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幻境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31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次日。

一大清早,我便冲到了小白的房里,可是还未踏入房门便被一个结界猛地弹了出来。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呲牙咧嘴的看着从屋内慵懒走出的小白,怒道,“你干嘛要设结界?啊,痛死我了。”

他耸了耸肩,模样无辜的说道,“我长得如此俊美,也是怕晚上某些仙无法自持,爬到我屋里来怎么办?”

我在心里千回百转的骂了几百万次之后,方才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你是怕我撞见你的好事吧。”我不甘示弱的顶回去,愤愤看着他。

他嘴角微微一僵,随即笑道,“你若是想看,我也可以单独给你看。”

“狐妖就是不要脸,哼。”我低声啐了一句,心里暗暗说道。

“你说什么?”他声调微微上扬,眼角挑起万种风情,一双深邃长远的眸子却凝结着一丝危险。

我退了两步,连连摇摇头,“没什么。”说完,又忍不住狠狠的唾弃自己,我是一个仙人啊,我是从紫微宫中出来的仙人啊。

但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我不得不向他屈服,“那个,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我讪讪开口。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要来找他,半分惊讶都没有,倒是抱着手臂,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想让你帮我引出那妖怪。”

“为什么叫我?你院子里不是还有一个吗?”

我心里诽谤了他十万八千次才继续说道,“流云的能力太弱,怕是还没引过来,就被那妖怪弄死了。”我甜甜的看着他,尽量在眼里添加了一些崇拜感,“你是妖王,有万年道行,这里面除了你,没有人可以胜任。”

他厌恶的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得了,得了,别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我。”他走了出来,站在我的跟前,“神仙都是一样虚伪。”

我被他一句话噎在胸口,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反驳。

我忍住怒气,不断的平复着,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我是神仙,不能和妖孽一般见识。

呼了两口气之后,我才说道,“时间就定在明晚吧,我今儿要好好休息。”

小白点点头。

我满意的看了他一眼,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月娘却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巧笑嫣然的看着我,声音柔媚的说道,“原来是仙子啊,老是跟我们妖怪厮混,恐怕不好吧。”

我懒得理她,正准备走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转过身来定睛看着月娘。她见我一动不动的望着她,当下身子也有些发麻,“你看着我干嘛?”

“你是什么?”我说出我的疑惑。

小白眼皮跳了跳,嘴角有些微微僵硬。月娘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呆呆望着我,眼里尽是疑惑。

我又耐心的复述了一下自己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小白是狐狸,你呢?”

月娘这才反应过来,咯咯的笑了两声,身子微微摇曳,“我啊,我是一只鸡。”

我觉得我已经有些风中凌乱了,小白是狐狸,月娘是鸡。看来莫言错了,原来这世上当真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跨越物种的爱恋。

我眼神复杂的望了一眼小白,默默传递着复杂的情绪。而后者面色在不断变化之后,怒瞪了我一眼,拂袖离去。

我安慰的看了一眼月娘,手覆在她的肩头,道,“虽过程不易,但是不要轻言放弃。”

月娘脑袋发懵的看着我,半响,才眼神怪异的离开。

我叹了口气,望着明亮的天,为何,心头会有一种闷闷的感觉呢?看来,我是被这凡间的俗气给侵蚀了吧。

一月之期,似乎也只剩下了十日了。

夜,黑得如化不开的浓墨。

林间除了偶尔踩碎的树枝响声外,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四周除了死一样的寂静之外,便是浓烈的,腥臭的腐尸味道。凉凉的月色落下来,蒙住一层灰白,整个天空似乎都在此刻静止了。

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快要腐烂的尸体,偶尔几只蛆虫从这个尸体的眼睛爬出来,慢慢又蠕动到另一个尸体的鼻孔里。腐肉之间翻起白色森骨,恶臭源源不断的扑鼻而来。

我只觉得胃里翻腾,一阵恶心。

忽然,腰间扣起一阵强而有力的力量,我整个人一惊,流云却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不要看。”

话音落下,他便伸手覆上了我的眼眸,而一只手却紧紧箍住我的腰身。

我刚想挣扎,却又想起那些恶心的东西,动作又停了下来,顺从的跟着他在黑暗中慢慢走去。

直到他放开我的眼,我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气味依旧难闻,但是好在周围没有那么多恶心的东西。

“谢谢你。”我望着他,真诚的说道。

一开始,我虽然讨厌他在王母娘娘跟前报上了莫言的疏忽,但是这段日子他下凡不离不弃的陪着我,照顾我,也让我有些微微动容。其实,若是他那日不说,莫言的罪会更大吧。

他眼眸若星辰一般浩瀚明亮,他微微勾了勾唇角,眼眸中似乎有些别样的情绪。“没事,快开始吧。”他站在我的旁边,温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双手合十,一盏闪着微弱光芒的琉璃灯缓缓腾空浮在我的跟前。

“这,便是琉璃灯?”流云微微开口,似有些愣忡。

当时我只当他是小仙,没见过世面,也不甚在意的说道,“是啊。在世上,除了紫薇仙人,便只有我才能控制它了。”说罢,还有些洋洋得意,眼中丝毫未注意到站在我身旁的削瘦身影。

流云浅浅笑道,“这琉璃灯据说是由紫薇仙人看管的上古神物,所以仙子方能在众多仙物之中幻化成形。如今紫薇仙人遁入虚无已有万年了,这琉璃灯除了仙子以外自然无人可再驱使。”

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一张完美的脸庞,微微叹了口气。

流云也没有继续开口,自动退了几步,而我也渐渐凝神,开始缓缓催动琉璃灯。

半空中浮动的灯盏开始微微倾斜,微弱的灯光在我的眼眸中越来越盛,直到,一道明亮的光芒划过夜空,所有的一切在这一瞬间都寂静无声。

我站在桥上,余江的水从我脚下流淌,却翻滚着浓烈的黑水。恶臭一阵阵传来,我手执灯盏,整张脸都紧盯着四周。

流云见状,赶紧跑了过来,扶住我摇摇欲坠的身体。

“不行就不要硬撑了。”他的声音有些急切颤抖。

我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第一次用琉璃灯,难免有些不顺。”

他默默的看着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忍,手却紧紧握住我的另一只手。

我闭上眼,努力抵抗那些来自地狱的阴森邪气。忽然,我感觉身体里开始源源不断的传来一丝清澈的力量,而我如同在大漠中旅行的人,抓住一丝绿洲便开始贪婪的吸允。

左手灯盏光芒大盛,桥下的黑水渐渐平复,四周渐渐恢复平稳。

我缓缓睁开双眼,有些虚弱的笑道,“原来这琉璃灯这般难控制。”

流云搂着我的身子,说道,“你和琉璃灯本是共体,自然消耗得多些。”

我转头望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流云,你知道的真多。”

他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神色,半响,才微微开口,“这些仙子不也知道吗?”他搂着我走下桥,“我们先找个地方等他们吧。”

我点点头,实在也没精力去琢磨其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