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情根生长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401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醒来的时候。

坐在我床边的是流云。

我看着他削瘦的面庞,竟然流出一种失落的感觉,心头浮现的却是一张邪魅乖戾的容颜。

心口一阵发闷,我忍不住咳了两声,惊了流云。

他眼神关切的朝我望来,声音轻柔,“你醒了?”

我点点头,想要撑起身坐起来。他体贴的把枕头放在我身后,扶着我靠到软枕之上。我四周看了一眼,询问道,“小白呢?”

流云眼神微微一变,替我掖被子的手也微微一僵。

我抿了抿嘴,不知为何,心头忽然有一丝凉气爬过。

他坐在我跟前,面容依旧是那般清俊温和,“他走了。”他开口说道,眼眸却始终没有望着我。

我哦了一声,只觉得胸口那个位置忽然仿佛掉了什么东西一般,空落落的。

“他去哪了?”我又忍不住问道。

流云眼帘低垂着,“和那鸡精回落霞山了吧。”他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我想,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我的心里只有小白,却忽略那双纤细长指生生的将那蚕丝锦被抠出了一个洞,蚕丝绒微微露出来,说不出的狰狞。

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说出口,他就这么走了。

在离一月之期还有三天的时候,他就悄然离开了。

我收拾了一下,也随着流云回到了天宫。

美轮美奂的天宫之中,连一丝风都没有,我赤足踩在云端之中,却没有任何感觉。所以张开的毛孔都似乎已经陷入沉睡之中,那些曾经感受到了感觉仿佛一场梦境,留在我的记忆之中,却无法再感受。

我回到蟠桃会时,众仙家仍然还在高谈阔论,脸上神色虽看上去似愉悦,但是眼底却是风轻云淡,没有半丝动容。

王母看到我的时候只微微点头示意,让我站在她的身旁。

“如今少了紫薇仙人,这蟠桃会似乎也没有往年那般热闹了。”王母微微开口,声音里似有一些惋惜。

忽然,众仙家都嘘了声,脸色不一的互相望着,似乎对王母突然说出的感叹有些惊讶。

倒是临渊上仙先打破了这诡异的突然安静,“弹指间已过万年,想必紫薇仙人也快出关了吧。”他的脸色风轻云淡,只浅浅开口的说道。临渊上仙虽然已有数万年的仙龄,但是面容却依旧清俊如二十出头一般,想必定是那些仙丹起了作用。

王母微微颌首,又有些叹息的说道,“那是最好的啊。”

我无法揣测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看到众仙家怪异的眼神还有王母口气中的惋惜和叹息,忽然觉得紫薇仙人遁入虚无的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而记忆中那个长发及腰的女子也深深的困惑着我。

正当我兀自发呆的时候,碧落伸手捣了捣我。

我回神之时才发现蟠桃盛宴已经结束了。

我随着碧落走出去的时候,猛然想起我还未去看看莫言,于是便告别了她,匆匆朝月老宫走去。

“哎哟。”不知道头碰到什么东西,我摸着额头正要破口大骂,却看见临渊上仙站在我跟前,我赶紧嘘了声,头埋得低低的,赶紧让到了一边,让他先走。

“是你?”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如三月春风,绿了满园春|色。

我惊讶的抬起头,有些疑惑,“上仙认识我?”

他嘴角微微上扬,弧度柔和,“如何不认得,上古神物幻化而成的仙人。”他的眼里带着温和的笑意,让我忍不住心生好感。

他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说道,“你不是还来我这偷过仙丹吗?”

我心里猛地一颤,嘴角抽了抽,讪讪的笑了两声,“上仙,上仙记性真好。”

他倒是似乎毫不在意这件事,话锋一转,却是有些怅然的说道,“万年已过,算着日子,也快到了吧。”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出声问道,“上仙,什么事快到了?”

他笑了两声,眼里竟然透着一丝狡黠。我一时呆在原地,有些没缓过神来。他最佳扬起,“没事的时候,常来我这里坐坐吧,也许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话音落下,他又看了看我僵硬的身子,噙着温暖笑意缓缓离开。

我浑身一个激灵,原来这数百万年的仙人也有这样的一面,倒是比紫薇仙人看上去亲和多了。只不过,他刚才的话中的意思却又是什么。忽然,我发现事情似乎一件件都开始浮现出来了,虽然杂乱无章,可是冥冥之中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到底,会发生什么?

低头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月老宫。

流云见到我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瞬间又掩了下去。“他还在昏睡。”他未等我询问便开口。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

莫言依然抱着酒坛子躺在地上,那些凌乱的书本已经收拾好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流云,他方才开口,“你叫醒他把,还有许多姻缘需要批注。”

我点点头,待他出去之后,方才看了一眼莫言。不知道为何,自从凡间回来之后,我似乎总无法将流云当做一个普通的下仙来看,他的眼神虽然平淡无奇,可是每当你与他对视的时候,却总是没来由的败下阵来。

联想着最近发生的一桩桩事情,我也有些烦躁。伸手便凭空变出一个茶壶,我看了一眼睡得死死的莫言,心里一怒,便将整个茶壶的水尽数浇在他的脸上。

“怎么了?怎么了?”莫言猛地惊醒,四处迷茫的看着,流水顺着他英俊的面庞淌下来,却丝毫没有破坏美感。

见到我一手提着个茶壶,一手叉腰,满脸怒容的望着他之后,他又无谓的勾起嘴角,“原来是你啊。”说罢,便又准备躺下身去继续酣睡。

“我看到红叶了。”我忽然开口。

他的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谨慎的,小心的,却又满怀期待的望着我,声音有些不可抑制的颤抖,“你,你说什么?”

“我可能看到红叶了。”我叹了口气,低低说道。

他猛地站起身来,酒坛子咕噜咕噜滚到了墙角,发出清脆哐嘡的声音,“什么叫可能看到了,你怎么会看到?”

我闭了闭眼,随即将下凡之事尽数告知他。

说完之后,他却没有我预想之中的震惊,反而有些狐疑的看着我。

我被他盯得不自在,随即走到案桌前,随意翻看着书本。他走过来,一把合上书本,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凝重,“你说,你曾经心口绞痛昏过去了?”

我看着他认真而凝重的眼眸,下意识点了点头,喃喃说道,“可能是在凡间待得太久,受了侵蚀。”

他没有说话,却猛地抓过我的手腕,一只手探在我的颈后。

我看着他拧得越来越紧的眉头,心里七上八下,忍不住开口说道,“怎么了?”

他缓缓垂下手,面色有些凝重,眼眸中却带着不可置信的震惊还有一丝悲哀。我赶紧缩回手,声音也有些无法控制,“你干嘛这副表情。”

他抬头望着我,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半响,却化作一声轻叹飘散于唇边。“阿璃,你还记得红叶为何受罚,被囚罪仙崖吗?”

“因为,她想要偷取圣水,脱离仙籍。”我看着他,回忆起当年的事。

莫言摇了摇头,眼神变得迷茫而遥远,声音也陷入了回忆之中,“因为,我们相爱了。”

“什么?”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仙人如何可以有七情六欲?”

他的眼眸仿佛被一针刺痛,微微一缩,声音也带着无尽的悲哀,“是啊,仙人如何可以有七情六欲。所以,红叶才会去偷圣水,脱离仙籍。”他的眼神有些遥远的空洞,声音里迷茫着苦涩和痛楚,“只有脱离了仙籍,我们才可以隐入凡世之中,永远在一起。”

我捂着嘴,有些呆呆的说不出话。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带着同情而悲悯的眼神,“你知道吗?仙人成仙之时便会拔掉情根,摒弃七情六欲。可是若是你冲破束缚,情根亦可再生,只是再生之时,要忍受心绞之痛,反复无常,直至情根完整之时。”

我捂住心口,缓缓退了两步,眼睛睁得陡大,“你是说,我的情根,在生长?”

莫言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我摇了摇头,喃喃说道,“不可能,我怎么会生长情根。定是在凡间待得太久了,说不定过些日子便没有了,或者,我可以去临渊上仙那里那些仙丹补充一下仙气。”

莫言抓住我不断颤抖的双手,“阿璃,没用的。情根一旦开始生长,除非强力拔去,不然便会不停止继续疯长。”

我拉着他的手,声音颤抖,眼神恳切的说道,“ 莫言,你帮我拔去,帮我拔去好不好?”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害怕,害怕我从未遇见过的未知,害怕那突然而来的情根改变了我的所有。

我曾经偷偷去过罪仙崖,看到红叶被捆绑在悬崖之上。足足有两个手臂粗的铁链子将她紧紧箍住,乌黑的血从铁链之上诡异而蜿蜒的流下来,汇成一滴一滴浓烈的血滴。她浮在半空之中,发丝散落在肩头,面色苍白。

她虚弱的看着我,就连以往最张扬的笑容此刻也只剩下惨淡。她对我说,“阿璃,永远不要来罪仙崖,永远不要。”

我眼睁睁看着千万只乌鸦扑在她身上,那些血肉被乌鸦一块块扯掉,却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生长着。每一次,她都紧咬嘴唇,可是最终却仍然无法忍住发出凄惨的痛楚叫声。

那些声音曾经不断缠绕着我,血淋淋的血肉,一声一声的怪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