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最后的父爱

作者:冷凌儿 字数:40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哐,铮!”

“去死!”莫非墨拳式霸道无敌,每出一拳都有毁天灭地的迹象,十次攻击,三次落空,地上被他砸出了几个大坑。

许多人见了脸色不禁巨变,这莫非墨何时变得这么强大了,每出一拳都很霸道,非得将地上的大理石给砸碎成渣,那可是赤手空拳砸的,跟砸豆腐渣似的一般轻松。

“去死!”段承昕像莫非墨再次刺来,剑意凌厉,带着蓝光划出一道虹光。

“铮!”莫非墨双手交叉,用手臂上的防护铁再次挡下这凌厉的攻击,手臂传来的火辣刺痛告诉了莫非墨对手是有点实力的。

“喝”莫非墨左腿白光湛现,向段承昕横扫而去,见状段承昕瞳孔收缩,急忙倒退。

“一步千里遥!”莫非墨默念咒语,下一秒他来到了段承昕身后。

横腰一脚,段承昕像一只死狗一般被踢了出去。

“砰!!”

段承昕如断线风筝,被踢飞到十米之外,要不是有几个垫背的,他现在就要身负重伤了。

“哼!”莫非墨四肢绽放出白烟似的光,随手一抓,身旁的一个较弱的侍卫被他活活刺破胸膛,抽出手,竟不染血!可想速度极快!

“咳!”段承昕大口咳血,再次持剑站了起来。

“昕,回头吧,回头是岸,我们一起远走高飞,相信他们会放过你的。”这时一抹红衣从段承昕身后拥住了他,不让他再出手了。

“舞美人,段承昕……你们!!”皇帝见他们两人拥在一起,气得呼吸急促,一时间喘不上气。

一个是他的妃子,一个是他的儿子,两人竟然走在了一起!

丢尽皇室家族的脸!!此次真的是丢尽老脸了!!

“将军,将军我们来了。”这时从天大降穿着铁衣的人,铁骑兵到!!

宫门被关上了,他们是翻墙头飞进来的。

大部队到,段承昕这近千个侍卫暗卫根本不够砍,三下五除二就快要全军覆灭。

“放开我!事到如今,还有回头路吗!!”段承昕大吼,就要挣脱舞美人的拥抱。

“你的部队全被杀了,你还剩下什么,你还要继续吗?”莫非墨冷笑道,一步一步的向段承昕走去。

“莫非墨,是我失测,几个月前,没能杀掉你,是我最大的失测,不然这次称王我一定会成功的。”段承昕大声说道,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什么!段承昕,几个月前墨儿重伤是你一手造成的!!”莫霖脸色如霜,他前后被砍了一刀,前面的不重,背后的稍微严重些,他一双老手此时沾满了鲜血,手持的剑还滴着鲜血。

“是又怎么样,我还告诉你,段承冥十六年的毒还是我一手造成的!皇上的毒也是我下的!!哈哈哈……皇上你今夜就得死,我死也要拉上你们,一起到地府上斗!!”段承昕脸部扭曲,近似疯狂了。

一旁的皇后眼泪直流,沉默了许久的她突然开口道:“是我,是我想当太后,是我想要皇权,自幼逼迫昕儿学一些不该学的东西,是我的主意,全部都是我的主意!!”

皇后声嘶力竭的大叫道,身体缓缓的坠下,跪倒在皇上面前。

“这一切的一切的因为我。”皇后流着眼泪,一遍又一遍的呢喃着这句话。

“你为何要逼迫他这样做!!本三个皇子内,我最看重昕儿,他优秀,他什么事都做到精明,做什么都有勇有谋,而你却要逼迫他这样做,你是要害死他吗!!”皇上指着皇后大吼道,眼泪不禁滑落。

众人看着大气不敢喘,所有人都底下了头。

帝泪!一个皇帝一生能有多少眼泪,从生在皇室,从小被磨成刚毅的性格,摔了,痛了,伤心了,但是一滴眼泪从没掉过。

而此时他,当了一生的帝王,他流泪了。

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闹到如今,妻子一点也不懂他的心,好生呵护住,看着他们成长的四个儿子,在今日连死两个,他也快要死了,这一切的凶手竟然还是自己的儿子。

罪魁祸首是他妻子,而这个儿子竟然不知羞耻,与自己的妃子勾搭在一起。

这一切一切,让他何能不心痛,心寒,心酸!!

是的,他们的作为让他知道痛了,让他这个一世英名,一世精明能干的皇帝流泪了,但是一切都做得太过了,让他彻底失望了。

“皇上,臣妾对不起您,皇上……”皇后哭着说道,说着她嘴角流出了鲜血,她竟然也服毒了!!

“蓉儿,都不要说了,我们回去,冥儿也一起吧,一起吃一顿饭。”皇帝擦去了眼泪,伸手扶起了皇后,另一只手牵起了段承冥的手。

“来人,备菜,我要与蓉儿吃好好一顿饭。”皇帝此时再也没有前日的威严,与之前相差甚远。

哭完这场,他似是苍老了二十岁,甚至三十岁一般,走起路来都一酿一跄,几次都险些跌倒。

段承冥一生以来第一次碰他所谓的‘父亲’的手,他此时眼眶润红,眼泪在眼眶打转,但不敢掉下来,他知道,下一个帝王就是他,他不能掉泪。

在场的人看得心酸,听得也心酸,一直以来,威名赫赫的皇室帝家,此时变得如此落魄。

皇帝走到宫殿门前时,回头看了看跪倒在地时哭时笑的段承昕。

“唉!没了,全都没了。”皇帝不再走动,坐在门槛上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天空。

而段承昕,现在皇上没有下令,没人敢轻举妄动,而现在是皇上感伤的时候,谁敢出手在刺激他。

“坐坐。”皇上招了招手,让身旁的皇后跟段承冥一起坐。

“你记得吗,昕儿小时候啊,最霸道了,经常欺负他同龄的两个哥哥,结果每次闹得你们三个妃子上门来闹心。”皇帝说着苦涩的笑了笑,在一个人觉得幸福的时候,怎么破天荒的事情都是温馨的,连吵个架也是温馨的。

“冥儿小时候经常生病,我加上这十多年来国务繁忙,战争连连,也没经常去看管,匆匆送了两份药给舞美人就走了。”皇帝内疚的说道,伸手摸了摸段承冥。

“说起最乖的就是老二了,从不惹事,一直以来都很沉着,虽然有野心,但是他决不敢轻举妄动,有谋无勇,当年我大寿,他可是费了劲的学杂技,后来见太多大臣在,怕丢脸,脸红就不敢上台。”

“相比起来,昕儿跟志儿一直以来都是我心里不二人选,闹到现在,两人如狼似虎,把皇朝交给他们,我不敢确定能不能好好对待文武百官,百姓子民。”

皇帝一段一段的说着曾经他觉得最温馨的往事,微微笑了笑,一道黑色的血从他嘴角缓缓流出。

“皇上……”众人惊呼,正要上前。

“没事,我死了之后,皇位传给冥儿,现在封他为太子,至于他身上的毒,就请莫将军帮他找些解药,将他身体里的毒给排出了。”皇上吩咐道。

闻言段承冥连连摇头,说道:“父皇,孩儿的毒已经解了,一个神秘人给我送的解药。”

皇上脸色露出一丝惊讶,随之而来的是高兴。

顿了一会,他继续吩咐道:“解了就好,如果太医对志儿的伤也束手无策,那就不要逼迫太医了,昕儿,就任将军处置吧,留着是一颗肿瘤,为了皇朝安宁,如今只能斩草除根了。”

“是,皇上。”莫歆领命道。

皇上看着身穿白衣,站在段承昕不远的莫非墨说道:“今日莫非墨护驾有功,封他个爵位。”

“不要,臣不要爵位,我只想继续当我的风流大少。”闻言莫非墨急忙推辞,开什么玩笑,他还正想着赶紧解决这件事,然后远走高飞去。

“哈哈哈哈!”闻言皇上与莫歆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你不要就不要吧,不强求你,以后一切事情都交给莫将军来处理了,将冥儿的位置坐稳起来……咳咳咳!”皇上说着忽然大口咳血起来。

不知不觉,他身旁靠着的皇后‘已然入睡’悄悄的先走了一步。

“蓉儿,兰儿,我来了,不会让你孤独的。”皇上呢喃的说完这句话,他就倒了下去。

一旁的段承冥深呼了一口气,还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很是感动,又忧伤的看着皇上,因为他死之前唤了一句‘兰儿’

那是段承冥母妃的专称,兰妃,兰儿。

遍地尸体,血流成河的皇宫,死去的皇帝皇后,死去的太多太多。

“布告天下举国哀悼。”段承冥说道。

“是,太子殿下。”莫歆领命道。

“吩咐人将这里打扫干净,把段承昕与舞美人押下去,在京城刑法场示众斩了,既然他们两个这么有情,就让他们葬同一个墓穴。”段承冥寒声道,对于背叛他,与陷害他的人,他就要心狠的给扼杀掉。

舞美人不禁让他恨,还让他失望,而段承昕除了对他有恨还是恨,害得这个还算安好的皇室家族闹得如今这般狼狈,死的死,伤的伤。

“押下去。”莫歆下令,身旁几个竖着的铁骑兵反应了过来,他们还久久的沉寂在皇帝死去的悲伤中。

两个铁骑兵将时哭时笑,像疯了似的段承昕押了下去,舞美人并不用人押,而是自己走,但她没有哭,而且是笑,多年来的相守,至死还能同墓,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赏赐了。

害了这么多人,她没被株连九族,所以她对这个结果,算是满意,又心酸,遗憾。

多年来花了多少心机,到现在没有坐上她所谓皇后的位置,最终还是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