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谁的毒

作者:冷凌儿 字数:426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见状段承冥心一惊,这到底是谁送来的消息,难道……

段承冥闭上眼睛,靠躺在床上,思索着,如果这药中有毒,那么是谁调查,又是谁发现有毒,还特别送来了告诫,段承冥将三个大哥排除,不可能是皇上,如果皇上这么关心他的话,这么多年来他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更不可能是皇后,皇后巴不得他死了,然后她儿子会少一个对手。

这么多年来,没人可发现发现这些药物有毒,他自己也不得而知,或许这么多年来,仅仅是这一碗有毒而已,或许是……十六年来,他喝的全是毒!!

段承冥想到此,眼睛猛然睁开,太可怕了!到底是谁这么恨他,让他苦苦挣扎,在病痛中生活十六年,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活着,死……太多牵挂,养了自己多年的舞美人,服侍自己多年的婢女,活着,痛苦时常让他痛苦到疯狂。

回想今日,自己无心到后花园,仅仅是想念母妃所以才无心到那,却引出了很多很多事情。

三个大哥莫名的关心,皇上虚假的父爱与一个让他此时处于敏感地带的承诺。

一个美丽到让他看了一眼都不禁暗叹的月姑娘,还有她的救助,她赠的药,还有她染血的衣衫!!

“染血的衣衫?!”段承冥想到此恍然大悟,月姑娘当时推辞皇后的好意,在皇后心里可能结上了梁子,月姑娘染血的衣衫会做什么?只知道她懂医术,一颗丹药让他立即摆脱了病痛的痛苦,那么染血的衣衫……她调查的!段承冥想到此,心里砰砰直跳,他惊讶,他激动。

竟然会有一个人肯为冒着被皇后记仇的风险,再费心的研究他的病,却发现他是中毒,又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来通知他!

他何德何能让一个陌生姑娘如此为他付出,想到此,他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回想,如果今日喝的药已经是毒药,并不是因为他父皇一句承诺而引起的,那么他的病……仅仅是中毒!!!

那么他喝了十六年的毒药,他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吗?他自己都不敢保证,手缓缓扶上自己的胸口,似乎摸到了什么,段承冥手伸进衣衫内将自己抚摸到的东西取出,段承冥当看到自己手心的一个荷包后,嘴角裂开笑容。

他绝对不会负了那姑娘的苦心,而且还会尽力的活下去。

“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这荷包跟里面的东西是她送的,想必是想让我好好保命,今日药效已经让人看到了,得将药取出,避免有其他人见到被人偷偷拿走。”段承冥看着窗外的一轮月牙自言自语的小声呢喃道。

段承冥趁婢女还没熬好药,将荷包里面的东西倒入一个银发钗的中间,段承冥看着手心的发钗,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中间是空的,只要扭开前端的花饰就可以倒入一些东西进去,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还是十五岁才得知的。那时候里面放着一张纸,是她母亲的笔记,上面只写着一句:小心提防身边任何人,好好活下去。

段承冥小心翼翼的将发钗的花饰扭好,轻轻的将身后的墨发挽起,插入长发中。

今夜,舞美人又不知去哪了,段承冥觉得有点可疑,但是不想去怀疑,那是照顾了自己十六年的女子,相信不会这么狠,也不敢相信毒是她下的。

深夜,月不圆,一轮弯,月光照耀着整片大陆,显得格外的安详,却在今夜,将会是一个难眠之夜!

第二日,朝阳微露,大街上有一些百姓聚成一堆一堆的在谈论着什么,随着时间流动,慢慢的整个京城热闹了起来,还是有很多小贩大声吆喝着自己卖的东西。

酒楼依旧那么热闹,因为唐家免费开放的七天还未过,许多人一早就早早进去坐着个位置,等饭吃。

“哎!你知道不,莫将军的大婚将至了!”

“我刚刚听说了,听说还是皇上亲自赠日期的!”

“哎哎!兄台,你知道是定在哪天不?”

“七天后!”

此话一落,整个酒楼炸开了锅,不仅仅是这一间酒楼,在京城每一个角落,许多人聚在一起正高兴谈论着此事。

莫歆是谁?许多百姓爱戴,敬佩的战神将军!

他要成婚了?许多百姓为此高兴不已,比自己亲儿子结婚高兴多了。

最为高兴的家族,最不过是莫家与叶家!两家的长辈看着自己子女相爱了十几年,莫歆在边关时,一个个心里每时每刻受煎熬,生怕他出事,等着他回来迎娶叶安珊。

虽然很多年前很多姑娘追求莫歆,为了嫁给他,也等了许久,终究在时间的消逝下,许多姑娘都嫁给了命中属于自己的郎君。

莫歆心仪,又心仪着莫歆的叶安珊不怕时间的折磨,无视父母的催促,等了他多年,总算盼到今天!等到今日了!!

许多店铺不是在唐家,谢家名下的,都一个个开始打着莫将军大婚将至,店里的东西全部减价甩卖!

莫非墨等人第二日出来闲逛,听到一条比一条还犀利的广告,要不是见四面都是古建筑,与众人的服侍,不然他还以为他回到了地球热闹的大街上。

莫非墨与谢含玉,唐九毅,闲逛到花街段落。

“莫将军大婚将至,为此伊春院举行七日活动,进来寻姑娘的将便宜点物色一个美人给你~”

“哗!这还带打折的!走去看看。”哗啦啦又一堆风流人物走进伊春院。

“莫战神大婚将至,七日夜里,美人阁花魁夜夜陪各位大爷谈聊到天亮,希望今夜各位爷过来捧场啊,免费的!入门费只收三两银子。”

莫非墨与唐九毅等人再走了一会,听到这句话的前一段,唐九毅,跟谢含玉站在原地不走了。

当听到后面那句:“入门费只收三两银子!”

“啊呸!都说免费了,还三两银子,我有钱也不给你一分。”谢含玉向地上呸了一口,又拽着莫非墨往花街深处走去。

“莫将军大婚将至,温柔乡与其同乐,举行活动,今夜在此消费较高者,可上台抽奖,十大花魁抽,抽中者花魁姑娘将免费陪爷销魂一夜~~”

“哇哦~这个好,今晚上就来这……”唐九毅驻足在温柔乡的门口,看着门口招揽的姑娘又开始流口水。

走到现在,莫非墨只能说一句:“我擦勒!这办个婚礼,关你们青楼神马事情,本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的,非得被你煮成一块去!”

这些青楼,一个比一个招揽得厉害,各种美人站在自己的青楼门口对着路人大抛媚眼,倒处放电,白嫩的手还不安的拂动自己的衣衫,让许多路过的男子心砰砰跳,心动不如行动的给吸引进去了。

莫非墨是一个很淡定的人,当年执行任务,为了考验他,队伍里面的美女就上来诱、惑他,贴过在他身上乱摸,他就是很淡定的看着,仿佛被摸的不是自己一样看着人家摸着自己,那时候很多兄弟没通过关,他就很淡定的度过了,很多兄弟用怪物的眼神看着他,玩笑的时候还笑他是淡定哥。

“非墨,非墨……我们进去看看吧。”谢含玉跟唐九毅被两个美女拉着手,将他们两人‘温柔’的往里拽

莫非墨正准备开口推辞。突然一个河东狮子吼响起:“莫非墨,唐九毅,谢含玉!!!”

“哎!!!”几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由自主的回应道。

青楼门口徘徊的公子哥以最快的速度,匆匆忙忙向花街深处跑去,风流杀手来了!

他们这些风流小渣渣留在这里一定会被揍死,对付风流杀手,当然是由……

“莫大少,唐大少,谢大少,这风流杀手拜托你们拖拖她们了。”

“莫大少,回头我请您喝一杯,今日摆脱了……”

许多公子哥路过莫非墨几人身旁,一个个向他们几人打招呼,拜托他们将风流杀手拖住。

三个风干再石化,风干再石化,只剩下嘴角猛抽搐。

“我擦勒!好多天没得来了,今天来一次就遭到风流杀手‘追杀’。”谢含玉看到不远处,一身桃红色,手持皮鞭的少女,正向他们三人的方向‘杀’来!

最终他们Hold不住了,撒着腿子,拽着唐九毅,拔腿就跑。

五分钟后……

“我让你们还跑!”少女将三人逼到角落,手持皮鞭,看起来跟黑社会老大姐大似的,就差刁一支烟了。

“咕噜。”谢含玉吞了吞口水,看了眼地上的唐九毅

“姑奶奶,我的屁股啊……您大人有大量,可放过小的吧。”唐九毅屁股被少女一条美腿踹着,之前因为跑得比较慢,被甩了一鞭。

“我我我们只是路过此地,正正正准备进花街深处找……找人!”谢含玉语气不定,底气不足,断断续续的说道,说完又咕噜一声吞了把口水。

“我说您怎么老是针对我们三个人来打勒。”莫非墨看着面前的少女,很是无语,他本来不想跑的,被谢含玉硬生生的拽着跑,跑了几步,都不知道他干嘛要跑了,手里还拖着一头‘猪’

没错,他们面前的少女正是风流杀手,颜子茜!口号:专治花痴,专治风流,专杀纨绔,专杀三大风流大少!

“我才想问你们,干嘛要跑!”颜子茜气喘吁吁的说道。

“不跑被你揍,不跑不行啊!”谢含玉跑得腿都软了,坐在地上喘气。

闻言颜子茜脸色一变,瞪了一眼谢含玉,说道:“谁说我要揍你们了,我找你们有事呢!见你们跑了,不能跟你说事情,我就得追上来,你们害得我为传一句话而跑得脚酸了,生气了就甩你们几鞭!”

“我去,姑奶奶,下一次说事情,就不能好好走过来,不要拿着皮鞭,也不要这么大声吼叫我们的名字。”莫非墨揉着自己发酸的腿,很是无语。

“这里这么吵,我不大声叫,你们听得到吗!!”颜子茜移过视线,落到莫非墨身上,瞪了他一眼。

“好吧,姑奶奶,您有理,我们佩服。您说吧,什么事情,先把脚移开。”唐九毅听了这么久,才听清楚其实是个误会。

“莫叔叔找你们回去呢,去你们家的布坊,找不到你们,正找你们去取好一些货色给莫叔叔,叶婶婶制作新衣。”颜子茜说着移开了踹在唐九毅屁股上的脚,唐九毅艰难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衣袖上的灰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