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终南山上

作者:上官雨菲 字数:26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终南山顶,常年云雾萦绕。一棵高耸入云的梧桐树虽已集日月精华于一身,但仍未修成人形。此时,一条青蛇从地上游动,缠绕在梧桐树上往上游走着。

“哎呀呀!梧桐树妖,万年了,你还未修成人形。主上都长大了!”青蛇吐了吐红色的杏子,继续游爬着,一如既往的毒蛇,“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前几次我去看主上,主上和她的心上小凡人定情喽!我看你也没戏了!”

梧桐树妖抖了抖枝丫,那身上被小青蛇羽莲缠的难受极了。

“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式神,少在我面前毒蛇,我马上就能去看药女了。”玉卿又按照前不久来终南山游历的白头翁妖所诉说的变换人形的方式。

一道荧光汇聚在了终南山顶,玉卿感觉周身被荧光包围感觉舒服极了,暖暖的,似乎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那青蛇直接幻化成人形。

一银发少年,却长了一张女人的脸。再看他胸前,平平如也。那眉间的红莲硬是惹眼。没错,他就是玉卿口中药女的式神。他无性别,能变幻成世间万物。

通天的光芒闪过之后,一青袍裹住完美的身线,俊逸若仙的容颜,如星般璀璨的眸。一俊逸少年,翩翩而立在了终南山的悬崖上。

“不错嘛!梧桐树妖,恭喜恭喜,终于修成人形了!”羽莲上下打量着玉卿,不怀好意的毒蛇道,“啧啧!俊朗公子一枚,赶紧下山色诱我那成为小凡人的主上吧,或许会成功也不一定!”

望着在他身上左右开工,瞄了又瞄的羽莲,玉卿不禁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羽莲收回打量的眼神,万分疑惑的问道。

“笑你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真搞笑!”玉卿不急不缓,不轻不重的将答案说了出来,似乎就在阐述一个事实,

说完,玉卿便念咒,身体便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待飞出去数丈后,从高空望向终南山,羽莲气急败坏的嚷着。玉卿心中一紧,便想到了以前。自己还是棵梧桐树苗,是药女用仙水灌溉慢慢的自己越长越大,或许是终南山上的仙气较浓,故而自己比其它的树妖要成长的快些。但唯一不足之处便是,即便修行了万年依旧没有修成人形,自己懂了好多的术法,却无法实行,其它树妖在百年就成人形,这让他郁闷了万年。

还依稀记得,药女身着白衣,发丝被一根白色的丝带缠绕,简单的发髻,却是谪仙般的女子。

其实自打自己有意识开始,便心中暗暗倾慕着药女。故希望早日修成人形,向药女一诉倾慕之情。可是等呀等呀,直到药女在一次除妖中香消玉殒依旧没有修成人形。

后来又等了好几年,终于在今天刚满一万岁时修成了人形。

玉卿那修长的手从青袍中取出了一根白色的发带,念咒,白色的发带便幻化成一只白色的蝴蝶。

蝶来引路,玉卿跟随。身边的景色变化,蝴蝶终在朝阳王朝的京都停住了。

“小白蝶,你是说药女在这?”玉卿望着自己脚下那红瓦绿墙,黑压压的人流,一个如此繁荣的城镇。

小白蝶通身发出彩色的光,似乎是答是的。

玉卿降落在城郊,白蝶继续在前方引路。

一路跟随,白蝶在一家妓院门口停了下来。

白蝶又幻化成了白色的发带,徐徐的飘落了在了玉卿的手掌,玉卿不禁将发带小心翼翼的珍藏起来。

玉卿抬首,入目便是三个烫金大字“逍遥楼”。

还未缓神,便有几个身着轻纱的女子围了上来。

“公子生的好生俊俏!想必是头一次来逍遥楼!可否让绿儿来引公子进楼!”一身着绿纱的窈窕女子,一把拉住了玉卿的手臂殷切的问道。

绿纱女子还未说完,另一个红纱女子又挽上了另一个手臂,“公子还是红儿来伺候公子吧!”红儿说完还抛了个媚眼。

玉卿被这红绿二妓挽得甚是难过,不禁准备施展定身术。凡间的女子真是烦躁。

“红儿绿儿还不退下去迎宾客,没见恩客的眉头都皱了吗?”一肥胖发福的女人发出沙哑的声线,不过这声音听在玉卿耳中却甚是好听,因她解了自己的围。

女人那犀利的眼光打量着玉卿,那三千烦恼丝用一根玉簪挽起半头,修长的身形被一袭青袍裹着。再看那脸,却是连女儿家看了都要嫉妒的。

“恩客可是来得巧,楼中正在推选今年的花魁。请随我来!”中年女人满脸堆笑的说道,可是眼角却是淡淡,似乎那笑只是客套而已。

那臃肿却不失风韵的肥胖身子,三步一扭的在前面带着路。玉卿心中便想:难道凡间的女子都这么庸俗不堪?

那五彩的丝缎在大厅中飘荡,灯光朦胧,有着一些暧昧的色彩。玉卿那袭青袍是那么的独特,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红莲,谪仙至极。那些正在伺候恩客的妓女不禁多瞄了几眼玉卿,或许玉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俊美。

玉卿的眸中闪着丝丝的担忧,难道药女也在这?她是否有被人欺负?她怎么会沦落至此?不是听羽莲说她今生投至尚书吕书航家,是吕书航最疼爱的女儿吕灵素吗?

一路心事,连什么时候上的楼,玉卿也不是特别清楚。直到一只肥肥的葱葱玉手挡在了眼前,玉卿这才回过神———

“妈妈,这是作甚?”那语气十分诚恳,诚恳至极,似乎真的不知为何要把这肥胖的玉手摊开放在他面前。

那胭脂抖动,肥脸极致压抑着不满,“公子自然是要赏银的!”在烟花场所这么多年,面对如斯俊朗公子,自还是脸皮厚了点。

玉卿闻言不禁努力回想,羽莲跟他所说,下界的人类所交易用的,称为“银两”的东西。可,可他并不知晓这东西长什么样?

“怎么?原来是穷公子装风流啊!”老鸨不禁板下了脸,那肥胖的脸令人作呕。

玉卿此刻不禁想象羽莲形容的东西的形状,不消片刻便变幻出了一锭金子。

“妈妈可是要此物?”玉卿将刚刚变幻出的金子递出。

老鸨的眼中不禁泛起了金光,脸色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对不住了,公子。妈妈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妈妈待你可是不薄的。这不,还帮你安排了这么好的厢房看花魁赛不是?”老鸨还欲说什么,玉卿打断了她,她便出门而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