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流云

作者:六月锦绣 字数:240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流云见我和小白同时走进来时,脸色有些难看,但碍于我的面子也没有说什么。

我没有想到流云会突然出现,他不是在照顾莫言吗?莫不是莫言出事了?我紧张的望着他,正欲开口,却被他抢了先。

"碧落仙子让我先来看着你。"他有些不悦的开口。

望着他铁青的脸庞,我不知道他是因为我与妖厮混在一起生气,还是被碧落派下来生气。可是现在,我只得缓解此刻尴尬的场面。

"小白,你先回去吧,我与流云有事说。"我转过头浅浅笑道,眼珠子不停的威胁着他。

小白不爽的瞪了流云一眼,才慢慢摇走出去。

见小白走了,我将门关上设了一个结界,见四处毫无漏洞才安心的坐下来看着流云。

流云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我对面冷声说道,"他是万年狐妖,你这个结界对他来说没用的。”

我尴尬的看着他悠悠然的模样,恨不得将他掐死,我是因为谁才要设结界的啊?

流云望了我一眼,随即又说道,"碧落仙子怕你被凡间的事牵绊,让我跟着你,我仙气弱,上面很难察觉。”

我倒了一杯茶细细品着,不耐的说道,"我怎么可能被牵绊,碧落想多了。”

流云夺过我手中的茶杯,眼神凛冽的望着我,"怎么不会,你真是越来越像一个人了。"说完,便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我呆呆的望着那已经空了的杯子,心里不断翻滚着异样的情绪。又转头望着流云,此刻的他,面庞削瘦却透着一股不可忽视的韧劲,半分都没有天宫时那般低声下去的模样。

“你当真是流云?”我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愣了一下,毫无表情的眼神在看到我的瞬间似乎猛地察觉了什么,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青白,声音低低的,“仙子恕罪,下仙也不过是担忧你的安慰罢了。毕竟凡间是很危险的地方。”

我饶有兴致的望着他,嘴角挂起些许笑意,“你不过刚进阶仙位,便如此厌恶这凡间吗?话说你以前是什么?人还是妖?”

他的眼眸微微一动,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翻滚着不清楚的情绪,我好似浑身一惊,想要再看清楚的时候,那双眸子又分明没有什么变化。他微微一笑,“前世都已过去了,仙子记得我是流云便好。”

我喃喃两声,也对他的过去的确不感兴趣,于是又说了几句便走了。

次日,我刚走进大厅便听见一件嘈杂的争吵声,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窜入我的耳中,我急忙加快了步伐。

流云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嫣红的血从嘴角缓缓流出,本就削瘦的脸庞也此刻也越发的苍白。我急忙跑上去扶起他,愤恨的盯着一旁冷冷的小白。

小白望了我一眼,墨黑的眼眸里竟有一丝痛楚,来不及细看,他却已经拂袖离去,我呆呆的抱着流云,心却拉扯得疼痛。

这,便是心痛的感觉吗?

流云挣扎着要起来,我轻轻扶着他,生怕弄疼他的伤口,心里却有些不悦。

"说吧,怎么回事?"我替他缓缓的输着仙气,冷冷的质问道。

流云低着头,一声不吭。

我收回手,坐在他身旁静静的望着他,许是被我望得有些不自然了,他才缓缓开口,"仙妖岂可一同生活,我让他离开这里。”

我拍着桌子猛的跳起来,不可置信的吼道,"你让他走?真是活该被打成这样。”

流云倔强的望着我,硬声说道,"那又如何,即使他是妖王,可那也是妖。我们是神仙,本就不能与他们在一起。”

望着那张倔强的小脸,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得暂时压下自己的情绪,给他说了我与小白之间的约定。

说完后,我观察着流云的脸色,虽然仍是不自然,却没有了那么铁青。我继续趁热打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虽然是妖,可是我既然答应了他就必须履行约定,不能失了我们神仙的身份,何况,一直以来他都待我极好,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还有半个月我们便可以回去了。”

流云叹了一口气,终于点了点头。

望着流云暂时妥协的模样,心里却对另一个妖七上八下的敲着鼓,他会像流云这么乖乖的听我说话吗?

深吸了无数口气之后,我终于果断的推开了小白的门,果不其然,小白正悠闲的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样子惬意得很。

"我,"我站在门口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才是最恰当的。

小白悠然的睁开眼睛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站在门口这么久,进来就一个我字啊。”

看着他欠扁的样子,本来准备道歉的话硬生生又咽了回去,我大步走到他的床边,也不顾他惊人的眼神,一屁股坐在床上,抱怨道,"流云才是个两百年的小仙,你这只老狐狸怎么说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吧,差点就打死他了。”

小白一把推开我,我一不留神便跌倒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捂着我的屁股愤恨的盯着他,骂道"你要摔死我啊?”

小白冷眼望着我,随意的说道,"还真是越来越像一个人了,会骂人,脾气也见长了,连仙气,啧啧,都染上俗气了。”

我猛的跳起来紧紧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昨晚偷听我们说话。”

小白没有看我,扭过头去把弄着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狐尾,我没有见过小白的狐尾,白白的,像雪一样,纯净得让人心里莫名的舒服。

我望着他,他望着尾巴,空气似乎在这一瞬间凝固了,只听得彼此不满的心跳声,我瞪了他一眼,跺了一下脚跑了出去。

那时候我未曾发现他在我身后扬起的浅淡笑意,也不曾明白自己的怒意竟是源于在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