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偷珠贼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81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纸醉金迷,美人在怀,酒池肉林。此刻在逍遥楼中的恩客,正是应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依然是朦胧暧昧的光线,依然是那朦胧梦幻的纱条,若隐若现的纱条间,有虎背熊腰的壮汉怀中半倚着美人,也有长相平平却身着华服的富家子弟在和一妙龄女子玩着行酒令。

那摇曳的烛火下,某一雅间却上演着不一样的戏码。

那布满茧的手,从腰际绣了荷花的钱袋中,取出了一锭金子,放于那铺了绢布的檀木桌上。

那半倚着的妖娆女子不禁一愣,以她风月场的经验,竟摸不出此刻一脸冰霜恩客的意思。

“离我远点!”那眉头的川字与此刻的这句话,如若女子还不明白,那她就不配在这风月场混了。

女子手一推,妖媚一笑,便自顾自的坐于其对面,倒一杯酒,尝几口菜喝几口酒。

雅间中,一男一女,一黑一红。雅间中,黑色布衫男子,骨子里透着丝丝的寒气,令红纱女子升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

“真是个怪人!”小声的嘀咕,那凤眸不禁斜瞥了眼那张算不上英俊却坚毅的脸,那红纱女子不禁打了个寒颤,又埋首吃了起来。

意韵居,灰暗的灯火下,斑驳的黑影在那檀木窗布上跳动,隐隐约约间,仔细瞧,便能瞧出这是一个人影。

曲折的走廊,柳儿手提莲花灯,踩着急快的步伐,急急的往莲居赶去。

柳儿满心满念,都是前刻灼凰的嘱托,去莲居将瑶琴拿给她。

上了楼,在途经意韵居时,望见萧妈妈意韵居中有什么在跳动,于是不禁胆怯了一下。

那提灯笼的手微抖,不会是鬼吧?

如此一想,额际的冷汗便直冒,那脚竟是扎了根般,定定的停在了回廊上。

那檀木门从内打开,“鬼!?”那灵动的眸不禁猛的闭上。

洛轩眉宇微皱,那丹凤眼不禁闪过一丝烦躁。鬼?有他这么俊逸的鬼吗?

但为了隐藏身份,他不得不施了个隐身术。

柳儿脚边是一盏被燃烧起的灯笼,久不见那鬼前来索命,柳儿小心翼翼的睁开眸。

令人奇怪的是意韵居此刻是关着的,而屋中那斑驳的黑影却消失无踪。

“呀!?着火了!”伴着一尖叫,一附近的龟奴不禁匆匆的将布衫脱下,几下挥动,那原本并不旺盛的火苗便被熄灭了。

很快,逍遥楼后院起火的消息传至了大厅。

高大的舞台上,那肥胖脸上堆满笑意,萧妈妈那猪爪互相搓动着,那眸中闪着金光。

在距离萧妈妈一米远,一中等的箱子里装了五百两黄金。萧妈妈正欲伸手去触碰黄金,谁料一龟奴凑近萧妈妈耳际,嘀咕了几句。

那原本笑颜如花的萧妈妈,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收回了那原本准备触摸黄金的猪爪。

“什么?着火了!”那粗哑的分贝响起,语气十分恐慌。

萧妈妈一手插腰,一手摆了个带路的手势,龟奴便提着梅花灯笼在前带路。

那高大的舞台徒留一长相清秀,衣着光鲜的富家公子,在台上嚷嚷着,活似一蹦哒的兔子。

虽说百两黄金固然可贵,可萧妈妈的小金库奇珍异宝无数,岂是区区百两黄金可比拟。

萧妈妈是聪明人,她可不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暗中一前一后,一瘦一肥的影子,穿过了大厅,九曲的走廊,鹅卵石小径,步伐急促的走着。

而此时作案现场,只有一呆楞楞站着的翠衣丫鬟柳儿,精致的莲花灯笼已只有残留一半,那被燃烧的灰也飘散在了徐徐的晚风中。

萧妈妈瞅了瞅地面那残缺的灯笼,再瞟了眼已风化中呆楞的柳儿。

事情来龙去脉已了然于心,后院起火的罪魁祸首就是柳儿,不过这经过必须细查。

原以为妈妈要惩戒她的柳儿,一脸的害怕——

“柳儿,发生了什么?”那暗哑的声线至萧妈妈的唇畔流至柳儿耳中。

不知回忆到什么?那张隽秀的脸上恐惧更甚,“啊!鬼——”柳儿手抱着头,猛的蹲了下来。

那肥胖的脸一片凝重,眼中流露出丝丝银光。

“你先去找灼凰吧!”暗哑的声线,在柳儿看来这句话就是她的救世主。

柳儿惊魂不定的允了声,“是!”便急急的往莲居赶去。

萧妈妈将柳儿支走后,便将龟奴也遣走了。

“吱呀——”檀木门便被推开。

一向爱财的萧妈妈,竟打开了暗室的门,一步步向暗阁走去。转动墙上的凸起,依旧是那幅美男图。

那肥胖的手抚了抚画中男子的脸,眼中是不可忽视的眷恋。那肥胖的脸逐渐贴了上去,似乎有什么从眼眶中滚落。

此刻在逍遥楼的包间,那黑衣男子从怀中又掏出了一锭金子,“锵”是金子触碰桌面的声音。

在那埋首行酒吃菜自娱自乐的妓女,不禁撇了眼桌上的黄金,在确定黑衣男已走之后,便两眼泛金,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黄金。

那黑衣男子穿过了花柳巷,直奔城郊而去。

“得手了吗?”黑衫男子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洛轩将额际的发一撩,神情得意的道:“当然,世上没有我神偷洛轩偷不到的东西。”说完,洛轩不禁斜撇了眼那万年不变冰山脸。

那冰山脸依旧冰山如故,“东西呢?”如若说这张脸哪个五官动了呢?可以说除了嘴还是嘴。

洛轩从怀中掏出了个蓝色的锦盒,一抛,那锦盒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弯弯的弧度,最终落入了黑衫男子的右手中。

那布满茧的手将那蓝色锦盒的盖掀开,里面是一颗幽蓝色的夜明珠,而并非——

“这不是我要的东西!”黑衫男子不禁冷冷的说道。

洛轩闻言,不禁心虚一片。

“难道我偷来的珠子不是鲛珠?”洛轩弱弱的问了一句。

天知道,他虽是神偷,但却不知为何不识古董,对神器也不过只是略知一二,却不识。

记得他曾被委托,盗一个古董级别的青花瓷,他却盗了个普通的花瓶。

还有一次受人委托盗一个轩辕剑,他却盗了一把上好的宝剑。

总之,他盗了无数次,没一次是一次性成功,不过他却是在买家的描述下,二次便成功。

黑衣男子眉宇微皱,现在他感觉自己就是病急乱投医才会找这么个二货来帮他盗鲛人之珠。

从怀中掏出了个金锭,抛给洛轩,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