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惊见玉镜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6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如今的我对这凡间市集自然已不再陌生,他拉着我的手毫不避讳的走在路上,刚开始我还有些不安害羞,可是那手掌却丝毫没有放开我的意思。我挣脱不得,只得任由他拉着,到后来,也习惯了旁人的目光还有那手心传来的温度。

转了一圈下来,四周的好吃的几乎已经被吃了个遍,我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叹道,幸好自己是神仙,不然哪能吃那么多东西。

走出酒楼,我一脸满足的打量着四周摊贩卖的小玩意,虽说有些也极为有趣,但是比起吃的来说还是少了些吸引力。

我左右看看,倒也没买什么。

“你知道吗?怡红楼的翡翠今晚要挂牌了。”

“真的吗?那可得去看看了。”

“是啊是啊,这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啊。”

两个男人从我身边走过去,脸上均是掩饰不住的贪婪和艳羡。我搁下手中把玩的小饰品,朝小白问道,“怡红楼是哪里啊?”

小白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脸色有些尴尬。

摊贩老板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嘴角却是止不住的奸猾笑意,“怡红楼是姑娘不能去的地方。”他看了看小白,又道,“也是姑娘不准相公去,但是相公又非常想去的地方。”

我懵懂的望着小白,小白一把拉着我,快步走了。

“刚刚那摊贩说,怡红楼是你想去,我又不准你去的地方呀。”,我怕跟着他身后连声问道。

他忽然停下脚步,我也赶紧顿住脚步,不知道他又想干嘛。

他转过头,眼神暧昧的望着我,我只觉得这只狐狸一定又想挖坑让我跳了。

“你是说,我是你相公吗?”

我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这死狐狸,臭狐狸,每次都故意占我便宜。

他一把搂住我的腰,贴在我的耳畔轻柔道,“放心啊,我一向洁身自好,不会去那种地方的。”

我靠在他的肩窝处,纠结了一会,小声说道,“可是,我想去。”

夜幕黄昏时分,我一身素白长袍,青丝高束,手指捏紧扇骨,小白说我看上去倒真像个男人一样。

站在门口的老鸨看见我们俩走来,眼里都笑开了花,招呼了两个姑娘便簇拥而上。

那浓郁的脂粉味让我有些难受,一白一红的姑娘从里面迎了出来,白花花的大胸脯几乎快要掉了出来,如同两个水袋一般,汹涌澎湃。那红衣服的一下子抱住我的肩膀,两个如同水袋子一般的馒头软绵绵的压了下来,我浑身僵硬,连说话都变得哆哆嗦嗦了。

“姑,姑娘。”

那红衣女子娇笑起来,声音酥媚入骨,“公子一看便是第一次来怡红楼吧,就让小红好好伺候你啊。”

穿个红衣服就叫小红,我看了看粘着小白的白衣女子,心里一惊,她该不是叫小白吧。

“那就让玉兰来伺候公子你吧。”白衣女子一下子贴在了小白的胸膛之上,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水袋被压扁,喉咙里却说不出一句话。

正当我久久缓不过神来的时候,小白将那红衣女子从我身边拎开,望着老鸨说道,“今儿,我们是来看翡翠姑娘的。”

那老鸨这才幡然醒悟,赶忙将那两个姑娘打发走来,谄媚的笑道,“公子可预定了包房?”

小白从怀里随意掏出一锭银子抛给老鸨,老鸨眼睛都笑开了花,赶紧说道,“楼上还有甲座,公子跟我来。”

我拉着小白的衣角踩着楼梯旋转而上,雕花镂空的扶手上一尘不染,虽是上等的紫檀木,却是受了太多的欲望侵蚀,只有那虚无高贵的外表。走上二楼高台,楼下的圆台一览无余,四周飞扬的彩带将整个怡红楼都渲染得若隐若现,魅惑诱人。

我们的位置在圆台的左前方,后面的雕花屏风挡去了陌生人的视线,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着头打量四周。

二层一共分为八个隔间,中间是二楼高台,而我和小白就在高台的左侧,微微抬头便可将怡红楼所有的景色一览无遗。其他七个隔间也坐满了人,帘子或撩起来,或放下去,隐约看见一些华贵锦服低声私语,身边侍从谦卑恭逊。可偏偏在最右边的角落上,除了一层若隐若现的珠帘外,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我狐疑之时,怡红楼的老鸨走上了圆台,摇曳的身姿依然不输给那年轻女子。她眼含笑意,满意的望着四周,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可准备好了,我们翡翠可就要出来了哦。”

四周尖叫声此起彼伏,那些男人脸上都是猥琐色眯眯的笑意,让人看着都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老鸨满意的笑了一声,“现在,我们就请出翡翠姑娘。”

话音落下,只见圆台后缓缓走出一名绿衣女子,她低垂着头颅,白色的轻纱掩去了她的容颜,只有一双清澈的眸子露在外面。我死死盯着圆台上的那个女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断的冲击着我。

“小白,我好像认识她。”

我喃喃开口。躺在躺椅上的小白见我开口后,撑起了身子,朝圆台望去。慢慢的,他的脸色也开始有些僵硬。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不知何时,翡翠已经摘下了白纱,露出了绝色容颜。

我捂住嘴唇,不可置信的说道,“玉,玉镜?”

竞价已经开始,当她露出面容的瞬间,价格已经飙升至一千两,而现在,已经高达一万两。

“一百万。”最右边的包厢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整个楼内立刻鸦雀无声。

一百万去买一个妓|女,没有人愿意做这样赔本的生意,大家都奇怪的望着那从未掀起珠帘的包厢,猜测着那被掩盖的珠帘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翡翠似乎也有些惊讶,即使是在这样的风尘之地,我却仍然觉得她骨子里依然透着高贵的气质。

可是,我怎么能让玉镜落到别人手里,我刚想喊价,却突然被小白捂住了嘴。我窝在他怀里瞪了他一眼,他眼角噙着狡黠的笑意,低声道,“等一会。”

“可是玉镜。”我有些担忧。

他安抚的摸着我的发丝,柔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

于是,在众人震惊,毫无悬念的情况下,那最角落的宾客以一百万白银的天价买下了翡翠的初|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