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话药女转世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46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逍遥楼中,能者位居高位,自可以呼风唤雨。但一旦,从高处跌落下来,必是成为任客人玩弄的下等娼妓。只因逍遥楼中的艺妓只有一个,那便是逍遥楼中的花魁。

莲居,下任花魁挑战者的居所。那雕刻龙凤的铜镜中,那是怎样一张倾城脱俗的脸?颊边微施粉黛,似三月桃花般艳丽。额间用朱砂描了一朵盛放的莲花,那涂满丹寇的玉手,轻扫眉黛,那本就不杂不乱的柳叶眉更是浓细。弯弯柳叶,似水般流转的眸,点綘朱唇。

吕灵素望着镜中的佳人,万种心绪涌上心头。今日是他,欧阳钰的大喜之日,亦是她成为花魁,或是沦为一张玉臂万人枕的艺妓。

铜镜中的女子眼神坚毅,不,她是吕尚书府的千金。就算沦为官妓,那她也必须是清清白白的“官家小姐”。她要好好的活着,将爹和娘的那份一并。

檀香木门传来了敲门声,“灼凰小姐,云梦小姐已经表演完了!”轻柔的女声从门外传来,提醒着灼凰。

那赤裸的脚,踩着金莲步。脚裸处的红色铃铛,随着脚裸主人的移动发出“叮当”作响的声音。

“吱呀——”那檀木门被那双如玉般的手给打了开来。

门外的丫鬟黑瞳紧锁,惊艳,那个清秀的丫鬟瞳中倒映着一红纱女子,此女子胸前被一艳红的抹胸遮掩,一袭红纱衣裙,袖口处垂有一枚红色的铃铛。发丝被两根红色丝带缠绕。如此艳俗的颜色,竟被吕灵素穿出嫡仙般脱俗。

“柳儿,还不引路!”吕灵素打断了柳儿那痴迷惊艳的目光,淡淡的说。

柳儿意识自己的失礼,轻声的应了句“是。”便将手中的灯笼提起,在前面引起了路。

穿过鹅卵石小径,很快就来到了大厅。灼凰至后台,从那窗外望向厅中。有风流的文人雅客,亦有豪放的江湖人士。当然有寻欢做柳的富甲商豪。还有一小部分明明没钱,却偷偷来会姑娘的人渣。

“灼凰姑娘,该你上场了!”一佝偻龟奴,低眉顺目的提示道。

灼凰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好!我知道了!”疏离有礼的应了老龟奴。

厅中的烛火被熄灭了,正在大家不满熄了烛火时。

台上传来了一阵“叮铃铃,叮铃铃”的铃铛声。随即一莹绿的人影在黑暗如那芦苇荡中的流萤,脚尖轻点,那袖抛出,画出了唯美的弧度。不消片刻,厅中的灯骤然亮起,乐声也奏起。

那莹绿色瞬间变幻成艳红,如一只浴火重生的火凤凰。水袖翩飞,仰首眸中透着清冷,似是看透人间百态。乐声急缓,台上的人儿将水袖抛出,足尖轻点,画出来勾人的弧度。足尖轻点地面,双足落地,随着急促的乐声,那足尖便转动,红色纱袖转着唯美弧线。那弧线随着乐声越发的慢了,乐停即舞停。

鸦雀无声,不知为何?厅中的人都如痴如醉,似仍沉浸在刚才的舞中,久久不能回神。

吕灵素眸中仍是一片淡然,既没喜悦亦无骄傲,沉静如平和的湖面。

在二楼雅间,玉卿微微的皱眉,同样的容貌,可惜药女的眼中一片清明,而台下的女子清冷的外表下,似是夹杂着凡尘的爱恨情仇。

“啪啪啪!”不知谁起的头,瞬间满堂的喝彩声传来。

“小姐唤何名?”一白衣贵公子摇了摇折扇,故作风雅的问道。

灼凰福了福身,“小女艺名灼凰。”这福身姿态甚是有官家小姐的姿态,不过比其多了份气质少了份做作扭捏。

玉卿眉头紧锁的望着台上那红衣人儿,药女总是一袭白衣,只因她钟爱白色。而她的转世则一身红衣。他从未见过药女穿其他颜色的衣饰。今日一见,果然绝美惊艳,却也是不俗。但他的心头划过了丝丝失落。

众所归望,灼凰终是折了花魁的桂冠。

云梦似已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故而颓然的倒在了舞台上。她扫了眼台下,那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目光,似乎曾经想做她入幕之宾的人,已经将她拆解入腹。她身上的轻纱不过是渺小的遮掩。

“妈妈,今日我夺冠,可否应我个请求?”灼凰那清冷的眸瞄了眼云梦,那清冷的声线缓缓的响起。

萧妈妈那肥胖的脸堆满了笑,“可以。只要灼凰的要求我都答应。”如今瞧灼凰的身段,萧妈妈毕竟是混迹妓院多年的老手,自然知灼凰的价值。她绝对是京都所有妓院中的翘楚。

“那可否放云梦姐姐还良?”灼凰那清冷的声线再度响起,不过在萧妈妈耳中,是刺耳至极。

那颓然倒地的人儿,不禁向灼凰投来了感激的眼神。

萧妈妈左右为难,“这,这……”支支吾吾半天,硬是没个答复。

灼凰见萧妈妈为难自然知是不想白白放走一个赚钱的工具。

灼凰自也知萧妈妈的软肋,那便是贪财。

“如若妈妈喜欢,灼凰愿将家母的夜明珠项链作为赎身的银两赠予妈妈。”灼凰思了一番还是将此话说出,或许她虽经历了人情冷暖,可她并没有遗失心底那颗怜悯之心。

云梦就这么静静的望着灼凰与萧妈妈,不禁思绪万千。

记得灼凰初来逍遥楼,她虽没欺负与她,却亦无任何帮助。她的这份情她会记得的,如若她真的归良了!

萧妈妈折中了厉害关系,随无奈的答应了,夜明珠项链确实也是她一直想要的,本以为过了今夜,再无可能拥有它了。

那青袍的衣角隐隐约约的在窗口珠帘处飘动。玉卿在一瞬间明白,药女转世,不,应该说是灼凰有一点没变,那就是心底那份纯净与善念。

在某个包间,淡淡的青光凝聚。里面的青袍少年已消失不见。

玉卿使用了隐身术,他飞至那红衣女子旁边。用嘴型完成了他万年来最想做的事。

“药女,我想守护你,不论你是何模样?不论沧海桑田!”

玉卿仿若望见了那万年前的女子,一时恍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