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鬼啊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93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夕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淡淡的光晕撒在柳儿的眼睑之上,柳儿的樱唇微微的抿了抿,意识模糊的抚了抚发痛的太阳穴。

“唔——”柳儿意识逐渐恢复,望着四周。

咦!?我昨天不是在房间,怎么躺在了走廊。

“不好!我想如厕!”不管三七二十一,柳儿急急的向茅房跑去。

很快,柳儿从茅房里走出来。

“我昨天明明在房间,然后半夜起来准备如厕,然后……”柳儿低着头,在努力回想昨天的画面。

此刻沁珠望向门外穿着乳白色睡衣柳儿低着头喃喃自语着什么,一脸的愧疚,随即脸上换上热情的笑容。

“嗨——柳儿姐姐,该吃早饭了!”沁珠端着粥,招呼道。

柳儿望了望沁珠,沁珠笑起来很好看,颊边有着令人晕眩的酒窝,水灵灵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嗨!”柳儿呆呆的回道。

飘香四溢的菜香,“咕噜——”柳儿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一下。

柳儿不禁面色一红,随即发现一向早起的灼凰还未出现。

“咦!?灼凰小姐呢?”柳儿用玉手抚了抚后脑,疑惑的问道。

柳儿四周张望了一会,白衣俊逸的洛轩和黑衣的炎御便映入眼帘——

“啊!鬼啊——”柳儿分贝很高的嚷着。

沁珠闻言,心中暗暗好笑,没想到洛轩哥哥会被当成鬼。

“什么鬼?哪有鬼?”沁珠不禁好笑的问道。

柳儿的手指着洛轩,不停颤抖,“沁,沁珠。你竟然看不到他,难道只有我看得到。”柳儿的五官因为害怕,扭成了一团,甚是滑稽。

竹门外,萧妈妈今儿个身着烟蓝色的衣裙,一扭一走,拢了拢刚梳的发髻,袅袅而来。

“啊呀呀!大清早的柳儿你在鬼哭狼嚎个什么劲?”萧妈妈自顾自的做了下来,“来快起来吃早饭了!”萧妈妈又自顾自的拿起了一个花卷馒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

眼看半个馒头解决了,萧妈妈拿起一个馒头,用了三分力道朝着洛轩丢去。

白馒头在洛轩的头顶划过一个弧度,落在了炎御的胸口。

“柳儿那二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是妈妈请来的贵客。”萧妈妈拿起那半个馒头,一小口的啃着。

柳儿琥珀色的眸子里一片迷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沁珠不知何时来到柳儿身边,一把拉住柳儿,走至桌边将她按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灼凰小姐呢?”柳儿仰起头颅,一脸担忧的问道。

沁珠嘴角抽了抽,随即微笑着说:“灼凰姐姐还在睡呢!”

柳儿眼神迷蒙随即也未多想,便拿起烧饼,吃了起来。

沁珠望了望吃早餐的两人,拿了个馒头行至洛轩身边。

“洛轩哥哥,吃早饭了!”沁珠满目心疼的王着洛轩。

洛轩听着熟悉的声音,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睁着睡眼惺忪的眸子,声音沙哑道:“嗯,知道了!”

洛轩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念了个咒,随即那昨晚污了的白衣,又变回了一尘不染的样子,整个人又容光焕发起来。

洛轩用那厚实的掌放至唇畔,张开口呵了一个气,一股淡淡的薄荷味。这才接过了包子,一口一口的抿了起来。

沁珠望着优雅啃着包子的洛轩,不禁眼冒爱心,“好帅啊!”

不亏是她的洛轩哥哥,啃个包子都这么帅!?

窗外一道青光,快速的进入灼凰的卧房。

萧妈妈不禁用丝绢擦了擦嘴角,“年轻真是美好!”随即捂唇一笑,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本来在大块剁的柳儿不禁停止了动作,那水汪汪的眸子里一片茫然——

“今天大家好奇怪呀!”喃喃自语的说完这句便低下头继续吃着沁珠做的美味早饭。

纱幔在晨风的吹动下,缭乱的摆动着,那美目紧闭,双手合起放在小腹,灼凰睡得很是安详。

玉卿的手掌散发着莹莹的青光,青光散发在灼凰的周身。

睡梦中的人儿,不禁抿唇一笑,似乎梦到了什么好事!

做完这一切,玉卿便又回到了树里。

万千桃树,花瓣纷纷扬扬的在风中飞舞,一只白色的鸽子,乘着花雨朝着竹楼飞去。

“咕咕”鸽子停在萧妈妈窗台上,用喙梳理着羽毛。

肥胖的丹蔻玉手,抱起鸽子,取下信纸,打开——

“哦!”萧妈妈眯着本就不大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

随即手上出现了蓝色的符文,将那纸条销毁,不留一丝痕迹。

那只信鸽又扑腾着翅膀,飞进了桃林,直至消失。

萧妈妈穿过客厅,丹蔻玉手将那竹门轻轻的推开,“吱呀——”

门敞开,灼凰此刻已在梳妆。

铜镜中女子披散着三千烦恼丝,呆呆的盯着镜子,思绪飘得很远。

不知何时,灼凰的肩膀上多了一个肥胖却不再令人厌恶的脸。

“萧妈妈——”灼凰的眸子里一片惊慌,她总感觉萧妈妈似乎能看透每一个人。

萧妈妈微微一笑,那肥胖玉手执起象牙梳,轻柔的梳着灼凰的青丝。

灼凰那惊慌的眸子缓缓闭上,那发丝在萧妈妈的梳弄下,微微的有一丝痒。那感觉很是熟悉,就像娘亲在世时,帮她挽发。

“灼凰,睁开眼看一看!”萧妈妈暗哑的声线响了起来,不禁击碎了灼凰的暇想。

灼凰一脸愁思,望着镜中挽的垂柳暨,不禁感叹,萧妈妈的挽发技术确实很好。

“谢谢妈妈!”灼凰发自真心的说着。

“呀!小姐你醒了?”柳儿冒冒失失的闯了进了。

萧妈妈用手轻轻拍了拍灼凰的肩膀,“今日便回逍遥楼,别忘了后天的王府之约。”

萧妈妈拢了拢发,一扭一走的出了门。

柳儿毕恭毕敬的望着萧妈妈离开房间。

“灼凰小姐,这么快就回去了呀?”柳儿不紧搅了搅衣摆。

灼凰莞尔一笑,便拿起眉笔,轻轻的为柳眉上色。

天际一道红色的光闪过,柳儿不禁眨了眨眼,“大白天的怎么有红色的流星?”喃喃自语的柳儿不禁用玉手抹了抹眼睛。

“你终于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声线穿过客厅,绕过竹门,飘入灼凰的耳畔。

灼凰不禁理了理衣襟,镜中的女子已经化好了精致的妆容。

抬首,凝眉,好奇的问道:“柳儿门外何人?”

柳儿望着灼凰,如实禀告:“萧妈妈请来的贵客。”

灼凰闻言,优雅的站了起来,踩着金莲步缓缓走向客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