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皇宫妖孽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88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醒来的时候,头疼得厉害。

我动了动身子,流云赶紧扶着我,神色莫名的说道,“你如今昏厥次数越来越多了。”

我不自然的躲开他的眸色,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没想到到余江后我昏厥的次数甚至赶上了一日三餐。

“许是俗世烦扰入侵,身子受不住吧。”

他没有道破我语气中的言辞闪烁,从我怀里掏出临渊给我的仙丹,倒了几粒喂给我吃。

仙丹入口即化,一阵阵舒畅从口中蔓延至全身,每一个毛孔似乎都被熨烫过似的舒服。我想,多亏了临渊给我的仙药,否则还未找到灵尊,我便自己先昏厥过去了。

吃了药,我望着他,道,“余江似乎没什么异常,凡间何处怨怒邪肆之心会比较多呢?”

“人心叵测,何处都有可能。”

他的话等于白说,俗世那么大,我又该去何处寻找呢。

“或许,你可以试试琉璃灯。”

流云望着我说道。

我蓦然反应过来,我还有琉璃灯,于是,我拿出琉璃灯运气寻找,闭目之时却未发现身边的人忽然变得隐晦的眼色。

我蓦然收回仙识,汗水簌簌落下,果然我的仙力还是不足。

他伸手替我擦拭额头上的汗珠,问道,“可有发现?”

我想起刚才在探寻北国皇宫时蓦然出现的妖气,心神不定的说道,“北国皇宫那里的妖气很浓厚,但是我不敢保证是不是灵尊。”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却未曾发现,许多事情却早已在掌控之中。

一路飞行到北国皇宫顶方之时,整个皇宫都被一层浓浓的妖气包围住,那场景好似我在蓬莱仙岛之时一般。可是,我知道,这不是灵尊幻化的幻境,这里的气息完全不一样,而且只是用了一层浓郁的妖气将其他的东西隔绝在外,而里面也没有任何可怖的血腥味。

我看了一眼流云,他点了点头,我们落到了大殿的房顶之上。

皇宫中的人行走于妖气之间,面色如常。对于她们来说,这妖气如同透明的空气一般,根本无法感知,可是长年累月下来却会深受其害,甚至于妖化。什么样的妖怪竟然会想要将整个皇宫毁于一旦。

“这不是灵尊。”我朝流云说道。

他点了点头,似乎早已知道,我有时候会想或许他根本不是什么两百年下仙,暗中也曾经偷偷试过他数次,可他身体里低微的仙力早已一遍遍被我一览无余了。

摒去这些想法,我从房顶上一跃而下,他随着我也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地上。

四周的宫人并看不见我们,我亦没有初次下凡的好奇。因为以前来北国皇宫探望过玉镜,因此,我对皇宫的构造也算是有些了解,穿过亭台水榭,便直接来到了妖气最为浓郁的后殿之中。

我微微蹙了蹙眉头,那是玉镜曾经居住的宫殿。

越临近殿门,那妖气就越发浓郁,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流云,他安抚的望着我。

我刚欲推开房门的时候,一个人影却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我退了一步,只看见房里妖气迷茫,雾气朦胧,看不真切。

“快,快去找皇上。”

房门突然诡异的关上,我转头望着刚才跑出来的人影,颇有些疑惑。她梳着最普通的发饰,看上去似乎是宫里的宫女,神情十分急切的对着宫外守着殿内的太监说着。

这样的事似乎并不是第一次了,那太监轻车熟路的翻身而起,赶紧朝大殿跑去。

流云准备推门而入,我忽然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金黄色龙袍的人步履匆匆的走了过来,他双鬓花白,看上去异常的憔悴,旁人只道他年迈体衰,可是我却瞧出那佝偻疲态背后的妖气森森。

当年的北国二皇子竟已憔悴至此。当年来宫中看玉镜之时,我曾见过他一面,他与玉镜虽是政治联姻,可是待她虽说不是情意满怀,倒也是礼数周全。那时,我曾想,若是没有童墨,他们在一起未必不是珠联璧合。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如果。

世上曾有那一人后,其余的人便是无关风月了。

从前我不曾明白,如今倒有些隐约懂了。

北国皇帝颤抖着手推开殿门,一阵阴冷的风吹了过来,他打了个寒颤,面容悲戚。

众人随着他走了进去,我和流云跟在众人后面,隐去了仙气。

层层叠叠的珠帘之后躺着一个削瘦的身影,珠帘掀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才猛然发现,那个身影竟然是当年即将册封的皇后娘娘。

当年艳丽的面容此刻面如枯槁,深陷的眼眶和凸出的双颊如同抱着皮的骷髅一般。她看见北皇向她走去,双目圆瞪,又惊又怕,却又带着依恋不舍的情绪。

“啊,啊,”她张大了嘴却只能发出骇人的声音,我心里一个激灵,浑身僵在原地。她竟然哑了。

北皇顿住脚步,望了她一眼后就转身离开了。

皇后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瘫软在床上,枕巾湿润,眼中透着一股死一般的绝望。

我有些惊愕,流云用眼神示意我,我们悄悄退了出去,可是我心头的震惊却久久无法消散。

走到屋外时,我深深的吸了口气。

“为什么,她身上竟然有那么重的妖气?”

我心头骇然,北皇乃是九五之尊,自有龙气护体。刚才他去殿内看皇后便是以自身龙气强压住皇后身体里的妖气,看来,皇后出事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便是龙气再旺盛,北皇的身子却也受到了一定的侵害。

“她被强制注入妖气,若不是北皇日日以自身龙气压制住她身子里的妖气,怕她早就妖化了。”

我不明白,到底是谁会这么对一个女子。

我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她虽性子刁蛮了些,看到底不是什么心肠狠毒之人。

“你想救她吗?”流云望着我说道。

我看了看他,急切道,“有办法吗?”

他沉了沉眉目,“琉璃灯。”

我有些纠结。

蓬莱岛一战后,我仙气受损,虽靠着临渊的仙丹补回大半,可到底不如往日。便是琉璃灯,也损耗颇多,若是用来寻踪迹倒还勉强可以,可若是要用它捉妖救人,我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么多仙力了。

他自然也是知道这事,便说道,“你无须强迫自己,生死有命,这便是他们的命。”

何为命?莫言手中的红线,生死簿上的黑字或是天帝的一句轻描淡写。

殿内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声声泣血,如同暗夜里受尽痛楚的冤魂,在哭喊着自己的冤屈。

我想,我到底还是一个仙人,仙人既然受到了万人敬仰,自然也不能辜负他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