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恶战

作者:冷凌儿 字数:402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随之,夏云淡笑,全身爆出赤光,张燕风,谢含金也是同一个阶级,所以也是爆出赤色的玄光,而侍卫与公孙茉莉身为紫玄高手,所以爆发出的是炫目的紫光。

各色的玄光将这艘船帆甲板上照射的一片通明。

“一群蝼蚁!”女子阴柔的声音响起,手绽紫黑色的光,那是紫玄巅峰的象征。

众人见状,眼神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掩饰而去了,没有因为她的修为而感到惧怕,反而觉得更是兴奋了,身体的好战因子在萌发。

“铮!”张燕风最为好战,手握长剑凌刺而去,黑衣女子紫黑光爆发,徒手挡下张燕风一击,当女子注意力分散到张燕风身上时,随之其他四人踊跃而上。

玄光刺目,每发出一击就让这片海域的方圆十米之内而震动一次,海水涛涛,波涛汹涌的拍打着附近每一艘船只。

很多人都不敢出来,这样的场面不是他们看得起的,一不小心陨落就玩大了!

当然,也有很多不怕死的,或者就是修为较高的人会站出来观战。

谢家大船,甲板之上,两组人还在对持着,回到莫非墨这边。

此时的他墨发散落,狂舞,眸若冷电,以伤体迎战。

对面的黑衣人也好不到哪去,左肩上被刮了一刀。

“很好,很多年没人让我受这么重伤了,为了奖励你,我要亲手送你下地狱。”黑衣男子沙哑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点温怒。

“用实话说吧。”莫非墨说道,赤光在两边袖刀上泛起了炫目灿烂的光效。

莫非墨此时正处在越战越勇状态,千机被触发,灵气爆发。

一道紫光刮过,莫非墨双眼险些被刮瞎,只见他巧妙弯下腰,双手撑地,双脚跃起,向黑衣人小腹攻去。

“砰!”黑衣人被莫非墨踹得连连倒退,而莫非墨在地上一个翻滚,稳下身子,蹲着透过紫光看向迷雾中的黑衣人。

如一只豹一样盯着目标,蓄力待发,双手反握着血色还未干涸的袖刀,这个黑衣人紫玄中阶,打起来让他有了不少压力,不过他将压力化作动力,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计算着这场杀局的胜率。

他不敢再借千机的灵气,不然遭到反噬也会死翘翘,这千机太过坑爹,之前借了一点点让他躺了一天,如果他再借,就难保是躺一天了,只怕是躺一辈子了。

“去死吧。”黑衣人被踢得吃痛,低喝一声,从迷雾中消失了。

但并不是离开这里的意思,而是在原地消失,他人还在这周围,微微的风一道一道的刮起,说着这黑衣人在这跑动着。

“哗!”银色的剑尖闪着紫色的光,剑尖拖着它细长的影子疾飞而来。

糟了!莫非墨想到,下意识的把身体一偏,呲啦的一声响,莫非墨的眼睛因这阵强烈的紫光而眯了起来,同时他只感觉到左肩一阵刺痛,整条手臂的知觉瞬间消失一秒,都酥麻了,他唯一知道的是,衣服被挑破,肩头的肉被划开,露出白森森的骨头,鲜血在下一刻爆喷了出来,被挑破一条细小的血管!

莫非墨不管鲜血直流,反手急速给了身旁黑衣人一刀。

在战斗中有靠近黑衣人的机会,莫非墨都会认真把握,不让黑衣人也那么好过,莫非墨拔出黑衣人身上的刀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闷响,黑衣人吃痛的闷哼一声闪身消失在了莫非墨面前,再次没入黑暗之中。

莫非墨趁这空档,他伸手点穴,将肩上的穴位点住,让疯狂涌出的鲜血止住了。

黑衣人被他从背后刺入,没入到心部,相信如若不立刻治疗,便是必死无疑。

“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黑衣人再次闪身出现,他胸口的部位鲜血直流,莫非墨刚才那一刀刺穿了他的身体,将心脏给划破了,让他生命受到威胁,生命渐渐流失。

“有那个能力再说吧!”莫非墨冷声道,握紧袖刀冲了过去!

忽然,莫非墨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只见黑衣人身体开始膨胀,莫非墨见状,容不得他思考,一脚将黑衣人踢飞,但他一出脚就被黑衣人紧紧抱住,让他抽不回来。

“我操、你妈啊!放开,放开!”莫非墨急得破口大骂,伸手拿起袖刀向黑衣人手刺去!

“一起死吧!”黑衣人沙哑的声音响起,抱着莫非墨,燃烧生命之力,释放最后一击。

“来不及了!我赌一把!”莫非墨咬牙道,横竖都是死,他反抱黑衣人,纵身跃下了赤海!

“墨兄!!!”夏云刚被踢飞在不远处,看到莫非墨与黑衣人跳下了赤海,他声嘶力竭的大叫,但是一切都迟了!

只听“噗咚!”一声,两人一齐没入了赤海,海域将他们两人吞噬了。

众人闻言,特别是侍卫,闻声他望去,只见莫非墨已与黑衣人没入了海域,他不禁疯狂大喊,他的大哥三弟死了,连要护着的少爷也死了,他自感觉得太窝囊了!

狂叫一声,展开了更疯狂的攻击,不管黑衣女子一次又一次的将他踹飞,众人此时都疯了!!

莫非墨一死,他们全部都疯了似的对黑衣女子展开杀术,连杀手锏,压箱底全部都拿了出来。

五人的疯狂攻击,让黑衣女子倍感吃力了起来,船舱下的谢含玉若不是被他二哥抓着,他早冲上来了,他刚刚听到莫非墨的大骂,他就知道一定出事了,他与他二哥等等侍卫还不够厉害,上去只有被击杀的份,他们都不能轻举妄动上去送命。

“萧家,你们太过了!”侍卫大吼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从黑衣女子身后环住了黑衣女子的腰,黑衣女子低喝一声,用手肘向侍卫打去,但这侍卫抱得跟狗皮膏那么紧,而且他身上一波更比一波强的波动传来,让黑衣女子心惊,更是想要将侍卫弄开,这侍卫燃烧生命力与她对杀,要自爆!

她这一分心,公孙茉莉等人就有了攻击的空档,握着剑向黑衣女子刺去,被抱着的黑衣女子闪避不及,生生的被刺了一剑,让她吃痛的哼了一声。

“一起死吧!!”侍卫大叫,抱着黑衣女子冲向了船栏,冲破船栏,一起坠入了赤海!

“少爷,大哥,三弟,我来找你们了!”只闻侍卫最后一句,接着噗咚一声,赤海将他们两人炼化了。

众人沉默了,看着一片黑暗的四周,依然警惕的看着四周,就这样他们警惕了一夜。

第二天,太阳升起,晨风,将遮天的迷雾吹散,谢家大船上一片狼藉。

“墨兄,墨兄!”谢含玉跪倒在大船上甲板边缘,他抬头呆呆的看着天空,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希望能将快要涌出的泪光倒进瞳孔的后面,他在努力着,不想让悲伤蔓延眼睛的泪水越积越多,随时都会决堤而出,他已经彻底被悲伤占据,突然低下头,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颤抖的双肩,无声的散发着他的脆弱,小小的呜咽声流露出他无尽的哀伤。

他看着这片海域,痛哭着,这片海域下面,埋下了一个他最好的兄弟,就算他怎么优秀一直以来都不嫌弃他的好兄弟。

“来,喝一杯吧,墨兄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们要强大起来,以后去铲平萧家。”夏云坐到谢含玉身边,将一壶酒递给谢含玉,虽然他交好莫非墨等人不是很久,但是感触却很大,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很是让他敬佩。

“虽然我认识墨兄不是很久,但是他很合我胃口,是一个很值得交好的兄弟,我们努力吧,以后强大起来,去萧家走上一趟!”张燕风也走了过来,坐到谢含玉身旁。

谢含玉闻言,擦了擦眼泪,深呼了一口气,说道:“是!我要强大起来,若有来日,我非要萧家在这片海域上消失,让谢家的商业范围扩大,也为墨兄报仇!”

“这就对了!喝酒!”见状,夏云放下了心,他还真怕谢含玉为此而一蹶不振。

谢含金,谢含银见状也松了一口气,莫非墨的死,在此最受打击的就是谢含玉,现在他好多了,他们的心就松宽多了,转身继续工作。

大船受到重创,不得不再里里外外的大修一次。

赤海之下

一个男子躺在海底,墨发在赤色的的海水里飘舞,全身被白得泛起了点点金光的光包裹着。

忽然,他睁开了眼眸!

“我死了么,嘶!”男子动了动手,直觉手臂传来刺骨的痛。

“我还没死!我要上去!”男子,惊讶的发现自己没有死,想向上游去,但却没有一丝力气,全身像是被禁锢在了这里。

男子闭上眼眸开始搜索生命波动,忽然他搜索到了几个熟悉生命波动,男子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起来,开始用意念传输消息。

谢家大船上,几个咕噜咕噜喝着酒的人,突然,拿在手中的酒壶脱落手心,噗通一声掉入了赤海。

随之而来的是哄堂大笑,笑得疯疯癫癫。

船上的谢含金,谢含银等人皱眉看着那几个疯疯癫癫的人,连坐在几个人一旁藤椅上暗暗发呆的公孙茉莉都轻笑了出来。

“你们抽风了吗?”谢含金走到他们几个大老爷们身后,一个个给了个大大的爆栗。

“嗷!痛也!不过还是好好笑,哈哈哈哈!”谢含玉捂着脑袋大笑了起来,之前哭过的眼睛还泛着泪珠。

“笑什么笑,都疯了啊!”谢含金瞪了他们一眼,莫非墨刚刚死去,他们几个跟疯子似的,一会哭一会笑的,神经不正常了。

“墨兄没死,他在给我们传达意念呢,他在赤海下好好的,只是受伤一时上不来,他说死不了。”谢含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什么?!太好了!哈哈哈!”谢含金愣了愣,莫非墨的声音从他心里响起,莫非墨也给他传达意念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