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修罗蓬莱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73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宫之中,云层萦绕,一片寂静。

碧落看到我时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见到我身后的莫言时,眼色变了变,却又极快的望着我,说道,“你快去凌霄殿。”

我见她神色焦急,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赶紧将莫言交给她,迅速朝凌霄殿走去。

一路上遇到的仙家步伐都极快,一向淡然的脸上都透着一股紧张不安,我心里疑惑更甚,赶紧加快了步伐。

凌霄殿内位分较高的仙家都在场,临渊看见我时微微点了点头,我也回头示意,赶紧走到了王母娘娘身边去。

王母娘娘见我来了,开口说道,“亦璃到了,你们可以说说你们的想法了。”

我一脸惊诧,我不过是一个掌灯仙子罢了,却不曾想到凌霄殿内上仙开会聚集竟也与我扯上了关系。

白胡子上仙看了一眼我,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道,“紫薇仙人如今闭关未出,这九重天上能驱动琉璃灯的也只有琉璃仙子了,此计虽是下策,却也是无奈之策。”

临渊蹙了蹙眉头,“琉璃仙子虽是神物所化,可到底仙力低下,此番前去,若是稍有不慎,只怕会物毁人亡。”

我心头大惊,额头不停的冒着冷汗,听他们这话的意思似乎这件事和我有莫大的关系,而且稍有不慎我便会死去。

这种自身生死被别人谈论的感受实在是不好受,却见那白胡子上仙不满的反驳道,“蓬莱仙岛现在如同地狱,请问临渊上仙,除了琉璃灯外你还能想到什么方法?”

我脑袋一懵,愣愣开口出声问道,“蓬莱仙岛,怎么了?”

那白胡子上仙看了我一眼,沉声说道,“仙岛岛主一|夜之间消失,岛上门人皆被幻象迷惑,互相残杀。”

我心头大惊,难怪仙家都如此紧张,原来蓬莱仙岛竟发生如此大的事情。

不知道为何,我忽然想起了红叶幽幽的声音。

阿璃,六界颠覆的末日就快要来了。

“这幻象,诸位仙家都无法破解吗?”我心急开口。

那白胡子上仙脸上一觑,竟有些恼怒尴尬。

我没想到自己这么突兀的问句竟然扫了众仙家的面子,当下也踌躇不安,好在临渊开口替我解了围。

“世上万物,相生相克,这幻境乃是由妖邪神识所化,只有上古神物方可化解。”

妖邪神识莫不是就是说的是灵尊?

王母娘娘叹了口气,拉着我的手,道,“阿璃,你如今已肩负着天下苍生的性命。”

“小仙明白。”我望着那石阶之下的仙家,心头沉重无比,可是却只得应声说道。

我看到临渊的脸色变了变,眸色复杂万分,我转过头,心头却焦躁不安。

从我醒来之后,我一直是一个身份低微的掌灯仙子,仙力微弱,平日也未曾多加修炼,如今忽然之间竟然就要担负起拯救苍生的重则,对于我来说,犹如泰山压顶,喘不过气来。

出了凌霄殿,我看见一个熟悉的声音站在门殿之后。

我快步走了过去,他回过头来,面色微微沉了下来,眼眸中却是有些关切。

“流云。”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天宫发生如此大的事情,他自然已经知晓,他脸色似有些担忧,看着我说道,“天帝无暇顾及月老,暂时没有惩罚他。”

我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他醒了吗?”

他点了点头,“你放心吧,他一切安好,你该担心的倒是你自己,蓬莱如今险恶万分,你该如何?”

我眺望着满眼厚重的云层,声音细弱,“我是仙人,自然该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

在凡间的时候,我看见人们建造的一幢幢庙宇,看见他们虔诚的祈祷上天保佑。那时候,我才知道仙人对于他们的意义,我们是他们的希望,我们居于九重天上,肩负六界使命。

流云垂下眉目,忽而又抬起眸子望着我,“你可知那幻境是由谁幻化的?”

“妖邪灵尊。”

他有些急了,立刻说道,“你既知道,又何必去送死。”

我白了他一眼,呸呸两声,“我还没去你就咒我,我可是上古神物琉璃灯,怎么可能怕区区一个妖邪的神识。”

他望着我,沉默不语。

可是我瞧得见他眸色中的无奈和忧虑。

“再过片刻就要出发了,我再去看看莫言吧。”我不敢再看他,赶紧提着裙摆朝前走去。

他跟在我身后,眸色晦涩。

院子里的藤草已经枯败了大半,我心头堵塞得难受,加快了步伐赶紧推开了房门。

莫言背着我站着,不过数日,我竟觉得他苍老得让人心惊。

我努力压制住心头的苦涩,吸了口气,说道,“我要走了,去蓬莱仙岛解除幻境。”

他回过头,我看见他乌黑的发丝里已藏了花白。

他面色疲惫,可是眼里却有些惊讶和担忧。

我努力不去看他的倦色和痛楚,因为我怕我们会不经意提起那些不堪的过往。我勾起嘴角,笑了笑,“你猜对了,就是妖邪灵尊的神识幻化的幻境。”

“你打不过他的。”他声音苦涩。

我点了点头,耸了耸肩,希望气氛能够缓和一些。

“这不一定,我可是上古神物呢。”

他应了我一声,嘴角也努力牵起笑意,“是啊,你可是上古神物琉璃灯呢。不过是一缕妖邪神识,自然不在话下。”

我点了点头,“你可得好好养着这些花花草草等我回来,你知道我最喜欢你这里了。”

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答应的一定会做到。

我们又聊了一些,可是都小心翼翼的避开了红叶和小白,避开了那些尘世的数日时光,就好像那些人,那些事从未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过一般。我不知道他是否放下了红叶,可是我看到那串珊瑚珠子被扯落,滚得到处都是,我看到那些关于红叶的过去全部都消失了,我看到他的屋子里美誉哦了酒罐子,可是空气中却透着更凉的味道。

我走了,流云坚持送我到南天门,我看着他神色莫名的脸庞,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怀里还放着当时玉镜给我的半块玉佩,另一块在小白那里。那玉佩没有半点仙气,咯得我生疼,可是我却不愿意放下它,它藏在我的怀里,却生根于我的心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