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假红叶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320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说时迟,那时快。

红叶脸色突然一变,立刻侧身躲过,可是琉璃灯到底是上古神物,威力自然不容小觑,她堪堪闪过,胳膊却仍然被那凌冽的光芒划出一道极为细长的伤口。

她反手半蹲于地,抬起头望着我,眸中柔色已经尽数褪去,她目光凶狠,声音低浅得诡异,“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站于一尺之外,琉璃灯已经稳稳落在我的手上,我看着她,道,“那藤草是红叶拔下来的,我没帮她瞒住莫言,最终莫言气急败坏,整整罚了她种下了满院子的藤草,如今还缠绕在院子的门前呢。”

她冷冷一笑,站起身来,血红的衣服在黑色的枯木之中显得异常的诡异的可怖。

“到底是上古神物幻化出来的灵气,我竟还小瞧了你。”

我望着她变得狰狞的脸庞,有些难受,若是有朝一日我与真正的红叶敌对之时,她是否也会如此。

我不敢想,我抬起眸子戒备而谨慎的望着这个假红叶。

“这根本不是幻境入口,是你骗我毁掉琉璃灯的地方吧。”

她冷笑一声,“你既然过来了,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只见红衣一闪,她的脸立刻在我眼前蓦然放大,我平日里虽未曾动用仙术与人争过高地,可是千年的仙力也不算弱,何况如今还有琉璃灯在手。我脚尖一点,整个人迅速向后闪去。

她第一招落空,整张脸都开始狰狞的扭曲起来。

她双手张开,身后的枯木仿佛都会活动了似的开始疯狂的摇动着枝桠。我心里咯噔一声,极度不安。她可操纵幻境,我现在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这般缠斗下去,必定会死在这里了。

忽然,她眼中红光大盛,身后的枝桠如同疯长的藤草一般向我迅速袭来。

我将琉璃灯幻化为剑,反手砍断身边的枝桠。

可是砍断一条,无数条又涌了过来,如同一条条丑陋的黑蛇一般吐着红色的蛇信子朝我缠过来。

我奋力抵抗,可是那越来越多的枝桠却让我有些力不从心。

忽然,我只觉得腰上一紧,一根黑色的枝桠一紧缠上了我的腰身,而就在这瞬间,我的手和脚都被这些如同蔓藤一般的枝桠困住了悬挂在半空之中。

假红叶背着双手朝我走来,脸上的嘲讽之意十分明显。

“虽是琉璃灯的化身,可到底落仙时间太短,仙力竟如此低微。”

我咬着牙,脸色极度难看。

她眯着眼看了看我手中的琉璃灯,笑道,“我虽然毁不了琉璃灯,但是若我能毁了你,这琉璃灯的功力只怕也要减弱五成了。”

“你想得美,我是不会让你们这些妖邪得逞的。”我脱口大骂,愤怒的瞪着假红叶。

万般幻象,皆由人心。

我蓦然想起那还散发着黑烟的树木如同冰块一样的温度,心里突然有了答案。

我望着假红叶,忽然笑了起来。

她有些惊诧,又有些恼怒。

“死到临头,你倒是还笑得出声来。”

我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以为,你凭这些幻象就能困住我吗?”

我看见她眸色大惊,整个人连连往后退。

可是,来不及了。

我催动身上所有的仙气,手中的琉璃灯浮在半空之中,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破。”

我拼劲所有的力气,大喝一声。

所有的仙气仿佛在此刻被尽数抽走,恍惚中,我看见那血色的红衣消失在万丈光芒之中,枯败的树木尽数消失,而在茫茫白雾之中,我瞧见一个人影,急促的朝我奔来。

醒来的时候,四处一片黑暗。

我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我心里一惊,手动了动,触摸到身边的琉璃灯时才放下了心。

“你不必如此惊慌,这琉璃灯除了你之外,旁人皆碰不得,不然那妖怪就不会引你去毁了那琉璃灯了。”

我听到声音后赶紧转过头,幽暗的光下,一身熟悉的素白正坐在我身旁,眉宇间的戏谑和放浪此刻都填上了重重的忧虑。

我喉咙有些干涩,半响,才开口唤道,“小白,怎么会是你。”

他脸色蓦然垮了下来,似有些不满,“若不是我,你还希望是谁?”

“你该不会也是这蓬莱岛里的幻象吧?”想起假红叶,我还是心有余悸。

他伸出手握住我的手,开口道,“第一次见你时,你问我要蟠桃。第二次见你时,你问我要冷玉。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你什么都没问我要,可是我却想给你我的全部。”

我怔愣在原地,心如乱麻。

他温柔的望着我,伸手擦拭着我的脸庞,“别哭了。”

我蓦然反应过来,伸手抚着自己的脸庞,湿润的感觉让我心里一慌。我竟然哭了,原来这便是哭泣的感觉吗?我望着他,那一瞬间,我不懂什么是天荒地老,可是我却能感觉到有一种东西刺进了我的骨髓之中,随着我的血液扩散至全身,最后尽数流入了心脏之中。

我点起琉璃灯,洞内流转着五彩的光芒,我吸了口气靠在洞壁之上,这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蓬莱出事,事关六界,虽然我与天界向来不和,可是到底也是妖界之王,自然要来看看。”他顿了顿,又望着我,“这幻境,只有琉璃灯能解除。”

我脸色又沉重了一分。

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假红叶引我去毁掉琉璃灯?你当时在场为何不出手救我。”

他拧了拧眉头,也有些不解的说道,“我当时站在你们旁边,可是却好像是另外一个空间,我说话你们完全听不见,我想去拉你,可是却只能穿过你的身体,直到你用琉璃灯打破了那层膜,我这才能够触碰到你。”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这蓬莱岛不止一层幻境,而是层层相叠的幻境,就算费尽心思解除一层幻境,可是还会有无数个幻境包裹着我们,到最后,我们也不会知道到底去到的地方时真实,还是幻境。”

我眉目紧锁,万万没想到灵尊残留的意识也能创造出这么可怕的幻境,而若不是我当时触碰到那冰冷的树干,也未曾发现自己竟然到达蓬莱岛后就不由自主的走入幻境之中。只怕临渊上仙也是在中途时不小心走错了地方,进入另一个幻境,现在也不知道他那边是否安好。

小白握住我的手,暖流传入心底。

他神情坚定,“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听到他的话,不知为何,我竟也安下心来。

我点了点头,将头靠在洞壁上,虚脱的说道,“既然知道这是层层叠叠的幻境,我们也不需要太慌张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用手枕在我的后颈之上,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十分熟悉的戏谑笑意,“如今的你和当时第一次在落霞山的你简直判若两人。”

我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怎么判若两人了?”

他侧身靠在我身边,用手揽住我的肩头,笑道,“那时的你,傻傻的,什么都不懂,遇见什么事都慌慌张张的。但是现在的你,心思细腻,独当一面,倒真还像那么回事了。”

我怔了怔,嘴角竟有些苦涩。

如今的我,竟是变了吗?

千年岁月中都未曾变化的我竟在这短短的时日里发生了那么多巨大的变化。我心里有些害怕,可是这样的害怕却并不像恐惧一般包裹着我,相反,我还有些许期待着这样的改变,甚至更多的改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