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彩锁链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6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纱罗帐被檀木窗隙的晨风撩动,那轻纱拂过丹蔻玉手。床上的妙人儿,不禁眉宇微皱,那扇贝微微颤动,似是将要醒来之兆。

那黑色的眸子盯着那白色的纱幔,怔怔的发着呆。

昨晚她似乎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境里一切都是她从未见过的,飞流直下的瀑布,奇异的花草树木,袅袅的仙雾,还有一个虽不辩男女,但却邪魅妖娆的人。

那个额际有着红莲的人,似乎有点熟悉,可是她不应该认识他?

灼凰的柔胰不禁揉了揉太阳穴,头昏脑涨,似乎只有这四个字能形容灼凰现在的感受。

“咦!?灼凰姐姐床边的是什么呀?”那小小的藕臂伸了个懒腰,眼尖的巧琳瞄到了那条白色的绸带状东西,“还有两个银铃,好漂亮的带子啊!”

灼凰被巧琳这么一说,这才往床边一看。那绣了不知名花纹的白带,两端还垂有银色的铃铛。

这,这不是梦里人给她的带子,貌似叫,叫——

“彩锁链!”灼凰不禁惊叫出声。

巧琳闻言,昂起了小脑袋,“彩锁链!为什么白带子要叫彩锁链?”无数个问号在巧琳的头顶盘旋。

小小的眉宇皱着,似乎在思考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那圆圆的脑袋,下一秒摇了摇,似乎想通了。三步并作一步,趴在了灼凰的床边,小鹿斑比的眨着眼,“那个,那个,灼凰姐姐,我可以摸一下吗?”

那梳着莲花双暨的巧琳,一脸希翼的问着灼凰。

一如她所想,那黑瞳中倒映着的妙龄女子宠溺一笑,那丹蔻玉手便轻刮了下小小的琼鼻,“当然可以啊!”

巧琳闻言,两眼放光,喊了句“灼凰姐姐万岁!”便擦拭了下手,准备抚摸彩锁链。

谁知在距离彩锁链三厘米的时候,就被那彩光给弹了开来。

巧琳望着发肿的右手,不禁吹着气,眼中蓄满了泪珠儿。

灼凰急急的下了床,执起了巧琳那红肿的小玉手,不禁眉宇微皱,眸中盛满了担忧。

打开衣橱,那丹蔻玉手拿起一银色的盒子,行至巧琳身旁。

那纹有不知名花图的银盒被打开,散发着沁人的馨香。

那丹蔻玉手将盒中透明的膏药,涂抹均匀的在那小手上。

“灼凰姐姐,这药好舒服,冰冰凉凉的。”那圆溜溜的大眼盯着灼凰专注的侧脸,“灼凰姐姐真好!”

窗外,梧桐树上显现了一位青袍少年,少年望着那房中的彩锁链,不禁眉头紧锁。

原来羽莲是来送彩锁链的,看来他准备教灼凰术法了。

灼凰行至床边,将彩锁链执起,一种柔滑冰凉的感觉在掌心晕开。

梦中人说,彩锁链能变幻各种颜色,是一种武器。可是怎么才能变幻颜色呢?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巧琳急忙幻化成小锦鲤进入了鱼缸。

“灼凰小姐,柳儿进来喽!”那檀木门被移了开来,一清秀的丫鬟手中端着洗漱的用具。

似乎和灼凰处久了,柳儿大概也了解灼凰的脾性。

灼凰与别的小姐不一样,她不喜欢别人伺候她,没什么架子。

那紫色的珠帘被风撩得叮当作响,莲居内,那翠衣丫鬟弯着腰,看着墨玉鱼缸中的鱼,打发着时间。

“柳儿我好了!”今日灼凰穿了件红纱衣裙,红色的抹胸上绣了一朵盛放的莲花,为了与衣饰相呼应,额际也描了朵莲花。

那黑色的杏目将视线从小锦鲤转向灼凰,虽然每天都能见到灼凰,可是不免还是满眼的惊艳。

“灼凰小姐,你,你真的好美哦!”那小嘴微张,将自己心底的想法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那红纱女子斜瞪了眼翠衣丫鬟,曲指在丫鬟的额际“啪!”的一声弹了一下。

“就你贫嘴!”灼凰说完便行至床畔,准备拿起彩锁链。

既然它能幻化世间各种色彩,那么它是怎么变化?直觉告诉她,是跟衣物的颜色有关。

执起彩锁链,挽在了手腕处,当作了挽纱。

果不其然,彩锁链由原先的白色变幻成了红色,并且与其衣饰搭配得当。

打扮完毕后,灼凰便随柳儿去百味堂用早膳。

清早,整个百味堂,色彩缤纷,各个姑娘们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在百味堂中央有一八仙桌,桌上摆满了各色早点,糕点有一口酥,桂花糕,榴莲酥……配菜有油炒萝卜干,梅干菜,炒青菜……主食便是馒头,油条和烧饼。

再每人配了一碗粥。

萧妈妈优雅的夹起一个卷心馒头,细嚼慢咽着。

逍遥楼里有很多人,都说萧妈妈既贪财又粗俗,唯独用膳却很透着别样的气质。有人说萧妈妈是为了更像有钱人故意装的,也有人说萧妈妈与达官贵人用多了膳,故而也耳熏目染,形成了习惯。

那红纱女子踩着金莲步,缓缓的行至那中央的八仙桌。

灼凰打量着用膳的萧妈妈,兰花指拿着那青瓷小勺,优雅的搅了搅粥,放至唇畔吹了吹,那艳红的唇抿了一口。悄无声息,那粥已入了萧妈妈的五脏庙。

怎么看萧妈妈都不是寻常人,这是灼凰此刻对萧妈妈的认知。她一定有她的秘密。

在一些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下,灼凰缓缓的坐下。

萧妈妈余光撇了眼灼凰,一闪而逝的惊讶,不过也只是一瞬之间。

用完早膳,灼凰便和柳儿出门去了。

而逍遥楼上,萧妈妈凝视着身着红纱的女子,久久不能回神。

彩锁链,她听闻过是终南山上,修道之人药女的武器。

药女心善,如世间百草。治愈人心,除坏妖,救苍生。貌如月宫仙子,音如天界仙曲。

她不过是无意闻得的打油诗,却让她知道了药女这个出色的除妖师。可为何?为何彩锁链会在灼凰身上。

意味深长的收回了目光,转身便回了屋。

那空荡的花柳巷已无那红纱少女和翠衣丫鬟。

而此刻,那镶有红烛的龙凤烛台,被萧妈妈转动,出现了个暗室。

当那绣鞋轻触暗室地面,那夜明珠照亮了整个暗室。萧妈妈褪去了粗俗,顺着萧妈妈凄凉的视线,一副男子的画像静静的悬挂在密室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