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梦境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6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门悄无声息的被我缓缓推开,我敛住自己的气息踮脚向里走去,散落的衣服直刺着我的眼眸,我小心翼翼的避开落在地上的衣物,像里屋靠去。

忽然,一阵阵娇喘和细细的喘息声让我猛然乱了心神。我虽然是仙,对男女之事也不甚了解,但是在月老那里也知道了一些男女之间隐晦的事,此刻听到这样的娇喘声,心竟然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

我双手紧握,细细的汗水将整个手掌都湿润了,进不进去,进不进去,正当我不断徘徊的时候,双手已经替我做了决定。

虚掩的门毫不费劲的便被推开,一对赤身男女正在床上纠缠着,清晰的欲望直直闯入耳中,甚至来不及拒绝。

我看见那张熟悉的容颜从那具妙曼的身躯中抬起头时,仿佛五雷轰顶般呆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小白匆匆将身旁的被单裹住自己裸露的身体,惊讶的望着我,微张的口最终仍是轻轻合上。我望着他,只觉得心里像堵着什么东西似的难受,躺着的女子笑意吟吟的攀着小白的手臂,毫不避讳的将身子紧紧贴着他,眼神却得意的朝我瞟来。

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我连最后一丝呼吸的力气都快要脱掉。逃走,是此刻唯一出现在我脑海中的词,只有离开这里才看不见他们。

我紧紧握着手中的琉璃灯,仓皇而逃。

不知跑了多远,也不知跑到哪里,我才忽然觉得全身酸软,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

闭上眼,想要调整下身体,却发现脑海里全是刚才的一幕。娇喘的女声,低低的男声似乎想要一点点将我的思绪侵蚀干净。

为何,我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受,仿佛胸口某个地方在一点点掉落,我想要伸手去接住,可是却只有一片虚无。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茫然的抬起头,月色落在我的脸庞,凉意侵蚀着我的身体,一点一点。

流云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蜷缩在一个角落。

他眼神复杂的望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便将我搀扶回去了。他的身子很单薄,不像小白的那般宽厚。

我微微闭上眼,“流云,为什么我的胸口会那么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一样。”

流云看了我一眼,墨黑的眼眸露出我看不懂的神色,似悲悯,似叹息,又似乎还有更深刻的酸楚。他嘴唇动了动,声音柔和,“可能是下凡时间太久了,被浊气侵了身子吧。”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嘴角渐渐勾了起来,“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我想说,却又没有说下去。我以为什么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流云替我铺好床之后,才转头关切的看着我,“不然,我们回去吧。”

我摇了摇头,“一月还未到期,而且。”我顿了顿,又看着他,“那个妖怪还没找到。”

流云盯着我看了许久,我也毫不示弱的盯回去,半响,他才开口道,“既如此,我就用这两百年修为陪你吧。到时候,若是上面发现了,你便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那怎么可以。”我猛地站起身,摇了摇头,“我不能连累你。”

“是我连累你,这姻缘原本就该我们管,却连累你下凡更改。月老此刻还未醒,所以,由我来保护你是理所当然的。”他的眸若星辰,闪亮着坚定。

我虽想拒绝他,可是也心知他虽然位分低,但是这性子却是拧得紧。只要到时候遇到危险的时候尽量让他先走变好了。如此这样想来,我也就顺从的点点头。他见我妥协,嘴角也不自主的扬了起来。

熄了灯,我也转身去休息了。

说是休息,其实不过是冥神打坐,恢复精力。

眼皮缓缓阖上,就在我快要遁入虚无之中的时候,眼眸所见之处忽然白光大盛,进入了一个明亮而空旷的世界。

我赤着脚站在这白光包裹的世界里茫然的看着周围陌生空无的一切,我向前走去,足底的冰凉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为何,这里会有温度?这里是哪里?

第一次,我开始感受到异样的慌张,那是一个神仙不该拥有的情绪。

我加快了速度朝前走去,最后甚至大步跑了起来,那种陌生的感觉不断的涌入我的体内,那些撕裂的情绪好像要将我的身体挣开,释放出来。我张开嘴,却什么也喊不出来。

突然,白光倏然消失,大片大片的绿色出现在我的眼前,绿影深处,水流倾泻而下。

我捂住不断跳动的心脏,一点点往前走。

熟悉的景色一点点在我眼前展开,赫然便是落霞山,而一个白色的人影盘腿坐在河水中央的石头上,黑色如瀑布一般的长发倾泻而下。

他的头微微侧着,我离他不过数尺的距离,所以一眼便认出了他。

与我第一次在落霞山见他时不同,他此刻眼眸里似乎涌注着悲伤,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他邪魅的眼角微微滑落,到下颚处凝结成一粒粒水珠直直落入水中。

他,竟然也有这样的情绪吗?

我的视线微微落到他身侧,这才发现他的怀中还有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她的双眼紧紧阖上,浑身上下似乎都已经没有了生气,整个人软软的躺在小白的怀中。我捂住嘴巴,忍住自己的呼吸,睁大双眼紧紧盯着那两人。

“阿璃,仙子。”忽然,耳边不知道出现什么声音。

那石头中央的小白似乎察觉到我,微微转过头,眼眸却是刺眼的血红。

我大叫一声,猛地惊醒,却发现周围却仍是平日歇息的地方。而流云一脸紧张的望着我,小白站在床尾,眼帘微微垂下,看不清神色。

“仙子,你刚才调息的时候踏错虚无了。”流云的脸色微微有些放松,复而才解释道。

我点点头,微微擦拭了一下额头的虚汗,“可能下凡太久,仙体有些损耗了。”

流云点了点头,又有些关切的说道,“下次调息便让我替你看护着吧,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也好早点叫醒你。踏错虚无是仙家最忌讳的事,若是那狐妖再晚点发现,怕就要永远沉睡在那虚无之中了。”说罢,他回过头扫了一眼小白。

我也顺着他的视线抬起头看着小白,他微微侧身靠在床边,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墨黑的眸子里透着看不清楚的深邃情绪。昨夜的纠缠的他和虚无中所见的他在我眼前不断重叠,他的身上,到底还有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