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捉妖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5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琉璃灯乃是上古神物,可照尽世间繁华,可幻出万般虚无,可一念成魔,亦可一念成佛。

在我落地成仙之前,便是琉璃灯中日日夜夜燃烧的灯油,一日复一日的融化,凝结。

而在我幻化成仙之前,这琉璃灯本是归紫薇仙人所管。

可是,在我幻化成仙那一日,紫薇仙人却早已抛下了整个紫微宫,遁入了虚无之中苦冥。天帝无法,只得让我独掌这琉璃灯,跟随在王母娘娘的跟前。

也是从那一日,我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掌灯仙子的生活。

而琉璃灯,也渐渐蒙上了黯淡。

我坐在桌子旁,两只手撑着我的脸,有些苦恼的思考着刚才流云给我的办法。

正在苦思冥想,天人挣扎的时候,小白却推门而入。

“回来了?”我头也不抬的说道。

他坐在我跟前,身上还贴着一个女人。

我心烦意乱的别过头,声音硬硬的说道,“我这里不欢迎陌生人。”

“我叫月娘,你是阿璃吧,知晓了名字,可就不算陌生人了哦。”她声音柔媚,带着痒人心底的笑声轻然开口。

我闷闷的看着小白,“谁允许你告诉她我是谁?”

小白的手搂着那水蛇般细长的腰身,一双魅惑的丹凤眼微微朝我瞥来,“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你这个变态狐狸精,你爱给谁说就给谁说。”我有些不满的转过头。

“听说,你想捉妖?”那女人的声音如脆铃一般,带着说不清楚的魅惑人心。“你还是别想了,你是斗不过它的。”

我蓦然转头盯着月娘,“你知道是谁在作怪?”

她从小白身上支起身子,朝我款款走来,“这是自然,我追了它几百年了。”

“它是什么?”我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月娘咯咯笑了两声,“就算跟了几百年,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她扬了扬眉毛,笑道,“我知道它怕什么。”

“怕什么?”我蹙着眉头。

“琉璃灯。”月娘炸了眨眼,俏皮的看着我。

那一瞬间,我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却总是抓不到。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当我终于快要变成人的时候,我才明白那时候的感觉原来叫做阴谋。

“月娘,出去吧。”一直未说话的小白忽然开口,眼帘微微下垂着。

月娘不情不愿的嘟着嘴,一点一点消失在房间里。

“你干嘛让她走,她还没说完呢。”我有些急切的看着小白,一肚子怒火。

小白看了我一眼,幽幽开口,“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狐疑的看着他,半响,才坐下身来。

他斜坐在我对面,我看着他邪肆的脸庞,问道,“月娘也是狐狸精吗?”

小白的眼皮微微抖了抖,嘴角也稍稍抽搐了一下。半响,才说道,“她不是,你就问这个?”

我点了点头,随即又担忧的望着他,“可是莫言说过,只有同类才可以在一起的,她如果不是狐狸,以后你们的小宝宝会是什么?”

小白的嘴角又抽了抽,“你就没别的想问?琉璃灯的事也不问?”

我摇了摇头,“如果是琉璃灯,那我比你清楚多了,何必再问。”

小白望了我一眼,随即说道,“那好吧。”

小白离开之后,我摊开手掌,蓦然间,一盏华丽的琉璃灯漂浮于我的掌心之中,灯光微弱,早已没有千百年前的光芒万丈。

千百年前,我的思绪微微有些愣忡。

第一次有了神识的时候,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绝美的容颜。他的眼眸有些微微的淡紫色,眉毛微微上扬,却透着一股无法忽视的睥睨之意。

他端坐于案前,手中似乎在描绘着什么。

我努力想要睁眼看清楚,却猛不丁的撞入他的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凌冽。我心中猛地一惊,烛火微微摇曳了两下,赶紧缩回了头。

紫薇仙人瞥了我一眼,明明那么好看的容颜却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写的认真,我也不敢再偷看,只觉得身体犯困,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我却已经不在紫微宫中。

四周沉寂在一边黑暗之中,仿佛被刀斩断的浓墨一般,化得寂寥而深沉。我只觉得四周被缓缓输入一股神力,火焰吱呀一声,猛地窜了起来,盛光照亮整个空间。

一个人影躺在远处的石床之上,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清晰而下,只看那曼妙的身姿便可想象她的面容该是如何的惊为天人。紫薇仙人执着琉璃灯快速向前,我分明看到他眼里的惊慌失措。

原来,这般如神祗一样的男人也会有别的表情吗?

他快步向前,忽然,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之后,却再也想不起其他。

我叹了口气,将琉璃灯收回到我的体内,这么多年,每每回想至此,却总是无法再继续想下去。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紫薇仙人如此的焦灼失措。

而我,为什么会失去那一段最重要的记忆?

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别想了,别想了。你已经位列仙班,前世已如浮云消散,还是赶紧想办法对付那个妖怪吧。”

流云告诉我,要想引出那妖怪,便只能用琉璃灯幻化一个虚无空间,将妖怪从真的余江,引入假的余江。

我虽然之前也想过这个办法,但是由于自从我落地为仙后,从未催动过如此庞大的仙气,何况,幻化一个镇出来,也有可能会惊动天宫中的人。

流云却提出了一个地方:乱葬岗。

乱葬岗阴气森森,虽然可以借此来掩盖我的仙气,但是处境却也危险得多。原本对付一个未知的妖怪已是没有胜算,再到那种地方,恐怕更是艰难。

又纠结了许久,我终于还是做了一个决定。

也许,这也是我作为仙人之后,做得第一个仙人该做的决定吧。

我闭上眼,嘴角微微扬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