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皇家晚宴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76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灯火初升,花柳巷依旧被那繁华的表象笼罩着,晚上似乎又上演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三个“逍遥楼”烫金大字,在那五彩灯笼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大气。

“灼凰闺女,今天进宫可得守着宫规,不得造次。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自己得拿捏好。”萧妈妈口若悬河的叮嘱灼凰,似乎恨不得自己进宫代替灼凰上场来的好。

车上几个姐妹,嘀咕着——

“萧妈妈真是偏心,上次打伞也只有灼凰的份!”不知哪个姑娘嘀咕声音太大,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萧妈妈的耳中。

刚还温柔啰嗦的萧妈妈立马板起了脸,“谁说的?老娘还就偏心了!你们说你们是挣得银两比灼凰闺女多?还是琴技舞技比灼凰闺女更胜一筹?”那肥胖的脸因为生气,脸部竟然抖动起来。

艳红的衣袖似柔水轻轻地环住了萧妈妈不算纤细的脖颈,那单凤眼圆瞪,喋喋不休的嘴也闭了起来。那琥珀色的眸逐渐柔情起来,手也不自觉轻拍灼凰的背部。

“谢谢你!萧妈妈!”轻灵的声线在这璀璨的街道中响起,很快便湮没在了这浮生繁华中。

灼凰撤回了那环住脖颈的手,回了车内。而萧妈妈至始至终竟一句话亦未说,目送着白马香车的离开。

灼凰坐于车厢内,那素净的手上捧着一本书,目不转睛的看着,打发时间。

其他人则磕着瓜子,唠着皇宫中的八卦事。

“吁——”中年马夫拉住缰绳,一声长吼。

车内一片震动,马夫跃下马车将檀木凳放于车旁,熟练的撩起车帘。

“姑娘们,可下车了!”中年粗犷的声线响起。

在城门不远处,一着蓝色太监服的男子静静地站着,视线却直直的盯着那从马车上走下来的姑娘,眼露鄙夷之色。

直至一抹艳红出现在他的视线,灼凰优雅的扶着车厢把守,那小巧的足被长裙遮住,踩在檀香木凳上缓缓而下。夜色中,她似衣物上绣的梅花,高贵优雅。高公公不禁闪过一丝欣赏之色。

“各位姑娘进了宫内请谨言慎行,守好宫规,如若不了解的,就两点,不做不言。”尖细的嗓音,似女子又似那沙哑的鸭子声,“随杂家走吧!”

灯火璀璨,皇宫的夜,竟在灯火的点缀下,别有一番滋味。

那高大的戏台上,一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头戴黑色有绒毛的帽子,脸上上了装,自然看不清容貌。他脚下有只人扮的老虎。很显然这是上演一出武松打虎的戏。

纤细的指尖微微挑起帘布,踩着优雅的步子,行至梳妆台前,静静的上起了妆。

玉卿盘坐于角落,胸前有个娃娃在扭动着,“啊呀!让我出来,快憋死本宝宝了!”一个头梳莲花双暨的女孩在休息间中飘忽着。

“变态的小梧桐,又在监视主上!”羽莲妖孽的伸了个懒腰,便悄然飘入灼凰的梳妆镜中假寐。

很快,一小太监便来传旨。

灼凰便随着小太监出了休息室,优雅的如一株傲骨梅,踩着金莲步一步一步上了台。

台下坐着的都是达官贵人,从皇家席宴上,她望见了一袭紫色官服,依旧儒雅的他。他嘴角噙着三分笑,左手撸着紫色的袖口,右手将一颗青绿色的菜肴甚是体贴的放置玄樱公主的碗中。

灼凰唇畔噙着三分笑,乐起,那双手高举于顶,旋转,优雅的如一株梅。缓缓的舒展四肢,正恰如梅花舒展枝丫。乐高雅部分,灼凰变身成梅花精灵般,无忧无虑的舞动着,缓缓的乐声跌宕起伏,灼凰如傲雪中的梅,开的坚强独立又冷傲。乐声止,舞止。

“啪啪啪——”厚实的掌拍着在这安静的气氛里,鼓掌之人身着蟒龙黄衫,那年近四十依旧俊朗的男子,便是此次的主角皇上。

随后,台下一阵波涛汹涌的掌声,有真心为此舞倾倒的知音之人,亦有拍马之人。

“此舞甚是绝妙!”皇上抚了抚胡须,意犹未尽。

那站于皇上身边的公公凑近皇帝身边,很快,公公便口谕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舞女灼凰,此舞甚得朕心,赐黄金万两!”鸭嗓门公公宣读着皇上的旨意。

谁也没有望见,玄樱公主那如幽湖般的眸中一闪而逝的嫉妒。

灼凰谢旨领赏后便安静的退场了,刚进入休息间,巧琳便扑面而来,“快走灼凰姐姐!”小脸因为担忧而皱成了一团。

待灼凰望清,一白狐与火狐和玉卿正在纠缠。

“他——”灼凰惊讶的望着玉卿,一脸的错愕。

巧琳揪着灼凰的袖硬是往外拖,不知为何,灼凰双眸一阵金光闪过,淡淡的金光将灼凰包围着,“啊——”巧琳被金光弹出,直线的落到了地上。

“啊呀呀!可爱的鲤鱼精,看来跟香媚我很有缘呀!”香媚直直的朝着巧琳这边扑来,眼见要将巧琳捡起,却被一根红绫挡住。

女子一脸的淡然,“想动她,先问问我手中的彩锁链再说!”此时此刻灼凰哦,不,是药女,似乎不屑的望着香媚。

香媚那毛茸茸的狐爪,伸出了尖利得爪子,欲与药女一决高下。

火狐走近香媚将关了羽莲的囚妖镜,使了个术法便消失了。

玉卿见此,欲去追寻,药女皱眉望了望红衣,便将红色的彩锁链绑住玉卿,“莫追!”一阵晕眩,玉卿将那即将倒地的药女稳稳的接在了怀中。

他终是见到了她!

“哎呦呦!我这才没走多久,小梧桐就将主上抱上了!”万年不变的毒舌脸,万年不变的毒舌羽莲。

玉卿额际划过三道黑线,果然,这只毒蛇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被干掉。

羽莲行至灼凰身边,将掌心放置灼凰的额际,淡淡的红光,很快玉卿便隐身了,灼凰也悠悠的转醒。

乘着夜色,灼凰随着出宫的马车朝着逍遥楼驶去。

逍遥楼中灯火通明,其他的妓院已经熄灯休息了。

萧妈妈听见马车声,便急急的奔至门口,“灼凰闺女,你可算回来了!”萧妈妈那个叫哭天喊地,那个夸张呀!

“是是是!还有她的百两黄金也回来了!”一妓女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从萧妈妈身边经过。

于是乎,萧妈妈一把将此妓女往后一推,三两下上了马车,啃起了黄金。

“真的,真的,真的——”

夜深人静,亦有人兴奋如斯。

“那个萧妈妈,请让婢人回去复职!”那粗犷的马夫欲哭无泪的望着还在车上的萧妈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