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冷玉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9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宴会与千百年来每一次的宴会毫无差别,依然热闹无比,我站立在王母身后,却没有了往日打量神仙的乐趣。

正当我兀自发呆时,一个小仙急急忙忙的跑上前来,紧张的说道,"王母娘娘,月老,月老他又醉了,把那姻缘给牵错了呀。”

我猛然抬头,才发现月老的座位上哪有半个人影,心里更是着急万分。这月老,每次都这样。我悄悄瞥了一眼王母的表情,生怕她责罚月老,只见她眉眼都未抬,仍旧专心的品着蟠桃,那小仙见王母不搭话,也不敢乱动,好好的宴会一时间竟有些诡异。

半响,王母才悠然的将手中的蟠桃吃完,我赶紧递上手绢,眼中却不时的瞥向那个匍匐在地的小仙。

"小璃,你去看看吧。"王母仪态万千的轻拭嘴角,轻轻吐出这几个字。

我垂手而立,恭敬的应了一声。

我和月老算是除了碧落之外最好的朋友,原因是月老那里应该是天宫最好玩的地方,只有那里可以有情,也只有那里可以动情。

我昂首走在前面,对身边紧紧跟着的小仙不搭不理,我该是讨厌他的,因为他差点让月老受到惩罚。

想到这里,我的步伐迈得更加大了些,那个小仙一路上也不敢说话,只得跟在我身后亦步亦趋的跑着。

月老的住所是整个天宫最美的地方,那里有最美的花草,最精致的雕刻,最惬意的装饰,而月老也是整个天宫最俊美的人,当然,比起小白来说,他仍是略逊一筹。

门外种了许许多多的草,整个门框也被那蔓延的绿给重重包围着,我抚着那透着清香的生机,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笑容。

轻轻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我下意识的捂住嘴鼻,皱了皱眉头。

"莫言?"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对了,莫言便是月老,掌管这世间千千万万的姻缘,他的笔轻轻一勾,便可以改变凡人的一生。所以说姻缘天注定,不如说姻缘莫言定。

哐嘡,一个重物的落地声从内屋传了出来,我提起裙摆急忙向里走去。

果不其然,莫言正躺在墙角呼呼大睡着,身旁的酒罐子还在滴着没喝尽的酒。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若是没有这嗜酒的毛病,他也算一个很不错的人。只是,可惜呀。我转过头叫着身旁一直跟着的小仙帮我将他抬到床上,看着他熟睡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理了理衣服,我抬头望着那个不知所措的小仙,沉声问道,"你刚才说他牵错了姻缘,是哪一桩?让我看看。”

小仙应了一声,将我带到内屋。

看着满地的狼藉,我真是恨不得将莫言碎尸万段,做了几千年的月老,他竟没有一丝进步。

小仙从地上七零八落的书中找出一本递给我,紧张的说道,"这是南国玉镜公主的姻缘,她本应该与北国王子景徵联姻,可是月老将她牵给了一个乞丐,这,这势必会引起两国战乱,民不聊生啊。”

我望着那火红的批注,心里一阵窝火。

若是平常姻缘,蒙混过去也就算了。可这关系到凡间的苍生,莫言怎可如此糊涂。

合上书,我冷声问道,"可有什么解决方法。”

小仙摇了摇头,紧张的说道,"那公主已经爱上了乞丐,说什么也不联姻,而且姻缘一旦定下是不可以改变的,除非。”

"除非什么?"听到有转折,我赶紧问出声来。

小仙为难的望着我,半天才喃喃说道,"冷玉。”

"冷玉?"我有些疑惑的呢喃出声。

那小仙似乎也知道我不知道,便耐心的给我解释道,"冷玉是那妖界的一宝,神仙擅自改变凡人的命运是要遭受天谴的,但是冷玉却不会,它可以抹去人的记忆,将他的命运重新安排,但是冷玉是妖界之物,我们作为神仙,若和妖界有联系也是会受罚的。”

我转过头望着那张俊美的容颜,心里一横,咬牙问道,"你可知冷玉现在在哪?”

"据说是被妖王白狐所持。”

妖王白狐,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便浮现出那个魅惑的笑容。嘴角忍不住抽搐两下,妖王该不会叫小白这么没有霸气的名字吧。

"仙子,仙子。"那小仙唤了我两声,我才从自己的臆想中惊醒过来。看着他有些焦急的眼神,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莫言,如果碧落过来的话,你便让她替我安排,她会明白的。”

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此刻我却只能嘱咐他。

他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忽然有些心情大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流云,刚进阶仙位,被安排到月老这里做事。”

我点了点头,却没发现那抹不一样的色彩。

再次来到落霞山的时候,已是冬日。

在天上对我来说不过几刻的时间,凡间却已过了数个轮回。

我赤脚走在冰冷的雪地里,踩出一个个清晰的脚印,深浅不一。清澈的河水已经结冰,没有办法去嬉戏,我将脚轻轻放在那透明的冰块上,望着远远的石板,心里竟升出一丝异样的温暖。

正当我享受着冰透过脚心的一样感觉时,一个力忽然箍住我的身体,将我打横抱起。

我抬起头,正对上那双含笑的双眸,柔情似水。

他抱着我缓缓向前走着,我们没有说话,却仿佛说了一辈子的话似的。就这么静静的靠在他的肩头,我觉得一直跳动的心忽然就平静下来了。

推开房门,他将我小心的放在床榻上,我细细的打量着房屋,干净清爽,没有多余的摆设。靠窗的地方摆了一张书桌,书桌上放着整齐的宣纸还有一株玉兰花,窗外飘进的雪花打在玉兰花上,竟构成了一副别样的画面。

小白见我望得出神,便走过去将那撑开的窗户关上,屋子里顿时就暖和起来了。

我收回目光笑道,"大冬天的,怎么会有玉兰花。”

他边笑边抓住我的玉足,我心里一惊,正欲缩回来,却被他牢牢握在手心,温暖的感觉从脚心一丝丝传上来,惹得我满脸绯红。

"你忘了我是妖吗?冬日有玉兰花还算什么稀奇事吗?”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暗鄙视自己,为什么每次碰见他我都觉得自己的脑筋不够使。

"这么寒冷的天,为什么不穿鞋?”

我猛的将脚一缩,放在自己的裙摆下,笑道,"你忘了我是神仙吗?怎么会怕冷。”

小白站起身来坐在我身旁,促狭的笑道,"当真是夫唱妇随啊。”

我气恼的望着他,准备跳下床,却被他一把捞到怀里,"不过我很喜欢你学我说话。”

熟悉而陌生的味道不断包裹着我,我甚至觉得自己的意识都已经快要涣散,在最后一秒钟,我终于抓到一个信息。

"你有冷玉吗?"我怔怔的望着他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