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羽莲登场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8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参天古树林立,城郊的古林似乎也是京都的一处特别的地方。白天有人去游览,但一般到夜晚却无人前去。

一道白光闪过,其后一道红光紧追不舍。

似乎是疲累了,白光停于树枝之上。那古老的枝杆上,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前爪勾在了树上,后爪压着,随时做好攻击的准备。

树下,一男女难分的红衣人立于树下,他唇边噙着玩味的笑,眉宇间的红莲发着莹莹的红光。

“你为何要苦苦相逼?”那清脆的女声自狐狸口中发出。

羽莲闻言,“没理由,我高兴!”丢出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给香媚。

似乎戏耍人,哦,不,是妖,也是投羽莲的好了。

那白狐扑向树下之人,在半空变成了一妖媚女子,前爪更为锋利。

眼看就要用锋利的爪子将他的咽喉撕开,但那红影却消失无踪。

黑似琉璃珠的眸中盛满了焦虑不安,那锋利的爪举着,香媚在原地警惕的环顾四周。

“那!我在你后面!”那骨骼分明的掌在那看似薄弱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

香媚猛的回头,条件反射的用狐爪抓向眼前笑的灿烂的某人。

那被狐爪抓到的红衣羽莲,消逝在了空气中。

“我在这……”

此刻有无数个羽莲,围成一个圈,将香媚包围其中。

正在香媚准备来个鱼死网破之际,一道金光闪过,香媚便随金光消失不见了。

那苍天的古树上一红衣人站于之上,唇畔溢出了金色的咒文。那树下围成一圈的羽莲便消失了。

“算你跑到快!”红衣人瞬间变成一只红蝶,扑进了夜色中。

留香坊中,歌舞姬们在排练着,为了提升自己,也为了不久后的一场表演。留香坊一般一月中只有十次重要表演,这十次就是新来的舞姬展现自己的机会。

“墨香居”中,烟雾萦绕。灼凰端正的跪于地上。

那丹蔻玉手将刚沏好的茶缓缓的递给了闫歌——

“嗯,好茶!不愧是官家小姐!”那薄唇抿了一口雨后龙井,下意识的说道。

那充满灵气的眸中蒙上了一层阴雾,原本准备递给玉卿的茶,在半空顿了顿。

官家小姐又如何?现在的她连个普通的农家女都不如?

玉卿将那停在半空的茶水接过,“多谢款待!”便将茶水一饮而尽。

“噗嗤!”灼凰不禁忍俊不禁,她还从未见过如此饮茶之人。就好像,对,就好像市井小书上说的绿林好汉饮酒的姿态!

玉卿正欲说些什么——

那阴暗的角落,那红色的光晕隐隐的闪烁着。

玉卿的眸中倒映着那红色的蝶,那梳着垂柳暨的头不禁随着玉卿的视线望去。

一只红色的燕尾蝶扑闪着那发着红光的翼,那光似银河的星星般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那丹蔻玉手不禁放在了胸口,暖意溢满了整个胸腔,那只燕尾蝶似乎,似乎……

灼凰不禁甩了甩脑袋,陷入了遐想。

红色的燕尾蝶从角落,飞至那敞开着的檀木窗,飞进了那朦胧的夜色中。

闫歌依旧若无其事的品着茶,倒是玉卿有些坐立不安,似乎有着什么心事?

“想去就去吧!”那修长肤色极佳的手,将那白瓷茶盏放下,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抹青影闻言,便急急的行至檀木窗,一跃而下。

刚理完思绪的灼凰,嘴角微抽,不禁压下眼中的震惊之色。

“放心,那小子摔不死。”闫歌打了个哈欠,慵懒的说道。

华服女子感觉自己的眼角也跳了几下,正欲说什么,闫歌就下了逐客令。

穿过回廊,练舞厅,大厅。出了留香坊,便是车夫在等着。

“柳儿呢?”那绣鞋踩至木凳之上,清脆的女声响起。

那车夫恭敬的道:“回小姐,柳儿在车上候着呢!”那微陀的身子,将那上车的矮凳收起。

那丹蔻玉手撩开了云丝帘,果不其然,柳儿那妮子睡得跟死猪一样。

那华服女子轻手轻脚的找了一个位坐,无奈的摇了摇头,便端正的坐着假寐。

而此刻,城郊树林——

那红色的光晕将红蝶包围着,顷刻间,红蝶化为了人形。

里衣是白色的丝绸,外袍上间隔的绣了盛放的莲花,与之呼应的是眉宇间那朵盛放的莲花。

“果然是你!”磁性的声线在这密林之中响起,显得诡异至极。

羽莲嘴角勾起一抹笑,“怎么?不欢迎我!”绣有红莲的衣袖环抱,身子倚在那粗糙的树皮上。

月色撩人,淡淡的银光撒在了那青袍男子身上,“你这次下山,所谓何事?”

那男子瞬间化作了一条青蛇,极快的缠在了玉卿的身上。那蛇头在那耳际舔弄着,“啊呀!啊呀!好久没见,想念你了呗!”

青衣男子眉头微皱,额际黑线三条,那青筋突起的手一把握住蛇的七寸,猛的往天上一抛。

化作蛇的羽莲化为一颗流星,消失在了天际。

那红莲白袍的男子,唇微动,金色的符咒便环绕在了羽莲的周身。

“月夜之神,请倾听吾等的心声,展开您的神力,入梦术!”

羽莲额际的莲花盛放,剧烈的红光将那红莲白袍的男子包围。

那道光亮直逼逍遥楼而去,在碰触到那熟睡的女子后,便消失了。

那躺于绣床之上的女子,眉宇微皱,似乎做着什么梦。

女子看见自己身着一袭白色的纱裙,青丝随意的散着,只用两根白色的发带束起一小缕发丝。

女子不知道这是何地,逐渐白色的场景里出现了个身着白袍,袍上绣满红莲的男子。

“这是哪?”灼凰环顾四周,一脸迷茫的问道。

那男子单膝而跪,在他身后,那山水,花草树木如泼墨画般逐渐显现。

羽莲望着一脸迷茫的灼凰,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站了起来。

“我来是为您送样东西!”那邪魅的式神,手中变幻,一根白色的带子,两端各有一个银铃。

灼凰迷茫的望着羽莲,“这是?”

“彩锁链。此链能变幻各种颜色。能作为武器,将主人的功力发至三倍,攻击敌人。”那白袍上绣满的红莲消失了,逐渐只余下声音,那花草,山水都消失了。

灼凰仰着头,却再也望不清男子的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