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初见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66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橘色的日,至东方初升。光线透过檀木镂空窗隙折射至墨玉鱼缸上,在缸底的小锦鲤巧琳似乎感应那刺眼的晨光,不由甩了甩尾巴。

念了个咒,那尾锦鲤化作了一粉雕玉啄的女娃娃。那肉肉的藕臂伸了个懒腰,那樱桃小嘴打了个哈欠。

而此刻,内室的绣床之上只有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床绣了牡丹盛放的红色锦被和一张玉枕,那睡于绣床之上的女子早已不在。

穿过曲折的回廊,走过鹅卵石小径。又过了一座小桥。巧琳便来到了逍遥楼练舞的地方。

女子玉臂柔软似水,左臂与右臂由内而外舒展,似一株刚刚准备发芽的树丫。随着动作的变化,那兰花指放至头顶,左右掌旋转,似一朵正在盛放的梅花。

望着窗内的那梅色华服女子,那头梳莲花暨的小脑袋,摇啊摇摇啊摇。

待窗中的女子舞完后,窗台上那精灵古怪的巧琳不禁悬浮而起,那粉色流苏的绣花鞋足地。

香汗淋漓,收起兰花指。从忘我的练习中回神,便望见了那粉雕玉啄的小娃娃。

“灼凰姐姐,我饿了!”眸中泛着泪光,水汪一片,撒娇于巧琳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咕噜——”

那颊上飞云一片,似晨光中的霞晕。

“哈哈哈!原来灼凰姐姐也饿了!”那肉肉的手掌捧着腹部,举止夸张的笑着,“而且比我还饿!”

那杏目嗔怪的撇了眼笑得欢快的娃娃,正欲开口说什么——

一道金光自巧琳周身弥漫,只一瞬,整个屋中哪还有俏笑调皮的粉娃娃,只有身着华服的女子。

“吱呀——”那原本微弱从檀木门隙偷偷溜进的晨光,此刻已越来越亮。

那隽秀的脸庞,随着光亮映进了灼凰的眸。

“灼凰小姐,该用早膳了!”柳儿一贯软棉的声音闯入灼凰的耳里。

许是跟柳儿处久了,灼凰忆起了梦鸾,那个跟柳儿一样单纯的丫鬟,心里有些涩。

那华衣女子在朝暮的照映下,望着翠衣丫鬟,楞楞的出神着。

柳儿不禁抚了抚那婴儿肥的颊,“灼凰小姐,我脸上有什么吗?”小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那华衣女子摇了摇头,踩着金莲步,至柳儿身边,凑近柳儿,突的用那丹蔻玉手捏了下柳儿那肥嘟的颊。

“嗯,手感不错。别乱想,走,去吃早膳!”那华衣女子迎着晨曦,踩着金莲步缓缓的走在鹅卵石小径上。

只徒留一发呆的丫鬟留着原地发呆,不过很快,那丫鬟也急急的追随华服女子而去。

待两人都已乘着晨曦远去,那金光闪现,一粉娃娃环顾四周,一脸的迷茫,“咦!玉卿哥哥去哪了呢?”

逍遥楼的院门口,停了一简陋但也不算寒碜的马车。

“那那,灼凰,这是妈妈我为你准备的马车。以后你去留香坊就用这马车,免得再让坊主相送了!”那涂满胭脂的脸笑得虚伪至极,一边笑还一边掉粉。

灼凰狐疑的望着此刻妙语不停的萧妈妈,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萧妈妈怕见闫歌,至于为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踩着车凳上了车,便安静的坐在车中假寐。柳儿上车,又被萧妈妈叨念了好一会。无外乎,“好好伺候灼凰。”之类的云云。

车驶过了花柳巷,很快便进了市中心。

“吁——”

一声鸣叫,车中微晃,灼凰这才睁眼,撩起了用云丝做的车帘。

“留香坊”便映入了灼凰的眼帘。

“小姐,该下车了!”马夫跳下马车,将矮凳端至车旁,恭敬的说道。

灼凰那丹蔻玉手掀开了云丝车帘,踩着矮凳下了车。

姿态优雅的走着,在见到歌坊中的其他人,有礼微笑点头。

或许此刻华服女子并不知道,她已是新入歌坊女子的目标。每个歌姬舞姬都想成为灼凰那样夺目。

穿过回廊,上楼。行至闫歌专门为灼凰准备的“墨香居”,那丹蔻玉手推开了檀木门,闫歌今日半做于藤椅上。

灼凰福了福身,行了一礼,便恭敬的呆在一旁,等待闫歌从藤椅上起来,说“开始。”然后抚琴。

“今日,我有个徒弟想为灼凰伴奏。灼凰可是同意?”闫歌的嘴角勾起了个玩味的笑。

玉卿在暗处被闫歌用水链绑住,他越挣扎,那水链越是紧。

那梅色华服女子,不卑不亢的说:“当然可以!”

“啪,啪,啪。”那妖孽男子击了三次掌后,玉卿的身上的水链便解了开来。

隐隐约约,灼凰似乎看见一人影逐渐成型。

男子一脸怒容的瞪着闫歌,却难掩他的出尘。

“这?”华衣女子不禁嘴微张,似乎对此事感到震惊,“他怎么?”

闫歌不禁从藤椅上站起来,不由的笑了下,前世的除妖师,这世却对这些小法术感到震惊!

“这只是个戏法!”闫歌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灼凰这才细细的打量起闫歌所谓的徒弟——一袭青袍裹住了完美的身线,剑眉星目,立体的五官,三千烦恼丝被一根墨玉挽起了半头。

“他可是吹箫?”眼尖的华服女子瞥到了玉卿腰际的玉箫,猜测的问道。

闫歌闻言点了点头,“徒弟去奏乐吧!”闫歌好笑得望着玉卿吃瘪的样,甚是好玩。

“请,对了,不知贵姓?”灼凰那黑眸望向青袍男子,疏离且有礼的问道。

“玉卿。”男子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当他还是梧桐树时,他多么想告诉药女他叫“玉卿”。而如今在此种情况下,告诉面前的女子他叫玉卿,似乎那满心的期盼的场景不应该是这样的。

“玉卿公子,请指教!”华衣女子行了一礼,将动作摆好,只等那乐声奏起。

那骨骼分明的手将玉箫放至唇畔,那乐便倾泻而出。

华衣女子先是婉约的舞着,举手投足间优雅华美,到中间部分,如一朵盛放的花朵。

“乐声美,舞更美。”闫歌这妖孽不禁鼓掌,“不错,灼凰这次跳得极好。”

那华服女子福了福身,“多谢夸赞!”

玉卿神色凝重的望着灼凰,似乎她与药女一点都不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