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逍遥楼的男贵客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30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木屐鞋踩着松软的泥土,汗已溢满额间,炎御黑色的瞳孔溢满焦虑。望着这十里桃林硬是走不出。

他该怎么办?公主,公主的时日无多了……

“咦!?炎御你怎么还没走?”洛轩满目疑惑,“难道是我太帅了,你舍不得离我而去?”洛轩那嫩白修长的手从怀中拿出曼陀罗瓷镜继续自恋中……

萧妈妈眸子微暗,不禁绕过自恋的洛轩,踩着优雅的步伐行至炎御身边,凑近炎御耳畔,用只有炎御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你要的东西我能给你。”

炎御只这一句话,便浑身一震,他很清楚,这是鲛人才有的术语——幻音。

此刻在桃林间隐身的羽莲,眉眼微皱,他竟然听不清这个萧妈妈说了什么?

“你可愿意随我先回逍遥楼?”萧妈妈嘶哑的嗓音在这桃林间响起。

炎御望着这个貌似庸俗,实则不简单的女人,点了点头。

沁珠不禁鼓了鼓腮帮子,瞄了眼洛轩,又瞄了瞄炎御。

“真讨厌!”沁珠踢了踢那泥土中的绿茵。

“沁珠姐姐,你怎么了?”柳儿秋水眸子里盛满了疑惑,不解的望着生着闷气的沁珠。

沁珠眸子一转,“柳儿,能不能把洛轩哥哥和炎御安排的住所越远越好。”沁珠低着头在柳儿耳畔耳语。

柳儿头顶冒出了N个问号——

“我可没这个权利!”柳儿轻声的说道,还不忘瞟了眼萧妈妈,“你应该找……”

沁珠顺着视线望了望萧妈妈,不禁跺了跺脚。

算了!?只要有我沁珠在,一定会守好洛轩哥哥的!

山下宝马香车已等候多时——

赶车的车夫见一行人徐徐而来,便早早的将凳子放在车边放好。

灼凰望着两匹汗血宝马拉着的豪华却不失雅致的车厢,满目淡寂。

“请上车!”萧妈妈唇角微扬,浅浅有礼笑着邀请着众人。

众人一一上了车——

车夫收了凳,扬起马鞭,“驾!”的一声,白色的马匹便拉动着车厢行驶着。

宝马香车一路前行,驶过郊外的树林,驶入官道,很快便穿过街道,停在了逍遥楼门前。

“吁——”车夫拉了拉缰绳。

那马前蹄一抬,长鸣一声,便停了下来。朱红色的车轮缓缓停住,车夫将准备好的凳子放至马车旁。

一行人缓缓下了车,随萧妈妈进了楼。

此刻已月上柳梢时,楼中的姑娘都已接着客。

“萧妈妈好!”一身着柳绿色薄纱裙的女子,将玉手放至腰边,微微的福了福身子。

萧妈妈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她退下。

女子微微瞟了眼洛轩,虽经历了那么多风花雪月,硬是微微红了脸,收回目光便急急的退下。

萧妈妈领着众人准备安排住处时,一龟奴迎面而来,在萧妈妈面前将她拦截而下。

萧妈妈目光一暗,“何事如此惊慌?”

此龟奴虽是妓院的老伙计,但依旧很是焦急,“靖王今儿来找灼凰小姐,说不见到灼凰小姐便不回府!”

一双黑色的靴子踩着楼梯缓缓而下,男子琥珀色的眸子对上萧妈妈的桃华杏眸。

“萧妈妈真是有雅致,让本王好等!”靖王嘴角微挑,似乎并无恼怒。

萧妈妈用丹蔻手拢了拢鬓角的金步摇,满脸堆笑,“哪敢!妈妈我一听靖王大驾,这不立马赶回来了嘛!”缓缓的朝靖王走去。

靖王绕过萧妈妈,玉树临风的朝灼凰走去。

昏暗暧昧的灯光下,灼凰身着梅色长裙,衣摆下绣有一排梅花,胸口的抹胸上也绣了一株梅花,今日灼凰化了个很淡的妆容,这在灯光的朦胧线条下,整个人仿若下凡的仙女。

“这么近看,灼凰姑娘不像这风尘女子,倒像官家千金。不,不,不,更像下凡的仙女。”靖王玉骨折扇微微轻摇,目光中似乎在打量一件艺术品。

灼凰的眸子微暗,似乎又想起了以往的往事。

“既然灼凰姑娘也见了,那也不叨扰了,本王期待本王寿宴灼凰姑娘的表现。”靖王摇着折扇,慢慢踱步出了逍遥楼。

萧妈妈挂上往常虚伪的笑容,“好了,今儿个大伙也乏了。龟奴你安排他们歇着吧!”

这个背微坨的龟奴是萧妈妈最信任的一个人,妓院中的龟奴都不被赋予名字,因为他们要么是犯了什么重大的罪,要不就是罪臣的子孙。

“是!”龟奴望着萧妈妈一扭一踱步臃肿的身线,恭敬的回道。

一行人随着龟奴去往他们的住处,一路上沁珠喋喋不休。

“那个龟奴大叔,你能不能帮我安排跟洛轩哥哥一个房间?”

“男女授受不亲!”

“那隔壁的房间呢?”

“……”

柳儿随着灼凰上了楼,依旧能听到沁珠,不禁红了脸。

“灼凰小姐,你说沁珠怎么会这么喜欢那个鬼呢?”柳儿对于沁珠奇怪的举止,很是好奇。

灼凰被这句话问得,微微一震,眸子黯淡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喜欢一个人呢?”灼凰细小的声音淹没在这昏暗的回廊,迷茫的表情,“或许她也不知道吧!”

柳儿闻言,清澈的眸子里盛满迷茫,对于灼凰刚刚的自问自答,更是将问出口的问题复杂化了。

柳儿摇了摇脑袋,想不通,便不想。

“吱呀——”

莲居的檀香木门被打了开来,一双黑色的眸子望着灼凰那妙曼的背影消失在门关上的那刻。

“为什么这么喜欢一个人?”玉卿收回目光,喃喃的自问。

羽莲一脸玩味的望着玉卿,“我说小梧桐,我带你看个好东西!”那绣满莲花的白袍在昏暗的灯光上妖冶无比。

玉卿望了羽莲一眼,便准备施速移术离开逍遥楼。

“可是与主上有关!”羽莲嘴角上扬,邪魅一笑。

玉卿停下了瞬移术,“去哪?”

或许他听到有关药女的任何事,都忍不住想知道。

“城郊茶厅!”羽莲说完便施了瞬移术。

玉卿尾随而至。

黑色的空漆黑无比,漫漫长夜,寂寞还很长。

羽莲斜躺在亭中的长凳之上,施了个术法,亭中出现了一套茶具。

壶中漫出淡淡的茶香,那壶自动满了杯中水。

“请!”羽莲邪魅的说道。

玉卿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你想告诉我什么?”玉卿放下茶盏,徐徐的问道。

羽莲一脸的凝重,“你有无感到京中妖气弥漫?”

“有!”玉卿如实回答。

羽莲望着一脸深沉的玉卿,也一脸的深沉,拿出了一颗红色的水晶珠。

珠子上一段段画面出现,玉卿望着画面眉宇微皱。

“你看见了!”羽莲也坐正了身子。

玉卿凝重的点了点头,似乎药女的劫难将至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