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洛轩的好奇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59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庞大的树,枝繁叶茂。树下隐约有黑白两人,黑衣男子,双膝盘坐,淡淡的光亮自体内散发而出。白衣男子则倚树而立,修长的手握着曼陀罗花案的镜子。

外人看来,铜镜中映照着洛轩那帅帅的脸蛋。而镜中真正洛轩所见的是一白发苍苍的婆婆。

“洛轩,你个臭小子,出门这么久,都干了些什么事?”那银色的法杖触碰石面,发出叮当作响的声音。

婆婆面色红润,如雪的发扎成两把垂于胸前用一印有复杂花纹的发髻圈住。那布满皱纹的脸溢满了不满。

洛轩一头黑线,望着暴躁的在祭祀灵石上暴跳如雷的麻甄婆婆,不禁浑身出了身冷汗。

他和族里的青年一起出山历练,如今其他族人都已返族,而他却依旧留在俗世间。这可急坏了麻甄婆婆,他用脚趾也可以想到,麻甄婆婆希望他和沁珠早日成亲,安安稳稳的在族中继承祭祀一职。

“麻甄婆,祭祀一职还是你先顶着,你孙子我还想逍遥几年。”在洛轩发愣期间,麻甄婆婆已说了好长一段长篇大论。

洛轩额际的黑线越发浓重,他本欲想让麻甄婆卜一下炎御是何许人,现在看来,还是免了吧,趁沁珠没来之前。

洛轩用手抹了下镜面,洛轩眼中便再无那个暴躁的麻甄婆婆。

炎御周身光亮逐渐消逝,缓缓的睁开眼,似乎通体顺畅,并无不适。

天际的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缝隙在洛轩与炎御的脸上撒下斑驳的影子。

在那树顶有一白色的鸽子在空中盘旋,就是飞不进来。

“它为何飞不进来?”炎御单手支地,缓缓站起了身子。

洛轩右手拍后脑,“不好意思,为了不打扰你疗伤,我设了结界。”手摆了个姿势,逐渐将结界收回。

白鸽扑闪着白色的羽翼,那骨骼分明的手伸出,白鸽便缓缓的落于手掌上,化作了一张纸条。

炎御眉宇紧锁,掌中燃起了赤焰,那纸张便化为了灰,在古树下,如烟般消散。

洛轩那修长的手从怀中掏出“凝花镜”,仿若不曾见那黑袍男子焚纸的画面。

那黑色的裤袍在风中鼓动,一黑影穿梭在绿林间。矫捷的身姿,丝毫不亚于在林中生存的动物。

“哎呦!你走都不带我的!”——

那修长的手,不禁将白绢帕对着镜面擦拭了几下,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精致的“凝花镜”放于怀中。薄唇催动咒语,只一瞬,苍天古树下哪还有对镜自恋的白衣公子。

那古林间,一白影忽闪忽现,大约间隔十棵古树闪现一次。

“嗨!炎御!”当白影与黑影相叠时,那俊逸臭美的脸在炎御面前无限放大,“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

炎御眉宇紧锁,不由得加快速度,那抹黑影很快消失在丛林的尽头。

一路繁华街景,在红瓦之上一黑衣异服男子,蹲于之上。顺着他的目线,那个方向便是逍遥楼。

那细碎的鹅卵石小径,一粉妆玉琢的小娃娃,在数着走完这条小径要多少步。

那烟从烟斗中缓缓的吐出,似一朵云霞自那弯曲的烟斗中吐出,那肥胖的脸上眼微眯,似乎很是享受此刻的日光浴。

在梧桐树枝上,羽莲将手插在衣袖中,“哎呀!小梧桐。你每天都这么变态的监视主人吗?”羽莲唇畔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那苍老的树皮隐约有一张脸浮现,只是呆呆的出着神,似乎还在回忆夜晚发生的事。

梧桐树下,那腰肢似树梗,柔胰似梅枝,远看舞者似一株正要绽放的梅花。似乎,灼凰这个当事人,并未有任何的危机意识。

“啪!啪!啪!”清脆的击掌声——

“主上的舞蹈果真不凡。”羽莲唇畔扬起了弧度,“看来这世的主上,根骨不错。”

温暖的阳光,折射在那肥肥的轮廓上,似是阳光太刺目,那丹凤眼不禁微眯。

那拿烟斗的手一扬,身后碧服丫鬟不禁接过了烟斗。那肥臀离开了藤椅,负手而立,眼中放空了几秒。

“灼凰好生练着吧!妈妈我乏了!”拿起绢帕,挡住那因打哈欠过于张大的口,便两步一扭的走了。

黑白两道影子很快便又闪现在逍遥楼中的红瓦之上。

炎御从怀中掏出黄金盘,那黑眸一闪而逝的焦急,便又将碎了的黄金盘收了回去。

“你为何要鲛珠?”洛轩磁性的声线响起,“古书记载鲛人族是个隐秘的种族,鲛人一旦将鲛珠剥离体内,那鲛人便不是鲛人,亦不能在水中生活。”

洛轩仰首,用五指挡住了刺目的阳光,“鲛人将不被族人接受,永世不能踏入鲛人族。”洛轩眼中一暗,不由心间凄凉一片。

炎御薄唇微抿,“我管不了那么多!”那墨色的瞳中倒映着那绝美的女子。

顺着炎御的视线,那女子如一朵梅花般美好,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高贵,这么美的女子凡间难寻。

那油黄的符放至眼帘处,那殷红的唇畔飞出了一串黑色的咒文,黄色的符上显现了一串看不懂的符咒,“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辩物符开。”

符咒化作金光溢进了洛轩的双瞳,金瞳显现,望向那梧桐树下舞蹈的女子,女子依旧是女子,没有任何的变异。

“她不是鲛人!”金色的光芒逐渐消退,洛轩幽幽的将答案吐出。

炎御那坚毅的脸上依旧淡然,“我要的鲛珠不是在鲛人身上!但若有万一,也只能——”炎御收回视线,那左手摸了摸黄金盘,黑眸不禁闪过一阵焦虑。

洛轩吐了一口气,“那就好!”他洛轩可不能因为这单生意,烂害无辜鲛人。

洛轩刚舒完气,不由狐疑的盯着炎御的侧脸望去。

他究竟要鲛珠做什么?鲛珠的功能除去救治将死之人,便是长生不老。看他不像后者,那便是前者了。

炎御不禁又往客栈的方向走去,不,应该说跳去。

“哎!?”洛轩不禁施咒随他而去,“又不等我!”

那绣满红莲的衣袍被风吹得鼓动起来,羽莲不禁望向那片红瓦,眼中闪过一阵疑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