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纯正的龙鳞马

作者:冷凌儿 字数:384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莫非墨送走了谢含玉,唐九毅,留在家里忙其他事情,不知不觉转悠着他再次来到了马棚,看着那黑马还是如往常一样被捧着,许多几个下人正忙着用水果喂养他。

几个下人见到莫非墨来到后,变默默退下了,因为他们了解莫非墨,每次来,都叫他们离开,所以这次来就不用他吩咐了,放下手中的工作离开了马棚。

“小麟,你的腿还好吧。”莫非墨站在黑马面前,拿起一水果往它面前塞去。

那次比赛,他敢肯定,黑马会跪倒是因为段承昕,黑马被送回来后,他第二天一早就过来看马,之间马后腿上被扎了两根银针,幸好无毒,但是被扎得特别深,想必很疼,但黑马还是坚持的将他送到终点,他很是感动,若不是他幸运能拥有这匹有灵性的马,他早输了比赛了。

他这几天再怎么没空,早上都会过来看看它,还花了几颗丹药。

段承昕,如此将他视为眼中钉,待他强大之时,他将会把他必诛之。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很低调了,一直在遵循一句话去面对事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还一针,人再犯我必诛之。

段承昕一次又一次的陷害他,他不是圣人,无法忍受这种威胁性的存在,不早早斩去,将会就会酿成大祸。

“咴咴”黑马忽然叫起,将莫非墨从思绪中拉出来。

莫非墨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抚上黑马长着长长且浓密长毛的脑袋,白色荧光忽闪忽闪,莫非墨修为又变高了,灵气就能使用越多。

对此莫非墨很是无语,每次险些死掉,修为就会大大升一次阶级,难道是要他天天徘徊在生死边缘才可以么?

他才不会那么疯狂,他还想活命呢,天天拿自己的命去赌,待会一不小心就没命了,他找谁哭去?!

“小麟,如果说,有一天,我要去闯天下,你陪不陪我一起去?”莫非墨摸着黑马的脑袋,又似是说给黑马说的,又似是自言自语。

“之前我想离开的感觉不是很大,但是当我听到‘千机剑’这三字时,我心里想离开的感觉异常强烈,待我将六皇子捧上位,我一定踏上旅途,那把剑太诱、惑我了,因为体内的千机,我想让千机与千机剑重逢。”莫非墨说着望向了红色的天边,红色的夕阳印红了天边的云彩,莫非墨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喃喃道:“又是一日黄昏。”

“嘶?什么东西,硬硬的?两只角?!”莫非墨摸着黑马的脑袋的手好像摸到了什么,突然他大惊,回头看着黑马,轻轻抚开黑马的长毛,只见黑马脑袋上长出了两只蓝色的角,不过只有手指的一节那么高,才一厘米多高,像两个肿起包,硬硬的骨头告诉他,这是角不是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莫非墨确定这真的是两个龙鳞角之后开始大笑,这一方天的天际都响起了他的笑声。

“太他妈幸运了,这不仅仅是飞天龙鳞马,而且还是最纯种的,还带角的,之前我还以为是不纯血脉的龙鳞马而已,却不知是带角,纯正的飞天龙鳞马。”莫非墨小声兴奋的说道,从古时一脉一脉的传下来,许多龙鳞马已经失去了纯正的血液,现在世间飞天龙鳞马要有也只有那么两头三头了,而且他还很幸运的得到血液最纯正的飞天龙鳞马,他现在心里有多乐就有多乐,开心跟那开得美丽的花儿似的,比涂了蜜还甜。

“已经长出角了,那么……应该活了上千年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开始第一次蜕化,将鳞片长满全身。”莫非墨回忆着古书的记载,自言自语的说道。与此同时莫非墨暗暗偷喜,好在这黑马不喜欢生人,除了吃就不准别人碰它,不然你现在肯定被抓去贡献给皇族了,而且比赛的时候他赢了比赛,到时候肯定有很多人再次想参莫家一本。

“第一次蜕化后,你就可以用你名副其实的龙鳞这个名字了,待你长出翅膀,能飞上天的时候,你的称号就唤为龙鳞王,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是几千年后了,那时候帮你改称呼名字的人一定是我子孙了。”莫非墨自言自语的说着,心里有点小遗憾,终究还是不能看着这黑马成长起来的那天。

“如果,我快点强大起来,再用千机供养你,看看你能不能很快速的成长起来,我现在只能用这个赌一把了。”莫非墨对黑马说道。

当然黑马不能回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时不时发出马哼声来回应他,如果现在黑马能说话,那才把能莫非墨吓坏了。

“小麟,你好好待这哈,我回去了。”莫非墨拍了拍黑马的脑袋,转身离去。

此时,繁华浩大的京城另一角落,一个家族里。

“小姐,这衣服好漂亮。”一个依着普通活泼的婢女绕着婚纱走了一圈又一圈。

“这衣服怎么穿啊,虽然看起来很美。”站在叶安珊一旁的妇女问道。

“娘,凤衣斋有人来帮忙穿的,不用担心。”叶安珊微笑道,站在她身旁的不是谁,正是叶安珊的母亲,苏素莲。

“你真要拿这件这么白的裙子当嫁衣?”苏素莲还是有点别扭,别人成婚不都是大红大紫的,她这竟是白,全白。

“娘,等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明年吗?难道给我这件嫁衣就这么注重这点么,难道还要为了这件小嫁衣的事情而不成婚吗?那我这是嫁给人家还是嫁给嫁衣哦。穿什么不都可以,只是为的好看而已。”叶安珊还是比较看得开的人,毕竟也等了这么多年,对于她来说,穿什么样的衣服做嫁衣她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度过明天,就是莫家的人了,就能与莫歆无顾忌的白头偕老了。

“是,是是,你们年轻人啊,都不知道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了。”苏素莲说着脸色溢出笑容,她也盼啊,自己的女儿为了莫歆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盼到今天了,要不是当年莫歆誓誓旦旦的说,多年回来后一定会娶叶安珊,不然她这个做娘的,说什么也要将女儿给嫁了,十七十八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再等两年就没人要了,她这做娘的不心疼么,再说她这又不是什么大家族,如果是大家族还好说,就算等到二十五六岁,只要贴点钱上去,还是能勉强找到一户好人家。

“嘻嘻。”叶安珊裂开嘴巴对苏素莲笑了笑,拽着苏素莲的手晃了晃,如同一个小女孩一样撒娇。

“都长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苏素莲也不禁笑了出来,心里也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女儿这么大了。

“姑姑,听说你的嫁衣很漂亮,我特意过来看看。”这时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从外走了进来,当他看见房子里架子上的婚纱时,顿时两眼发愣,整个人呆住。

“一个大男人家还来看什么嫁衣。难道你还想为你未来的新娘早早做好嫁衣,准备娶一个回来?还是你现在已经看上了哪户人家的姑娘?”叶安珊打趣道。

“姑姑的嫁衣真是另类,也很美很美。”少年感叹道,随后想起叶安珊的话,急忙说道“怎么会呢,我还不打算娶这么早媳妇,姑姑您就别打趣我了。”

“安宇,不好好去看书,跟师傅练习武功,在这闲什么。”苏素莲看着少年严肃的说道。

“是,奶奶,我这就回去。”少年恭敬的说道。这少年并不是谁,正是叶安珊大哥的儿子,叶安宇。

夕阳西下,黑色慢慢遍布整个天地每个角落,京城每户人家都点起了烛灯。

皇宫清阁宛内。

“冥儿,来,喝下这药就可以早早休息了。”一个身穿艳红大衣的妖娆美丽并成熟的女子手中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水正往床榻边走去。

段承冥脸色依旧苍白,但却掩不住他妖孽的容颜,再怎么苍白都依旧那么‘美丽’,只见他手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双眼一直盯着书页看,听到舞美人的话,便回话道:“你放这吧,我看一会书。”

“看什么书呢。”舞美人坐到段承冥身旁,低头看着段承冥手中的书籍。

段承冥微微皱眉,身旁舞美人身体散发的芳香让他有点不舒服,淡淡的花香味。

“百草珍药,我正在查找更好的解药,为自己治疗,不然一直喝这样的药,不知何时能排除完自己体内的毒。”段承冥似是无心的说道。

闻言舞美人身体一怔,微微僵硬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笑道:“只是病毒,如果能找到更好的药,冥儿的身体就能快一点好起来了。”

“希望如此,这些药,吃得跟喝水似的,一点药效也没有了,身体的病已经对这样的药免疫了。”段承冥看着书并未抬眸看一眼身旁的女子。

他现在绝对是不能再喝这些药了,这几日,他偷偷倒掉这些药,没有喝了之后,身体一日比一日的舒服,比以前好了,脸上的苍白还是他偷偷用胭脂抹上去的,如要擦掉,就能见到他已经微润的脸色。

“那也得喝了这碗先,明日我去帮你寻其他的药。”舞美人眼神闪烁过一道精光。

“好。”段承冥回了一字,动了动身子,抬眸看了眼坐在一旁的舞美人,双眉微微皱了一下。

舞美人脸色尴尬的笑了笑,离开了段承冥的床边,看着段承冥端起药碗,直至段承冥喝下了药。

舞美人眯了眯眼眸,起身向外面走去。只吩咐了一声‘好好休息。’

段承冥看着舞美人离开,轻哼了一声,走到花坛边,吐出了药,拔下头上的发钗,从里面拿出一颗药,服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