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灭妖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33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流云拉着我回到这幻象中的余江庄园中。

刚推开门,便瞧见月娘笑吟吟的站在我跟前,“这幻象果真精致得很,半点破绽也看不出。”说罢,还伸出手指轻轻的在树枝上来回刮划。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力气说话。

她似乎眼角瞥到流云,复而又开口说道,“哟,原来还有一个小情郎啊,啧啧,白白也真不识趣,偏还叫我来看着你们。”

“出去。”流云脸色有些冰冷,毫不客气的对着月娘说道。

月娘抚着胸口,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眼眸里却是挑衅得意,“哎哟,一个两百年道行的小仙也敢跟本姑娘这么说话。”

我拉了拉流云的衣袖,“扶我进去吧。”

流云的脸绷得冷冰冰的,一言不发的将我扶了进去。

刚坐下,那月娘又跟了进来,“这个给你。”话音落下,一个瓶子便抛了过来,却被流云猛地接住,捏在手里。

月娘笑吟吟的望着流云,“放心吧,这只是调理她身子的仙丹罢了。”

“你哪里来的仙丹?”流云沉声问道。

月娘咯咯笑了两声,妖娆的转身离去。

我呆呆看着药瓶中滚出来的一粒白色药丸,有些恍惚,“这药。”

“怎么了?”流云的眉头蹙得紧紧的。

“这药真的是天宫中的,可以增加体内仙力。”我抬起头望着流云,有些喃喃的说道,“当年,当年红叶被囚在罪仙崖的时候,我曾经在临渊上仙那里偷了几粒给她送过去。”

“红叶?”流云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我却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红叶是我成仙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因为她我才认识了莫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如同噩梦一般,而莫言,也终日沉迷于酒中,无法自拔。

我叹了口气,将药丸一口吃掉,敷衍的说道,“算了,都是些陈年旧事罢了。”

不知坐了多久,连那月色似乎都快要隐去的时候。

忽然,一阵浓烈恶心的气味扑鼻而来。

我的手紧了紧,暗暗低声说道,“来了。”

哐嘡一声巨响如同惊雷一般在天空爆炸开来,我一跃而起,手里紧紧拿着琉璃灯,迅速闪了出去,而流云也赶紧跟在我的后面。

推开房门,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臭味的东西在地上微微蠕动,黏糊糊的液体遮掩住它原本的面貌,只有那微微闪着绿光的眼眸在那摊黑色液体之中微微闪烁着。它盯着破门而入的我,虽然没有任何肢体动作,我却在那双眼眸中看到了一丝玩味。

“原来就是你杀了那么多无辜的老百姓?”我厉声说道。

不知从它身体的哪个部位传来一声低低的怪异的笑声,似嘲讽,似了然,“原来如此啊。”它的声音带着可怖的撕裂声,在这屋子里蔓延开来。

我浑身忍不住有些发麻,“本仙子今天就杀了你,为民除害。”

琉璃灯缓缓浮在我的跟前。

它看到这灯时不仅没有惧怕的神情,仿佛还闪着一丝兴奋的快感,“来了,来了,马上就要来了。”它嘎嘎的笑着,可怖的声音不断在屋内回响着。

我看着站在它身后的小白,有些急切的说道,“干嘛不赶紧杀了它。”

小白脸背向我,我看不清楚,正焦急的时候,那躺在地上的怪东西却又嘎嘎的笑了起来,“看来你还不知道啊,每逢月圆之夜,这只狐狸的法力就会受到限制。”

“呸。”小白缓缓转过身来,脸色却已经有些惨白,“就算我法力受限,你觉得你能跑出我的手心吗?”

那绿光眼眸微微闪了闪,似有些不屑,“若不是这琉璃灯,你觉得你们找得到我吗?”

“呵,反正我们找到你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一个娇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月娘摇曳着身姿缓缓走了过来,“你个怪东西,长那么丑还敢出来吓人,本姑娘看你两眼都觉得恶心。”

那怪东西看到月娘后蠕动了两下,眼眸闪烁得越发厉害,嘎嘎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只鸡啊。话说你不跟在那个不仙不妖的东西身边,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啪的一声,一道凌冽的光束打在那摊黑泥上,月娘纤细的手抚过红鞭,声音冷然,“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撕了。”

那怪东西知趣的闭上了嘴,似乎知道月娘这话是说得出做得到。

这一番下来,我倒是有些局外人的感觉了,他们倒像是一帮旧识在叙旧一般。我忍不住咳了两声,以证明我的存在感。

月娘瞥了我一眼,说道,“这东西,你要怎么处置?”

我刚想说话,忽然见他的墨绿瞳孔猛地一缩,似乎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东西,不断大叫着,“尊,尊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白正欲动手拉它,一道光束却狠狠的切入它的身体,化脓的蛆水顺着刀口缓缓流出。而它至死的那一刻,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似惊恐,似狰狞。

我愣神中,月娘忽然大叫一声,朝小白跑去。

我愣愣的看着小白缓缓倒下去,眼眸中似乎有些我看不清的神色。

忽然,手心中传来一个温暖的温度,我回首,却见流云不动声色的拉着我,面容温和。

而小白那日后又昏了两日。

我站在他门口不断徘徊着,却始终没有勇气推门而入。他明知道自己月圆之夜法力会受到限制,可是却依然接受了我的请求。

正当我万分纠结的时候,月娘推门而出,“进去吧。”她看着我,神色淡淡的。

我叹了口气,还是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小白躺在床上,脸色似乎还有些苍白。我缓缓走过去,原本那张紧闭着的双眼应该充满着邪肆和讥讽的。可是,如今却沉睡着。

我的心口忽然一阵疼痛,好似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一般,头疼欲裂,甚至连支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顺着床沿便猛地倒了下去。

床上的人忽然一跃而起,将我猛地捞了起来,声音有些慌张,“阿璃,你怎么了?”

“你,你骗我?”我费力的挤出这两个字,心头的绞痛却刹那间消失殆尽。

他擦拭着我额头的汗珠,声音有些无奈,“我要是不骗你,你敢走过来跟我说话吗?”

我心头微微一怔,半响,才低下头开口说道,“谢谢你,对不起。”

“要真觉得对不起就留下来陪我吧?”他开口,目光烁烁的看着我。

我啊了一声,显然没反应过来。

他勾起嘴角,手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发丝,“还有五日,别浪费了,陪我出去吃点好吃的吧。”

我还未来得及说不,便被他猛地拉了出去。

眼前景物一晃,我便置身于酒楼之中。

“你找死啊。”我刚想破口大骂,只见周围的人都静止不动。“你干什么?”我不解的望着他。

他耸了耸肩,无谓的说道,“我想吃点东西。”

“那也不用这样大张旗鼓,不对,这样。”我看着周围一动不动人,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他忽然将下巴抵在我的肩窝上,声音懒懒的,“我想时间静止,可以吗?”

“嗯?”我想转过头去看他。他却用手紧紧抱住我,我动弹不得,只得任由他靠着我。

他的声音有些低低的魅惑,“若是我不希望你回去呢?”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脑袋突然轰鸣了一声,整个人都晕了一下。“我,我。”我了几声,我也没有说下去,或者说不知道怎么说。“我想去看看玉镜和童墨。”我费力说出话来,却是这么一句。

小白嘴角抽了抽,半响,微微吐出一个字,“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