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玉镜公主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7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和小白大摇大摆的走在金碧辉煌的殿宇中,各色各样的人从身边唯唯诺诺的走过,我不由心情大好的拉着小白说道,"他们这些凡人真好玩,走路都不抬头的。”

小白拉着我的手紧了紧,"这里也有一个玉皇大帝,只是这个更加残忍,更加只手遮天,大家惧怕了而已。”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不知道小白为什么这么恨神仙,但是每次从他说道神仙的怒气便可判断他与神仙之间的仇也许真的很深很深。

逛了一圈宫殿,看来看去也就差不多的样子,我拉着小白说道,"不看了不看了,去找玉镜吧。”

小白笑了笑,点了点头,我们便消失在这华丽的宫殿中。

玉镜的房间很清雅,粉色的薄纱悬挂在悬梁上,将整间房处在一个如梦如幻的景象中。

我轻轻摸了下摆在桌上的大红色衣服,疑惑的望向小白。

小白似乎已经知道我要问什么,便耐心的接上来,"这是嫁衣,在凡间,每一个女子出嫁都要身穿嫁衣,头戴凤冠。”

我点了点头,有些不舍的将那精致的嫁衣放好。

薄纱后面,我终于看见了玉镜公主。

白皙的脸庞,小巧的唇鼻,柔弱的身子仿佛风一吹便可以消散在空中一般。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我真的很难想象她竟有寻死的勇气,爱,真的那么伟大吗?真的可以让人生死相许吗?

"公主,你吃点东西吧,明日北国的二皇子便来迎亲了,你这般不吃不喝,奴婢看了心疼啊。”

一个穿着碧绿色宫装的婢女跪在玉镜的脚下嘤嘤哭泣着。

玉镜呆呆的望着窗外,仿若未闻。那双墨黑的眼眸是那么悠远,我似乎知道那双眼眸最后到达的地方是那座破败的庙宇。

"小白,她的眼神和童墨昨日的眼神好像。"我呆呆的说着,下意识的抓紧了小白的手。

小白没有说话,只是反握住我的手,将一丝丝温暖缓缓传入我的身体中。

抬起双手,我轻扣手指,身旁跪倒的婢女立刻昏厥过去,玉镜猛然回过头来望着刚刚现身的我和小白,眼里尽是震惊。

"你们是谁?胆敢闯入后宫。"虽然脸色苍白,情绪低落,却依旧无法抹去她从小身为皇族的傲气。

我紧紧的盯着她,缓缓说道,"童墨让我们来找你的。”

也许童墨真的是她的软肋,在听到这两个字时,伪装的高傲瞬间便崩塌了,只留下一滴滴晶莹的泪珠。

她慌忙抓住我的手,哀求的望着我,"他说什么了?他是让你们来带我走的吗?”

望着她失控的脸庞,我竟不敢将童墨最后的话告诉她。一个为爱而生的女子若是知道对方已经不爱自己了,那她一切的坚持和反抗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伸出手想去抹掉她眼里止不住的泪,却无从下手。

泪水像蜂拥的洪水一般,侵蚀了她的眼,她的心。她拉着我苦苦问着,泪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衣服上,内心的脆弱一览无余。

"这是他给你的。”

小白将那块玉佩递给玉镜,玉镜甚至来不及细看便将他抢了过去,眼里的哀痛渐渐变成了明了,她缓缓退后着,眼神却没有离开这块玉佩半分,她是猜出什么了吧?

我想要走过去抱着她,安慰她,可是脚却像生在地上一般没有办法挪动半分。

"他说,他不爱你了。"小白终究还是将这句残忍的话说出来,我闭上眼,不忍再去看这一幕。

半响,没有预期中的疯狂叫喊,绝望哭声。

我缓缓睁开双眼,却看见玉镜对着窗外苦涩的笑着。

玉佩被她死死的拽在手里,尖锐的裂痕处刺进她柔嫩的手心里,漫出嫣红的血,触目惊心。

不知道她望了多久,可是直到后来的后来,我还记得那日她回眸的一笑,那是释然的笑容,珍爱的笑容,那一刻我才知道他们之间有爱,而这种爱却是没有人可以比得上。

共死是多么容易的事。

可是,同生却是一件艰难的事,两个相爱的人相隔万里,却依然像在一起一样。因为在他们心中,都没有离开过彼此。

我拉着小白的手,小白笑着问道,"还需要我用冷玉吗?”

我忽然被哽得说不出话,只好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玉镜朝我们款步走来,柔美的笑容挂在唇间,"谢谢你们,玉镜无以为报,此次去北国,或许与二位再无见面之日,这是玉镜的一点谢礼。”

玉镜从怀里取出另一半玉佩递给我们,我讷讷的接过她手中的玉佩,不明意味。

玉镜深深的望了一眼我手中的玉佩,笑道,"童墨知道,应该也会很高兴我将它赠与了你们。”

我正欲说话却被小白抢先了一步,"多谢公主,那我们就此告辞。”

我不满的望着小白,却在他的胁迫下走出了房间——

站在外面,我一把甩开小白的手,气愤的说道,"这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你怎么可以就收下呢?”

小白双手一摊,一副痞子样,"这东西可是你收下的,我可没接啊。”

"我本来是要还给她的,都怪你。"我气愤的望着他,一腔怒火不知如何发泄。

小白搂着我的肩膀笑道,"既然送给你,你就收下吧,这半块就由我来保管了。"说罢,他便径直拿了半块放入怀中,我呆呆的看着另一半沾满血迹的玉佩,心中五味俱全。

为什么,让她和北国二皇子成亲,我心里会那么难受。可是,这不是就是我下凡的目的吗?明明完成了,我的心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难以呼吸顺畅。

忘了一眼远处的宫殿,我似乎还能看见那双柔弱却坚强的眼眸,她还在看他吗?她们的爱终于还是败给了地位权势吗?还是地位权势败给了他们的爱?

"想什么呢?走吧。"小白敲了我的脑袋,不耐烦的说道。

我怔怔的望着他,"小白,我做错了吗?”

小白拉着我的手,笑道,"没有对错,出发点不一样而已。他们现在也很幸福。”

我点了点头,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我没有用冷玉,一月之期是不是不算数。”

小白大叫一声,将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楚楚可怜的说道,"我陪你跑动跑西,又帮你去打动他们,你竟然还要反悔,你这个坏神仙,坏神仙。”

我头疼的望着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