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昏厥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5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北国。

冰霜挂于枝头,白雪铺满大地,天地间全然都是一片冰雪,纯净透彻的雪白。冬日的气温在这里似乎更加肆无忌惮。

来来回回的人都哈着气,步履匆匆。

“王妃还没醒过来啊?”一个宫女模样的人低着头小声说道。

另一个人连连点头,“是啊,自从嫁过来之后不吃不喝,都快一个月了。”

我眼睛一跳,赶紧看向小白。

他微微颌首点头,我便赶紧朝玉镜的宫殿走去。

当我和小白穿门而入的时候,一个修长的橘色身影正站在床边,我以为是玉镜,于是现身喊了一声。

谁知道那身影微微颤了两下,她的脸微微侧着,我虽看不清楚,却平白觉得有些熟悉。我刚想上前,而那身影却立刻跳窗而出。

我的心里忽然突突的跳着,对小白说道,“我跟出去看看。”

追了大半个皇城,那橘色身影却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怎么找也找不到。

回到玉镜宫殿的时候,两人正在说话,见我到来,小白才开口,“追到了吗?”

我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玉镜,“你可知道有人在你床边?”

玉镜摇了摇头,嘴唇发白。

小白看了我一眼,安慰的说道,“应该不是要害玉镜的,刚才我已经替玉镜看过了,她不吃不喝快一月,除了身子有些虚弱之外,竟没有别的衰竭。”

我有些惊奇的望着小白,“你是说,她是来救玉镜的?”

小白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个橘色身影,好似和遥远的那个人有些微微重叠。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是你,红叶,为什么要逃走?

我忽然好似想起了什么,猛地抓住小白的手,“我记得那日那个怪东西说,月娘跟着一个不仙不妖的,这个不仙不妖的人是谁?”

小白从我手里抽出手,眉头蹙在一起,“你就不能轻点啊。听说,是犯了错的仙人,不过,已经投靠了灵尊了。”

“灵尊?”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小白。

一道虚弱的声音微微插|进来,“我曾听宫中一些术士说过,这灵尊法力强大,而且,不属于六界之中。”

小白白了我一眼,一副看吧,人家凡人都比你这个神仙知道得多的样子。

我讪讪的别开眼,心里暗暗想到,这也不能怪我啊,自从成为神仙以后,我就游手好闲,除了平日同莫言红叶玩耍之外,也无其他事可做。后来红叶被囚禁之后,莫言整日酗酒,我更是无聊的不得了。

小白接着玉镜的话说道,“听说,这灵尊每隔万年便会轮回一次,算算日子,怕也是该出来了。”

我忽然想起那日那个怪东西临死之前嘴里喃喃自语,“那日,那个怪东西说的尊主?”我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小白却点了点头,“恐怕就是灵尊。”

我讪讪的望着小白,“你打得过他吗?”

小白脸色一白,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我,“你打得过我吗?”

不是吧,差距这么大。

我心里暗暗想到,忽然有一种浑身拔凉拔凉的感觉。

七嘴八舌又说了许久之后,我才忽然想起这一次来,主要是来看玉镜的。我让小白从御膳房给她弄了点吃的过来,玉镜吃了点,却又尽数吐了出来。

小白抱着手望着我们,声音有些懒懒的,“恐怕是好久没进食,有些不习惯了。硬灌下去,适应几次就好了。”

玉镜吐完了,虚弱的抬起头,嘴角挂着惨淡的微笑,“算了吧,我也不想吃了。”

我见她脸上毫无求生的意志,把碗猛地一摔。

两人似乎都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你倒是想死了一了百了,可是你想过这天下的百姓,想过你的父皇母后,想过童墨吗?”我毫不留情的斥责她,声音也有些冷意,“那日,他为何会对你说那样的话,不是让你放弃你们的爱情,而是让你们都可以好好活着。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可以思念对方啊。”

玉镜身子猛地一颤,呆呆抬起头望着我,一双眼眸里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滚烫的热泪。

“你知道地府是什么样子吗?”我缓缓低下身子,握住她的手腕,“在那黑暗中,有一座奈何桥,河边,有孟婆。你过奈何桥时,她会递你一碗孟婆汤,喝完便忘却了今生。你若是死了,去了那里,你连童墨的面容都不会再记得。你忍心吗?你愿意吗?”

“我。”她的脸庞上不断簌簌落下泪水,说不出话,却只得不断的摇着头。

我抱住她,声音温柔,“那就活下去。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们再见面的。”

她埋在我的胸前,细细的抽泣着,不断点头。

我叹了口气,胸口却弥漫着酸酸涩涩的滋味,这又是什么情绪?可是如今这些陌生的情绪好像已经不能让我惊慌失措了,而是真切的去感受,去体会。

出了宫殿,小白一路上都未曾说话。

忽然,他猛地顿住脚步,我一个踉跄撞了上去。

他噙着笑意摸着我的头,“刚才,你说的那些,说得很好。”

我想了半天才知道他所指,面色得意的说道,“那是自然。”

“你如今,也开始明白七情六欲了吗?”他眼神紧紧盯着我,明明眼眸里倒影着我的影子,可是那神情却好似透过我看着另一个人一般。

除了第一次见他时,他曾经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我之外。

这,是第二次。

我退了两步,脸色有些发白。

小白眉头一蹙,想要伸手拉我,却被我微微侧身躲了过去。他的手指修长白皙,就这样从半空中缓缓落下,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额头大滴大滴的汗落了下来。

“你怎么了?”他一个箭步冲过来搂着我。

我心口疼得难受,看着他焦急的神色,却又半分声音也发不出来,最后眼前一黑,竟是晕了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