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桃花灼灼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36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肥胖的手,指尖漆黑的指甲,优雅的端着青花瓷杯盏,放至唇畔轻轻的抿了一口。

“好茶!”优雅的放下杯盏,将那肥胖玉手细细打量,“灼凰闺女,这黑色当真好看。与众不同。”

那秋水之眸中噙满了笑意,“妈妈喜欢便好!”灼凰不禁挑起车帘,望着繁华的市区愣是觉得无趣,又放下。

望着心不在焉的灼凰,萧妈妈不禁让柳儿为其点了烟斗,白白的烟雾带着淡淡的芳草香,那丹凤眼不禁微微的眯了起来。

萧妈妈嗓子不好,她吸的烟其实是治嗓子的药,淡淡的芳草味儿,使得灼凰也微微假寐起来。

“吁——”一声长吼。

车内一震,灼凰便缓缓睁开眸,黑色的眸中便倒映着一脸呆萌啃着瓜子的柳儿。

丹蔻玉手情不自禁的掐了掐柳儿那软糯的包子脸,“下车了,柳儿。”

柳儿腮边微红,灼凰小姐真是的,好丢人!?

小巧的玉足,白色绣有雏菊的绣鞋,灼凰优雅的拎起了裙摆,缓缓下车。

风撩起了灼凰的裙摆,一片桃花瓣徐徐的飘落在那雏菊的绣鞋上。

“好美啊!”柳儿杏眸中流光溢彩,樱唇微张。

漫山的桃花如粉色的火焰,灼人眼球。风飒起时,桃花瓣似精灵般在风中舞蹈,最后归于尘土。

寻着桃林而去,一竹楼便映入眼帘。竹楼外的门上挂着一个风铃,“叮当,叮当——”尤为清脆。

灼凰依稀看见母亲在竹楼的厨房揉着面粉,做着糕点。自己则坐在小板凳上,听着风铃奏出声音。父亲则在旁,用竹条和帆布做着风筝。

一切恍惚还是昨天,可如今已物是人非。

在竹楼不远处,一座坟墓静静的躺在桃花树下。

灼凰神绪缥缈,衣诀飘飘,桃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伸出玉手,桃花如精灵般缓缓的落在了灼凰的手心。

金步摇清脆作响,一双手不禁轻轻的拍了下灼凰,萧妈妈径直的朝着墓碑走去。

风中只残留,“逝者已矣!”四个字。

一块石壁后,炎御半蹲着身子,漆黑的眸紧紧地盯着灼凰。在青色草丛上,一白衣飘飘的俊雅公子手拿瓷镜一脸臭美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瓷镜下一秒,被一个硕大的眼珠给霸屏了,黑色的眼珠时不时还动几下。

“妈呀!”曼陀罗瓷镜在那如玉般的手中翻了几下,便拿稳了。

炎御闻声,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眉宇微皱,似乎对于洛轩的一惊一乍很是不满。洛轩扯了扯嘴角尴尬的笑了笑,眼神中写满了歉意。

“臭小子!婆婆好歹也曾经当过美女!尤其是眼睛,想当年你爷爷还就被我一双秋水大眸迷得晕头转向!”麻甄婆婆满面春光的回忆着当初的情爱之事,娇羞不过几分钟,那长满皱纹的脸便布满怒意,“洛轩你个臭小子,让你回来和沁珠完婚,你怎么就不肯!沁珠那么好的女孩你看不上!简直要把我这老骨头气死了!”曼陀罗瓷镜中的娇小老人,不停的用银色的法杖敲击地面。

洛轩一个头两个大,不禁催动咒语将瓷镜恢复普通的画面。一色彩斑澜的蝴蝶头饰倒映进了瓷镜中,洛轩不禁把瓷镜往下照,一张巴掌大的包子脸便呈现在了镜子中。

“嗨!?阿轩哥哥!”浅浅的梨窝因着女子的笑意在姣小的脸颊上微微晕开,阳光折射下显得格外俏皮。

洛轩脖子机械的转动,“嗨!?沁珠!”尴尬的笑意。

沁珠伸出手捏捏洛轩那白净的脸颊,“鉴定完毕,在外长肉不少!”

果然有沁珠在的地方就没有光明,洛轩心中滴着血的想。

“安静!”炎御不禁皱眉提醒。

沁珠不禁打量起炎御,他侧颜很是立体,唇畔微抿,着装很是怪异。

沁珠乌黑的眼“哧溜”一转,“你们躲在这石壁后干嘛?”玉手不禁绞动着耳畔的发。

“还不是为了他!”洛轩一记幽怨的眼神瞟向炎御。

在洛轩的诉说下,沁珠大概明白,炎御想得到鲛人之珠。

桃树之上,一身着红莲袖袍的人,不禁邪魅一笑。不过却未有人望见,只因此刻他与蚂蚁大小不相上下。

待祭拜完父母,灼凰便与萧妈妈至竹楼内用餐。

那小小的竹桌上摆满了清淡的小菜,萧妈妈不禁将那红烧豆腐夹向灼凰面前的青花瓷碗中。

“谢谢萧妈妈!”那清脆的声音在竹楼中响起,尤为刺耳。

萧妈妈嘴角噙着一丝宠溺的笑,娇嗔:“傻孩子,既然你叫我一声妈妈,我自然得待你好不是!”

“请问屋内有人吗?”一道软糯的声线打破了满室的温馨。

“吱呀”一声,竹楼被从内打了开来。

灼凰迈着优雅的步子下了竹子做的台阶,“你是?”灼凰不禁好奇的问着。

“姐姐,我走了好远的路了!肚子很是饥饿。能给点斋饭吗?”在说出这番话后,沁珠的肚子不禁很合事宜的“咕噜”一声。

柳儿不禁凑近灼凰的耳畔,“小姐,我感觉她好可怜!”

灼凰正欲开口说话,沁珠已一脸恳切的道:“放心,姑娘要是收留我,我一定不会吃闲饭。我会洗衣做饭洗碗打扫卫生……”

灼凰一头黑线,敢情自己长的很刻薄?连一餐饭都要报酬?

“嗯哼——我们小姐这顿饭还是请得起的!”柳儿一脸严肃的望着竹阶下娇弱的沁珠。

沁珠闻言,一脸感激的望着灼凰,“谢谢小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