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话八卦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5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离花魁赛已三月有余,盛夏时节,那满池的荷花盛放。碧叶红花,刹是好看。

那绿叶繁茂的梧桐树之上,青袍男子,躺在树里睡着午觉,其实他并未真睡,而是假寐着。或许自己是梧桐树妖跟梧桐树自然是很容易融为一体的,所以在树里睡觉甚是舒服。

不知为何?明明是正午时分,逍遥楼却是异常的闹。

那曲折的回廊里,两翠衣娇小丫头,用水抹着柱子,边抹边八卦。

“那那,翠莲听说今天灼凰小姐要去宰相府哎!”绮红那清脆的声线响起,但丝毫没有放下手中的工作。

绮红边擦边说:“那个我听说宰相府的大公子欧阳钰长的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最最重要的是他是今年皇上钦点的状元爷。我听说呀,这个状元爷在前不久还娶了公主为妻。虽然他成亲了,可是我对他的崇拜是不会搁浅的!”绮红两眼放着金光,口沫横飞的八卦着自己的偶像。

翠莲弯腰挤了下水,无可奈何的望了绮红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你没救了!”

绮红越说越是起劲,手里的活儿不禁停了下来。

“你知道吗?听说欧阳公子在未娶亲时有个青梅竹马。”绮红不禁凑近翠莲,继续将八卦精神发扬光大。

翠莲埋着头,一下一下的擦拭着那朱红色的檀木镂空扶栏,“然后呢?”翠莲好奇的问道。

绮红不禁将声音压低,神神密密的说道:“记得一年前,皇帝斩了个贪官吗?”

绮红的神色紧张,毕竟谈论朝廷的事,如若被旁杂人等闻之,是不好的事。

翠莲又将抹布放入水中,用水洗了洗,拧干又开始了擦拭动作。

“记得,怎么了?”翠莲怀着好奇宝宝的精神,边擦边问。

绮红挺了挺背梁,那葱葱玉手握成拳状,“据说,那个贪官是尚书。名吕书航,字柳忠。他与当今丞相是结拜兄弟。就前年,由于查出吕尚书贪赃赈灾的银两故被欧阳丞相给查了出来。欧阳丞相经过万分纠结,两难抉择之下故而大义灭亲。一纸状纸,递上了那金銮宝殿的桌子上。嗯哼!貌似这不是重点。”绮红拍拍后脑,吐了吐舌。

“重点,我要说的是欧阳公子的那段青梅恋。那个吕尚书呢,他有个女儿名吕灵素字素敏。与欧阳公子是从襁褓里就呆在一起的青梅竹马。据说,两人还未出世,在各自娘亲的肚子里便定下了娃娃亲。那位小姐听闻见过她的人说,简直就是惊为人天的存在。据说她身形曲线玲珑,样貌倾城倾国,那嗓音如黄鹂般美妙!”绮红将左手放于胸前,右手挥洒着,手中的抹布举得老高,绘声绘色的进行她的演讲大计。

“噗呲!”望着动作语词夸张的绮红,翠莲不禁莞尔一笑。

绮红正欲破口大骂,不禁瞄到远处走来的那个肥胖身影,立马拍了下翠莲,佯势将手中的抹布丢入水中,挤干,装模作样的擦着。

而翠莲也是个机灵的主,此刻也低垂着头,专注的擦着那栏杆。

那身着烟绿纱衣的肥胖萧妈妈,走三步扭一下,摇摇晃晃,慢慢吞吞的朝翠莲和绮红走来。经过她们身边,斜瞄了眼,眼中不禁流露着鄙夷。收回目光,便朝着莲居走了。

待萧妈妈走出老远,绮红忍不住又说道:“后来吕尚书被斩后,那位惊为人天的吕小姐便沦为官妓了。”

“你还说,赶快干活,免得被萧妈妈逮到。到时有你哭的!”翠莲以长者的身份,不禁娇嗔的瞪了一眼八卦的绮红。

绮红摸了摸鼻子,作委屈状:“我这不是长话短说了么!”

盛夏的走廊里,已没有了刚才那言词动作张扬的翠衣女子,有的只是,两个埋头干活,活得卑微的两个丫鬟。

梧桐树上蝉鸣不断,但这并不阻扰玉卿听她们八卦。

那梧桐树之上,一道绿光闪现,一青袍男子便站在了树枝上。从树上望向莲居的窗口,那绝美的女子正坐于古琴旁,拨动琴弦,轻轻的哼着。或许是距离隔的太远。玉卿并未听出她弹奏的是何曲,亦未知她在吟唱什么?

不知望了多久,只知他就这样望着她有一万年了。

一肥胖的身影闪入玉卿的视线,玉卿这才收回了目光,转而又回到了梧桐树中假寐。

“萧妈妈!”灼凰见萧妈妈前来拜访,不禁停了曲,转而站起身来行了一礼。

萧妈妈肥胖的脸又是那样猥琐厌恶的官腔虚伪式笑,灼凰似乎对这笑已经没有刚来时的抗拒了。记得第一次见萧妈妈,灼凰眼中充斥着不屑与鄙夷,而如今却是毫无感觉。

萧妈妈那肥胖玉手,拢了拢那发间的金步摇,那肥大的臀慢悠悠的坐在了朱红的檀木凳子上。

“不知萧妈妈来所谓何事?”不知何时,屋中已升起了袅袅的烟雾,萧妈妈透着隔着她与灼凰间的烟雾,不禁恍了恍神。

灼凰正专心的沏茶,不急不缓的问道。那清脆的嗓音,瞬间就将那萧妈妈的神识从恍神中拉回。

“也没什么,切记明日莫要犯错的好!”狭长的凤目闪过一丝精明,不过只是一瞬间。

灼凰将那白雾袅袅的白瓷茶盏递给了萧妈妈,那食指指腹不禁摩挲着杯沿。

“不愧是官家小姐,茶艺甚是精湛!”那肥胖的脸甚是享受,下一秒,那如乳猪的脸上绽开了一朵花。

灼凰抿了抿唇,眼神暗了暗,半天憋出了一句“我不会出错的!”

不知这句话是对萧妈妈的承诺,还是对自己的警告。

不知何时,那原本艳红的唇畔下,有着淳淳的血迹。

“哎呀呀,小姑娘可别勉强自己!”那肥胖的食指挑起了那尖削的下巴。

盛夏的阳光照射在那张绝美的脸上,泛着血迹的唇畔,一脸错愕的表情,震震的望着对面用大拇指腹摩挲着唇畔的肥胖女人。

那肥胖的玉手收了回去,三步一扭的走出了房间。

在阳光下,过了许久,灼凰那满目的震惊才缓过神来。

她看见了不一样的萧妈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