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阴谋

作者:冷凌儿 字数:375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段承冥穿好正衣,走出了清阁宛的殿内,走到宛阁前有一张太师椅,这是专门给他准备的,每天早上都坐在这里晒晒太阳。

“六皇子,您怎么出来了,这里风大。”一个小公公见到段承冥站着门口吹风,急忙拿出一件大袍为他披上。虽然是四月的天,但是夜里的天气依旧微微的凉,对于常人来说,是个很舒适的夜晚,但是对于段承冥来说,真的是太冷太冷。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有吩咐不要擅自来打扰。”段承冥躺在太师椅上,大袍盖着他纤瘦的身体,病了多年,他不仅美得像女子,而且身形纤小,腰身纤细,若不是他的喉结证明着他的一个已经快成熟的男子,不然人家都以为他这是女办男装的。

“是。”一旁的小公公跟几个宫女急忙退下,只留下段承冥一人静静的躺在太师椅上望着月亮。

“沙沙。”不知是风吹,还是人为,一旁种着的一颗树发出了树叶相互摩擦的声音。

“出来吧。”段承冥语气平淡,但大袍下的双手不禁握紧。

如同变魔术一般,在段承冥身旁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除了两眼露出来外,没有一处露出来的,全身用黑色的衣服包得严严实实的,沙哑的声音响起:“六皇子,真是悠闲啊。”

“是谁派你来的。”段承冥双手松开,看来他预料得不错,今夜会有人来访,但不知是敌是友,是敌必死无疑,是友一切便好说。因为他没有深厚的修为,清阁宛没有一个侍卫守着,谁想杀就来杀,经过那一天皇帝没有一点对他好的意思,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怎么待好他。

“噗!”一个异声响起,只见黑衣人早已离开了原地。

“六皇子处境真是处处危险,连一个下人都敢来监督着你。”黑衣人再次回来,手中提着一个人,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样子,跟提得死狗一样轻松。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段承冥摇头,他的处境他也想改变,但是也只能是有心无力,清宛阁的主权,说白了不在他这个皇子手上,而是在一个敌人手中,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危险的‘地雷’‘炸弹’一触碰必死无疑。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我就是想帮你一把,但是我也要回报。”黑衣人沙哑的声音幽幽响起,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异常阴森。

“前辈的意思是你并没有受谁的命令,而是自己想来的?”段承冥听黑衣人的话就听出其他意思。

如果是人派来的一定会说:是谁派我来并不重要,可他却说我是谁并不重要。语气却不是用一个下人的语气,一般是奴才等等,都是回答:在下,跟他说话时就会用:您。而这个人修为不知高低,他一个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是看他的身手并不慢,一个神秘强大的人物。

“既然你唤我一声前辈,我就送你一场造化。”黑衣人很是满意段承冥的态度,拿出一颗全体通红的果实递给段承冥。

“前辈这是……”段承冥没有收,很是警惕,也带着疑问看着黑衣人。

“火血果。”黑衣人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解释道。手中的果实红得妖艳,沁人的芳香散发出来。

“无功不受禄,我没有道理收下这果实。”段承冥委婉拒绝。

“我说过,我帮你一把,但要有回报的,明日参加莫歆的大婚。其他的事情就不要过问了。”黑衣人说道,将手中的果实再次推近段承冥的面前。又接着说道:“你体内的毒性是寒极的毒,用这枚果实调过来,如果你身体好了,而且还逃过敌人的一招招毒手,段承昕这个人就是我给你安排的对手,活过这三天,而且表现较好,到时候我会给你回报。就是你的毒的真像。”

“前辈都早已肯定我已经答应了,我再推辞就显得我像女人了。”段承冥很是心惊,这黑衣人竟然将他的心思猜得这么准,解开毒,解开一切的谜底,就是想活下去!

“你帮我一件事情,我就会给你一个回报,但这个果实只是个见面礼。”黑衣人说着将果实放到段承冥怀里。

“前辈如何得知我是中毒了,我只是病了而已。”段承冥试探道,他一直以为知道他中毒的人是凤圣月,竟不知另有他人。

“你知,我知的事情,再如何隐瞒不也是多此一举么?”黑衣人冷笑,撇了眼段承冥。忽然黑衣人眯了眯眼眸,眼神闪过一道精光,阴沉的说道:“速度服下这颗果实。”

段承冥见黑衣人脸色不对,急忙服下火血果。

刚服下,药效就发作了,直觉全身热得难受,慢慢的就像是被放入烤炉中一般,全身火辣辣的刺痛,特别是骨头,烧到骨髓一般的疼痛,让他属实难受。

黑衣人看着蜷缩在太师椅上痛苦低吟的段承冥说道:“你多年的寒毒已经侵犯你的骨髓,这药也是我考虑了很久才拿出的,这样难受会持续三个时辰。”

“有人要来了,多有得罪了。”黑衣人察觉到什么,轻声对段承冥说了一句抱歉,一直大手捏上段承冥的脖子,将他提起。

“前辈你这是……”段承冥不解忍痛说道。

“作戏”黑衣人两字简单明了的说道。

果然不出所料,的确有人来了,一个美丽妖娆的女子走进宛阁,见到地上一具尸体,不禁尖叫出来,当她看到段承冥被一个黑衣人掐着的时候,她顿了一下,没有再呼叫。

黑衣人与段承冥见状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段承冥此时心里很是失望与惊讶,为何不为他呼唤侍卫,舞美人就这样停止了呼救,远远的看着黑衣人掐着段承冥。

“发生什么事了。”由于舞美人的尖叫还是引来了一些奴才婢女。

“哼。”黑衣人见状,松开了段承冥,闪身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见状舞美人眼神闪过一丝失望,很快就换上了另一副面孔,尖叫道:“宣太医,快宣太医,六皇子犯病。”

“舞美人,六皇子昏过去了,全身发热,发烧。”走到太师椅的婢女伸手探了探段承冥的鼻息,结果很是让她失望,段承冥并未被掐死。

“你们将这具尸体抬下去。”舞美人眼神闪过一丝阴冷。

一时间,皇宫一处大乱,这时已是深夜,但此时清阁宛四面通明,处处点灯。

“太医,冥儿没事吧。”舞美人站在床边紧张的问道。

白发苍苍的老太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六皇子此次犯病不像往日如冰,而是全身发热,热得烫手。”

“方才六皇子在外吹风,可能是着凉发烧了。”一个婢女说道。

“臣开几副药,三碗水熬成一碗,让六皇子服下。”老太医说道。

“是,小崔你跟老太医回去,一齐取药回来。”舞美人一副忧愁的样子,玉手揪着手帕。

“是。”一个奴才回话道。

舞美人看着老太医与奴才走后,坐到床沿边,掀开床帘,看着安静躺在床上,脸色通红,时不时滑落汗水,舞美人轻轻掀开被子,看了眼段承冥脖子上留下的一道浅浅的痕迹,一手不自觉的抚上了段承冥的脸庞,一直滑下到段承冥的脖子,玉手微张,掐上了段承冥的脖子。

“舞美人,你这是要做什么。”一旁的婢女见状喝道。

“我想,把他杀死……但是这样做又似不好,因为外面那具尸体我们隐藏了,告知太医他只是犯病,暂时不能杀他,但是会有其他人会为我们杀了他。”舞美人收回玉手,她很是想杀了段承冥。

“但是六皇子已经知道是有黑衣人要刺杀他,到时候他察觉些什么就不好了。”婢女也是觉得难抉择。

“不必,我有自有法子。”舞美人说道。

不一会,两个时辰后,段承冥幽幽醒来,见舞美人正在一旁吹着一碗热呼呼还散发着浓浓药味的药水。

“冥儿,你醒了,你不要怪我,我方才没有呼侍卫,是我的错,害怕一刺激黑衣人,那黑衣人会下狠手杀了你,况且清宛阁素来没有侍卫,待侍卫来到,我们现在已是在阎王殿相聚了。要怪就怪我吧,不会一点武功,一点修为都没有。”舞美人内疚的说道,说着说着眼泪滑落,‘嘟’的一声,泪水掉落入碗中的药水内。

“我不怪你,要怪就怪父皇为何如此绝情于我。”段承冥皱眉,伸手抚去舞美人的眼泪。

闻言舞美人笑颜露出:“下一次,我去求皇上,多派些侍卫过来,先将这碗药喝了。”

段承冥心里冷笑,舞美人去求皇上要侍卫,这不就是去找骂么,舞美人本犯了打错,差点被打入冷宫,但那时候刚好他母妃死了,皇上顾虑到他没有人照顾,就派舞美人照养他,不将她打入冷宫,在清宛阁,没有一个人是皇上待见的,每个让皇上见到都会情绪波动,只是没那么狠心将他们抹杀而已。

段承冥接过药水,喝下后,说是累了,舞美人等人一齐退了下去。

清阁宛这场无外人得知的刺杀风波就这样寥寥草草的被众人吞在了肚子。

整个清阁宛熄灯,一片漆黑。段承冥靠在床边,看着窗外的月亮,心里很是苦涩,舞美人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真是为了他好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