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鲛珠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52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琉璃色的光围绕着药女,一颗琉璃色的珠子自药女的口中缓缓吐出。整个竹楼被这奇异的光,照得犹如白昼。

“羽莲!”那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

树上的蚂蚁闻声,缓缓的捏了个诀,一身着红莲长袍的男人便出现在了竹楼里。

那丹寇玉手缓缓的伸到了羽莲的面前,“寒玉盒!”樱唇亲启,缓缓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炎御眉宇微皱,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妖类,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式神。

炎御不禁回想起来樱谷国镜的秘书上记载的一段内容,式神是术法上级的道人,用一件物,加上自身修为与精神体创造出的一个新生命。

在炎御思考之时,药女已经用寒玉盒将鲛珠安置好。

炎御望着眼前这个通体散发着寒气的翡翠玉盒,缓缓的伸手将寒玉盒接过。

此刻在桃花树上,显现了一张人脸,玉卿眼中是无限眷恋。

樱谷国镜吗?那个药女非常喜欢的地方,据药女说那个地方没有纷争有的只有美好与幸福。

药女还在那认识了一个女子,她叫黛雅,是个如樱花般美好的女子。

炎御小心翼翼的将寒玉盒收在怀中,道了谢便准备出门。

药女缓缓的晕了过去,羽莲接住了药女那柔软的身躯,拦腰抱起将药女放于那竹床之上。

“喂!那个穿莲花衣服的,能不能把我的定身术解开?”沁珠苦着一张脸,但仍然不改那倔脾气。

羽莲捏了个符文,看也没看沁珠,伸了个懒腰,便又使了瞬移术消失了。

沁珠从从窗台上收回了另一只脚,大吼:“你还没给我解咒呢!”

“咦!?”沁珠将玉手放至眼前,不由得动一动,“解开了!”

或许是腿麻,沁珠不由在原地跺一跺脚,以此来缓解腿麻。

洛轩别有深意的望了眼那纱幔中的人,先是会无符咒文,又有这么厉害的式神守护,体内有鲛珠却不是鲛人。

她究竟是谁?

沁珠那柔嫩的玉手在洛轩眼前晃了晃,“哼!不准你看别的女人!”

洛轩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那温热的触感,眼前一片漆黑。

洛轩厚实的掌将蒙在眼上的手揭开,“沁珠,别闹了!”丢下这句话,便夺窗而出。

沁珠见此,不禁在原地跺了跺脚,很是无奈。

不知何故,沁珠回首望了望纱幔中的那个人儿,竟然决定留下来待在这位神秘的姐姐身边。

这么想着,沁珠便揭开纱幔,躺在了灼凰身边。

漫山遍野的桃树,一颗魅蓝色的项链,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一个漩涡便出现在了漆黑的夜幕里。

眼看炎御即将打开樱谷国镜的通道,一有着耀眼赤红头发的人,出现在了炎御的身后。

“小心,炎御——”

洛轩望见那藏在炎御背后的妖,大声的吼道。

“噗——”地上的青草上显现了一摊血水。

炎御在昏迷前,念咒关闭了通道,那魅蓝石项链徐徐的回到了炎御的脖颈,逐渐没入了肉中。

洛轩见此,不禁将怀中的火焰符取出,念诀,那符化作了一条火龙向红发男袭去。

红发男化作了火狐,将寒玉盒收好后,便躲过攻击,消失在了无尽的黑幕中。

洛轩急切的走到了炎御身边,将炎御扶起,将手搭在了炎御的脉搏上。

“竟然中了噬魂草。”洛轩眉宇微皱,从怀中掏出了一颗丹药给炎御服下。

而在山下的树林里,一蓝色长袍裹身,头上罩着长袍上的帽子,他的脸部却一片漆黑,看不清他长何样。

他捏了个诀,一团水便化作了水麒麟朝着赤狐袭去。

“你,你是谁?”赤狐被困在了水球中,大声的嚷嚷着。

而那个蓝色长袍加身的男子并未说话,而从火狐的皮毛里逐渐分裂出了一颗鲛珠。

神秘男子将鲛珠放在掌心确定了真假,逐又将寒玉盒从赤狐的皮毛里取出。

将那异光四散的鲛珠,放入寒玉盒中,便准备离去。

在黑暗中,一双如萤火般闪烁的眼睛,倒映着蓝袍男子的身影。

那眼的主人不禁抓住机会化作了白狐袭向神秘男子。

在碰到神秘男子之时,白色的影子被弹了出去,划出了一条弧线。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来抢鲛珠?”火狐大声的质问,“怎么连名讳也不敢报?”

水球里的水逐渐升起,将火狐淹没在其中,他只能憋着气,话一句也讲不出。

“你不配!”蓝袍神秘人丢下这句话,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香媚从老远赶回来,“左护法你怎么样了?”香媚不禁用玉手敲击着水球。

水球似乎非常有弹力,香媚感觉每敲一下,水球就将手反弹。

那玉手化作狐爪,妄想抓破水球,但抓不破,每次抓,就好像在湖边洗手一样,只能有触碰水的感觉。

一个小时后——

“噗——”一摊水倾盆而下。

香媚耷拉着狐耳,化作原型,甩了甩身上的水,甩完之后再想念诀变身成人却不容易了。

谁知,香媚一回头,望见了左护法,也是赤狐形状。

“左护法,你也变不成人了?”不怕死的香媚,好奇的问道。

赤狐眼神愤怒,“你说呢?”咬牙切齿的爆出了三个字。

望着即将喷火的左护法,香媚不禁闭住了嘴不再吭声。

“现在我们变成了普通的狐狸,必须找个地方隐藏,不然很危险!”磁性的男声响起,不禁向前走去。

香媚不禁点了点头,“一切听左护法安排。”

于是乎,在那明月下,一双狐影拉的老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