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幽冥之女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57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弯弯的月被黑雾萦绕,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幕中。单凤眼,一闪而逝的精光,刚还在兴奋的啃黄金,那肥胖的手将黄金放回箱子中。

那艳红的指甲尖,夹住了车帘,微微掀起了一角,随之一双有茧的手将整个车帘撩开,手的主人双眼泛着金光。

终于,终于下车了!

出了车厢,那琥珀色的眸中倒映着黑色的夜幕,一脸的深沉。

“龟奴,把黄金抬到我房间。”那肥胖的身躯伸了个懒腰,肥胖玉手放至唇边,遮住了因疲倦打哈欠的嘴,“妈妈我乏了,先去休息了!”说完,那臃肿的身躯三步一扭的向逍遥楼内走去。

小桥流水,宰相府荷花池中央的玲珑亭中,一袭白衣的美艳女子风情万种的坐于亭中的石凳上,手中不停的把玩着一个玉瓷瓶。

那妖媚的眉眼微挑,唇边划过了一丝轻蔑的笑,“就这破瓷瓶,能掀出什么大风大浪?”

瓷瓶被扔在了桌上,那瓶盖突然打了开来,一道黑雾从瓷瓶中飘了出来。

“刚才谁说本尊掀不起风浪,若本尊要掀风浪那肯定是滔天巨浪!”

一道尖细的女声在玲珑亭中响起。

香媚不禁打了个寒颤,似乎被瓶中之物的妖气震慑到了。

“弱小的妖类,本尊要去寻找宿主了,看在放本尊出来的份上,可以饶你不死。”黑雾犹如一双手抚摸着香媚,随即便消逝无踪。

待黑雾消逝后,香媚已跌坐在地,额际冷汗直冒。

黑雾在宰相府中徘徊,正欲离去之时——

“真是天助本尊!”黑雾全数朝着那淡雅高贵的女子飞去。

女子不禁眉宇紧皱,似乎被梦魇缠绕。

鸳鸯红烛发出丝丝的声音,新娘忐忑的坐于喜床之上。

喜房外传来了脚步声,似乎带着醉意,新娘不禁绞着裙摆。

盘旋于屋顶的玄樱公主不禁嘲讽一笑,自己以前娇羞的样子,真是让自己都觉得好笑。

“你,你别以为你是公主,我就会屈服。我爱的人至始至终只有素儿。”一向温文儒雅的男子,一把掀起了喜帕,也不顾新娘疼不疼,“你不配带这凤冠,这是我的素儿的,我的素儿的!”那素净好看的手在新娘头上扯着凤冠。

因不胜酒力,欧阳钰软软的坐在地上,倚着床边睡着。他眉头紧锁,“素儿——”两行情泪,似失去挚爱的兽悲鸣着。

然此刻流泪的何止他一人,亦有她。

“女人,想成为我心尖上的人吗?”那醉倒的欧阳钰竟然站了起来,挥了下红艳的衣袖,那洞房里的一切都消失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里,只剩她和他。

他嘴角噙着宠溺的笑,优雅的朝她走来。

行走的姿态,容貌,都是他,唯独骗不了她的是他的眼睛,欧阳钰的眼睛是清澈中夹着一丝淡淡的忧郁的。而此人的眼睛,混沌夹杂着欲望。

呵——她想骗自己都难!

突然欧阳钰化作一股黑雾,“女人你很聪明!”黑雾从玄樱公主的脚缓缓的绕着圈直至将她包围。

“本尊现在和你便是一体,你想做他心尖的人这有何难?只要你不妨碍本尊,本尊必让你成为他心尖的人。”黑雾轻轻的在玄樱公主的耳边低语。

成为他心尖上的人?

这八个字在玄樱公主的心中徘徊,那墨色的眸逐渐转成了血红色。

“真的可以吗?”低低的呢喃着。

黑雾将玄樱公主的灵魂环绕,“可以,当然可以!”她似一根毒蔓,依附在了玄樱公主的体内。

风撩拨着纱帘,亭中若隐若现,此夜注定是不寻常的——

“拜见左护法!”香媚单膝而跪,头略微的低下。

酒红色卷曲的发,在月色下,显得诡异极了。

“香媚,事办得怎么样?”磁性的声音响起。

香媚毕恭毕敬汇报,“左护法给的瓷瓶中飞出了一团黑雾,如今,如今已不知所踪……”香媚不禁低着头颅,手掌已冒了很多虚汗。

“哈哈哈——”那卷曲的酒红色发丝因着主人的兴奋也抖动着。

“不错香媚,如果猜的没错,她此刻已和宿主玄樱融为一体了!”殷红的唇启动着,“香媚本使命你监视玄樱公主,有任何异常给本使汇报。”幽深的夜色中,红光隐约在亭中闪现,很快便消失殆尽。

黎明第一道曙光映照在那如瓷娃娃般的脸上,那檀木门外,两翠衣丫鬟,互相商讨着。

“公主还没起,不会是生病了吧?”丫鬟甲担忧的盯着乳白色的纸糊,似乎想把纸糊捅破看看里面。

“不会吧!要不我们进去瞧瞧!”丫鬟乙大胆的建议。

“可是这有违礼数的!”丫鬟甲眉头紧锁。

“吱呀——”檀木门被打开。

丫鬟一脸恭敬,微微低首,福了福身,“奴婢给公主请安!”

那双如墨湖的眸,斜瞄了眼门外的翠衣丫鬟,迈着妖娆的伐行至龙凤镜前,优雅的坐下。

甲丫鬟乖巧的行至玫红色绸袍的女子身边,圆润的手执起象牙梳,玉白色不停的穿梭在如墨色瀑布般的青丝间。

“嘶~”樱红的唇畔溢出一丝呻吟。

“对,对不起公主殿下!”

龙凤镜中,女子阴骛的眼神,别在发髻间的金色蛇形的头饰此刻尤为阴森。翠衣丫鬟已吓得直磕头。

那妙曼的身子缓缓的蹲下,艳红的丹寇玉手不禁挑起甲丫鬟的下巴,“对不起,可不能将你的罪行抹清。”

甲丫鬟墨色的瞳孔紧缩,小小的身躯瑟瑟发抖。

金色的蛇形头饰不知何时化作一条金蛇,顺着那丹寇玉手缠上了甲丫鬟嫩白的脖子,一点一点将她的魂魄吸食。

“哐当!”乙丫鬟端的铜盆摔落,水溅的满地都是。

“救。”命字还未开口,那金色的小蛇便已缠住了她的脖颈,将她的魂魄已吸食干净。

金色的蛇爬上了乌黑的发鬓,缓缓的缠绕,变成了发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