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次下凡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41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漫无目的走在天宫之中,周围的一切熟悉却又陌生。

我抬起头,不知何时,却竟然走到了紫微宫。

原本簇拥着五彩仙气的紫微宫此刻经过了万年的萧条只剩下空空的寂寞。我浑身一颤,心里止不住的颤抖,如今的我,竟然也能感受到寂寞吗?那种深入骨髓的,一日复一日的孤独寂寥。

我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推门而入。

自我成仙那日从紫微宫走出去的时候,我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看到四周,竟恍如昨日一般。三千年的岁月在天宫中不留下任何痕迹,所有的一切都恍若当日。

流水潺潺流过,我伸出手去抚摸,水流穿过我的指尖,却没有任何感觉。

我嘴角微微勾起,不知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向里走去,一个人影侧立在桌案之前,长发束冠,蓝色的彩带在空中无风自动。破碎的画面忽然从我的脑子里窜出来,如同一帧一帧断断续续的画面。

“这便是心绞之痛。”紫薇仙人的声音淡淡的,仿佛来自天际一般空洞,却又蕴含着一丝无法察觉的痛楚。

脑子似乎要爆炸了一般,我捂住头,一丝痛楚呻|吟出声。

那立着的身影忽然回身,快速朝我走来。

“仙子,你没事吧?”他的声音淡淡的,立刻吹散了我的痛楚。

我神智微微有些恢复清楚了才猛然回过神来,“上,上仙。”

临渊上仙见我面色恢复正常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微扬起,“别把我叫的那般苍老,你可以叫我临渊。”

我愣愣看着他,呆呆开口,“临渊,上仙。”终究还是迈不过心里那道坎,我不得不加上尊称。

百万年的道行与我这三千年道行的小仙中不可逾越的位置便如同深渊。

“你刚才怎么了,是有何处不适吗?”他倒是没有继续注意我的言语,转而关切的看着我。

我心下一惊,赶紧将手缩到袖子中去,脸上尽量扬起笑意,“没事,没事。”说着便站起身来。

他也站起身来,眼眸中夹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有些局促不安的望着他,他似乎也看出我的紧张,出声与我交谈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我老实回答,遂又问道,“那临渊上仙为何会在这?”

他扬起头,温和的侧脸被柔柔的光晕描绘得近乎完美,“有些思念故人了。”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眼眸中好似撒了细细柔软的光亮一般,好看的紧。“你喜欢这里吗?”他忽然转头望着我。

我来不及收回盯着他的视线,就这么狼狈不堪的和他对视着,眼里还透着一丝惊吓。

他嘴角满满的都是笑意,我猛地低下头,将视线调向别的地方,“虽然不记得前尘之事,但是,对这里还是比别的地方多了一丝亲切感。”

他点了点头,也未说话,可是眸子里却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意味。

我讪讪的笑着退了两步,“下仙还有些事,先行告退了。”说罢,赶紧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兜兜转转,我却又来到了月老宫。

看着那些绿意盎然的蔓藤,我的心忽然空出一个洞,这么大的天宫,却只有这里可以给我提供一些慰藉。

流云先看到我,眼里闪过一丝愕然还有一丝我从不曾留意的惊喜。他朝我走来,声音温和,“你来了?”

我点点头。

他拿了一个藤椅放在那层层叠叠的树叶之下,示意我躺下。我只觉得浑身疲惫,也不推脱,走过去便躺在了藤椅之上。

“仙子是在想念凡间吗?”他站在我的身旁,身影遮住了大片明亮,汇聚成淡淡的阴影落在我的身上。

我胸口猛地一疼,“没有。”我转过头,手放在胸前淡淡的说道。

“你想离开天宫吗?”他无视我的回答,进一步问道。

胸口的疼痛越发的尖锐,我捂住胸口,狠狠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不愿意。”

他蹲下来,眼眸与我平视。

那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打量他,他的眼眸黑白分明,如同黑夜之中的皓月一般,清澈而明亮。“若是没有,若是不愿意,那仙子为何心口会绞痛?”他轻启朱唇,缓缓的说道。

我猛地支起身子,脸色煞白,“你说什么?”

他垂下眼眸,掩去眸子中的神色,声音却依旧温和,“我只是说,仙子不要连自己也骗了。你看,月老就不曾骗自己。”

“你说什么?莫言怎么了?”我抓着他的衣领,有些丧失理智。

他抬起头,眼眸中平静如水,“月老下凡了。”

“什么?”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流云,“你怎么不拦着他。”

流云看着我,“是你让他下凡的。”

“我没有。”我疯狂的摇着头,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他红叶可能活着。”他的声音依旧温和,却带着一丝步步紧逼。

我讷讷的摇着头,“我没有说一定是红叶,我只说可能是红叶。我只是说有可能而已。”

一声低低的叹息缓缓传来,“即使是有一丝希望,他也是会为她赴汤蹈火的,这便是爱。”

“我一定会去找你,你要等我,等我。”

一个男声忽然从我耳边掠过,我猛地一惊,心口的绞痛不断的深入骨髓。那样的痛楚似曾相识,那样的声音我似乎曾在何处听过。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这便是爱吗?

醒来的时候,碧落抓住我的手,满脸紧张。

我动了动,却发现浑身都乏力得紧。

“最近不易过于用心。”临渊朝我缓缓走来,眼眸里少了些许笑意,倒多了一丝凝重。

我点点头。

碧落拉着我的手,关切的说道,“定是凡间俗气侵染太重,你先好好休息着吧,王母娘娘那里我会回禀。”

我点点头,开口看着碧落,“我想单独和临渊上仙说几句话。”

碧落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临渊,又看了看我,眼里虽然闪过狐疑,却仍然退了出去。

碧落走了之后,我才低低开口,“上仙已经全部知道了吧。”

临渊踱步至我跟前后,撩了撩衣摆,款款坐下。他望着我,眼眸如水,“你说的全部是指你生了情根,还是指你私自下凡更改姻缘?”

我垂下头,“上仙可有办法,”我顿了顿,又说道,“替我拔去这情根。”

他长叹了一口气,幽幽的看着我,“我不能拔。”

我抬头望着他。

他又继续说道,“不过,有一个人可以替你拔掉。”

“谁?”我想也没想的出声问道。

他眼神复杂的盯着我看了半响,才幽幽开口,“紫薇上仙。”

我愣了一下,有些失望的说道,“紫薇仙人不是已经遁入虚无了吗?”

临渊点点头,看到我失望的眼神后,又不紧不慢的说道,“可是,他马上就要苏醒了。”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看着他,但是瞬间又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很没有技术含量,他们是知己好友,自然清楚。

临渊笑着我看了一会,方才缓缓说道,“不过,直到他醒过来,你就一直呆在天宫,哪里都不许去。”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莫言,“可是。”

“没有可是。”他忽然敛了笑意,眉目之间尽是凝重,“若是情根入骨,便不可再拔。”

我心下一颤,到嘴的话却不知如何再说。

我终究是自私害怕的吧。

我闭了闭眼,红叶凄厉的样子浮现于脑海之中。缓缓睁开双眼,我望着临渊,点了点头。

之后,碧落无事便会来和我说一些闲话。偶尔,流云也会来,我恳求他暂时不要说出莫言下凡之事,他也答应了。而大部分时间,我都会去紫微宫,遇见临渊的时候便会和他说上几句话,不过大部分都是自己一个人呆呆坐着。

我不知道紫薇仙人何时会出来,除了无止境的等待之外,我无事可做。

可是,直到那一日,紫薇仙人仍旧没有出关,但是莫言偷下凡间的事却被天帝知晓了。

流云告诉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要去找他们。”我下定决心的说道。

流云看着我,“如果你也下凡,可能会面临相同的罪责,你决定了吗?”

红叶凄厉的脸庞和莫言浑浑噩噩的面庞不断在我面前交替着,那些在冰冷天宫中为数不多的彩色日子伴随着时光的流逝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发的清晰。从紫微宫走出来的那一天,那个橘色身影第一个走上前来拉住我的手,她说,她叫红叶。

那时,我们都刚刚为仙。

“我一定要去找他们。”我第一次恳求的看着流云,“求求你,帮我好吗?”那是我第一次求他,可是却不是最后一次求他。

流云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忍,半响,才微微开口,“我不敢保证能隐藏多久。”

我握紧他的手,连连道谢。

后来我无数次的在想,或许从那一刻我便从心底真正的信任他了,信任这一个脾气倔,却又眉宇温柔的单薄男子。

他忽然从怀中掏了一样东西递给我,“这是以我血凝结而成的琥珀,你带在身上,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我都可以感知到。”他顿了顿,又望着我,“虽然不一定有能力救你于水火,但是也许也能帮上什么忙。”

虽然我并不觉得他一个两百年的小仙能帮上我什么忙,但是好歹是他的一片心意,我也不忍心拒绝。我将那泛着血色的琥珀贴身收好之后,他才收回了视线,认真的看着我,“一切小心。”

我点点头,心头涌过一阵暖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