬉戏的锦鲤,满目的欣喜。

而此刻亭中亦有一小男孩,他那乌黑的发丝,被根带子束成了个短短的马尾。

“江南可采莲,莲叶荷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那朗朗的稚嫩的童声回荡在玲珑亭。

那娇俏的小脸忽而绽开了朵花,“咯咯”的笑着。

不知女孩在笑什么?男孩不禁放下书籍,行至女孩身边,好奇的张望。

但除了满池的荷花还是荷花,他摸了摸鼻翼,愣是没看出女孩为何而笑。

仔细顺着女孩的视线望,便见有两条锦鲤在争夺饵食,女孩正看着一眨不眨,男孩不禁宠溺一笑。

望着女孩纯净可爱的侧脸,男孩不禁想起女孩曾说过她最喜爱莲花。于是,男孩不禁悄悄行至莲花亭长廊不远处的木船旁,那小小的人影上了木船,朝着湖中心那朵最大最好的莲花划去。

男孩不知的是,女孩除了看锦鲤抢食,她还在听锦鲤讲故事,讲关于湖中莲花妖的故事。

那木船在快接近那朵最美的莲花时,竟翻船了,女孩被那四溅的水花惊到,这才发现男孩已不在亭中。

焦急,女孩害怕了。于是她跃身欲跳下救男孩,谁知湖中的荷叶将男孩托了起来,缓缓的将男孩送上了岸。

女孩并未见莲妖长啥样,但是却望见了男孩手里握着一根荷叶,或许是翻船时无意摘到的。

男孩咳了咳水,悠悠的睁开了眼,便看见女孩已是泪眼婆娑。

男孩微微的抬起手,抹了抹女孩的颊,谁知却将那水渍越抹越多,他忘了他手上是湿的。

“对不起,本来是想摘莲花给你。”男孩失落的望了望手上的莲叶,那乌黑的眸中黯淡无光,唇畔微抿。

女孩拿起那碧绿的荷叶,用玉手抹了抹颊边的泪,破涕而笑,“比起莲花,我更喜欢你摘的荷叶!”

那黯淡的黑眸,不禁流光溢彩,于是亭中的两个小人儿笑了起来。

“比起莲花,我更喜欢你摘的莲叶!”灼凰那樱红的朱唇无声的呢喃着。

她不禁想趁着天色未黑,想寻找那株最大最美的荷花。不知为何?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已无法闻得万物的语言。

然而,那株并蒂莲并未出现在她的视野。

无奈的摇了摇头。

很快,夜幕降临。

那个俊俏的小厮又出现了在厢房内,“各位姑娘,请随我来!”那磁性的声线响起,意味着她们用长时间准备的才艺,将在今晚得到施展。

于是,绿缎小厮手提红色的灯笼,在前方引着路,而众舞姬则像之前一样唯唯诺诺的跟随着。

在回廊中,迎面而来三个人影,那小厮不禁将灯笼放下,说:“参见公主!”

大家都跪了下来,唯有灼凰身着红色的舞衣鹤立鸡群的站在那。她这才真真切切的望见了那玄樱公主,他的妻。

她人如其封,一袭绿色缎子做的衣裙,袖口和衣襟处绣有粉色的樱花,弯弯的柳叶眉有些浓密,那双眼如一谭幽深的湖水,随时将你吸附进去。发髻随意的挽起,用一柄小玉扇做点缀。

她优雅的抬手,示意她们可以起来。而面对自己的无理,似乎并未深究。

公主身边的两位丫鬟亦无任何感言,只是默默的随着公主与灼凰擦身而过。

“灼凰姑娘,你还真是幸运。遇到公主殿下,如若是其他皇室,怕是免不了一些苦受!”绿缎小厮弯腰拾起地上的红色灯笼,不禁提醒的说道。

随着小厮穿过了另一个走廊,远远便见那宾座席不远处是那五彩的烟花。

那蓝色彩的烟花一下子绽出了八个字,“玄樱公主生辰快乐”,星光在这绚烂的烟花下,亦是自惭形秽的。

很快,在小厮的指引下,灼凰等来自逍遥楼中的舞姬来到了后台。

从后台向宾客席望去,那个月牙白衫的男子正品着茶点,依旧儒雅的气质,依旧是那俊逸的容颜。

邻近的座位不出所料,是那位优雅如樱花般的公主。

他们似乎并不亲昵,而是相敬如冰的相处着。

灼凰那樱红的唇畔,不禁划过了讽刺的弧度,曾经不过是曾经,如今不过是物是人非了。

收回了那窥探他人的眸,灼凰不禁坐回了铜镜前,继续她未完成的妆容。

而此刻在灼凰身边,使用隐身术的玉卿,亦未被发现。

他望着她望那个月牙白衫的男子,眼中有他从未见过的情绪。他不知这是何情绪,只因他是只刚刚修成人形,懵懂的妖。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明白了,那个男子便是羽莲口中与药女定情的小凡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