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迷雾重重

作者:冷凌儿 字数:39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因为段承志这一变故,这场宴会被早早提前结束。莫歆与赫连子苏,凤圣月,莫霖,四人早早回到了莫府。

一座凉亭内,莫歆与赫连子苏正在持棋对弈,莫非墨在一旁一句话没说,看着他们两个下棋,为的是听到更多外界的事物。

“想不到因为皇帝一句无心的诺言,会害死这位无辜与世无争的皇子。”赫连子苏持棋,看着棋盘微微皱眉。

“今日我们也要感谢六皇子的出现,打断了埋伏的危机,今夜京城相信也会有大动荡,得派多一些人防护一下,如有什么变动,也只能在此跟赫连兄赔罪先了。”莫歆很是无奈,因为他,会害死多少人,因为一个莫家,整个京城百官世家一个个削尖了脑袋,随时扎一下莫家。

“无须如此,你也尽力了,我们会小心的,待你大婚之后,我们将尽早离去,减轻你们的负担。”赫连子苏展眉,‘啪!’的一声,手中的棋子落下,将棋盘上的局势扭转了过来。

“赫连,莫将军,我正找你们呢。”完美女子,凤圣月一手拿着一个玉瓶向两人所在的凉亭走来。

“月姑娘,你将东西调出来了吗?”莫歆见到凤圣月手中的玉瓶,就知道了个大概。

“究竟是谁的毒,六皇子出现是有意还是无意。”凤圣月一来到就开口说了两个他们很是关注的问题。

“歆,你会不会觉得我们这样是不是多事了?”赫连子苏看了眼莫歆,他是一个外来人,却将事情管到了皇室。

“不会。”莫歆摇头。好不容易多了一个帮忙调查事情,怎会说多余,但是他只是害怕赫连子苏跟凤圣月调查此事的事情被人查到,到时候可大事不好了,三大皇子肯定发怒外来国使节将事情管到人家皇室中,到时候百官一齐参莫家一本,重重咬莫家一口,说什么莫家与外国使节同流合污要造反什么的,皇帝再怎么维护到时候也不行了,肯定将一本参得有多重就多重。

“六皇子多年来身重奇毒,并非是病,毒已侵入他的血液,再下去会侵犯他的骨髓,到时候可没救了。”凤圣月走到凉亭做了下来,将玉瓶放到石桌上,用两只手伸入玉瓶内。“今日,我将衣袖的血液洗入玉瓶内,放入银针,就变成这样了。”凤圣月说着,将玉瓶内的银针取出,一枚乌黑的针呈现在众人眼前。

几人不禁倒抽凉气,看来这六皇子这下可真是‘病得不轻!’

莫歆皱眉思考,许久后他才开口说道:“现在六皇子是敏感人物,想救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怎么传入解药,就难了。下毒之人,肯定会在六皇子身边留下眼线,而且我在想,那人后台极其强大,连宫中的太医全部收买了,而且……我还想到,可能这十六年来,六皇子服下的不是调理身体的药,而是毒药!!!”

“真是可怕,你们苍穹国皇室真是乱啊!”赫连子苏对此不知说些什么好,也只能说此了。

“哪个皇朝不是这样,看起来平静无波澜,其实平静的底下风起云涌,波涛汹涌。”莫歆叹道。心里有点惋惜六皇子,四个皇子比起来,他绝对会选六皇子任位下任帝皇位置,前面三个皇子都不是他心仪的帝皇,他们都不是省油灯,一上位不用猜想,第一铲除的就是莫家。

“二叔想帮帮六皇子?我也看来六皇子很适合,但是看看他有没有心继承了,听他那一句平平静静的度过一生,我就觉得他无心继承。”莫非墨想到段承冥,心里也是替他感到悲哀,生在皇家,若不强大起来,就是死路一条,想平平静静活下来,做梦就可!

“我给了他十颗百解丸,相信能为他扛过这十天的毒发的煎熬。”凤圣月说道。

“二叔,那瓶丹药还有多少颗百解丸?”莫非墨问道,其实凤圣月昨日送给段承冥的百解丸是莫歆给凤圣月的。那些药,是在莫非墨柜子里拿的。

“二十颗不到,希望能熬过这七天。”莫歆说道,莫非墨给的这瓶药的确药效极佳,相信此时在皇宫已经有谁在暴跳如雷了。莫歆说完这句话,四人沉默了,各自在想着什么方法能躲过这危机重重的七日。

莫歆沉默了很久,突然开口打破沉寂,说道:“我想将六皇子扶起,希望子苏,跟姑娘在七日之间帮帮忙。”

闻言,赫连子苏与凤圣月点头,表示同意,静等下文。

莫歆见他们同意,又开口继续说下文:“若他能活到我大婚之日,将他邀请出来,再秘密帮他治疗一番,随后再试探一下他,看看他是否有那么一颗知恩图报的心,若如三个皇子一样没心没肺,大可回去让他慢慢等待他的成年礼,相信,到时候皇帝是给一个王爷位置他,体弱多病,是难以坐稳皇位的,皇上能给他一个王爷位置他也算好的了,起码封王后,到外面住,能好好再活十几年。”

莫歆想了想,又说道:“这次行事要小心,试探之时不要让三大皇子发现,不然一切将会成泡影,维护住他,如他还有人心,那么他将会是能护住莫家未来的避风树。”

“尊听你的吩咐,到时候见机行事了。”赫连子苏与凤圣月,莫非墨点头。

“待会我会与父亲说说此事,他老人家也会明白此事事关重大。”莫歆说道。

当年兰妃早逝,留下六皇子在宫中苦苦挣扎,噩噩浑浑的度过了十六年,而且现在还在继续中。

深夜,宫中,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内。

“废物!”

“哐!啪!!”

随着一声怒吼,随之传来的是一个瓷瓶被砸碎的声音。

“三皇子息怒,此事有变动,毒明明在莫歆,赫连子苏所饮的酒杯上擦拭上了,倒酒的时候,奴婢明明弹下指甲上的毒粉了。”一个身穿宫女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姑娘跪在地上全身颤抖,深怕她下一秒会像地上破碎了一地的瓷片一般被杀掉!

“那么你的意思是?”三皇子段承昕怒色微微松下,换上了一脸疑问的脸,蹲下身子,伸出大手,用力的捏着宫女的下巴,让其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

宫女看着面前让许多女子倾倒的容颜,偷偷噎了口口水,随后语气颤抖,断断续续的说道:“可能是他们两人修为较高,所……所以,被压制了药效,所以……药效或许会发作得较慢。”

“哦~?是么?那我且信你一回。”段承昕看着宫女的眼神慢慢变柔和,大手松开她的下巴,顺着身体曲线慢慢向上滑去,摸到脸庞,停下手。

“三……皇子”宫女语气颤抖,还微微带着一丝丝期待。

“刺啦!”段承昕手用力一撕,宫女脸皮被撕脱,不!应该是面具撕脱。

“舞美人,真是委屈你了。”段承昕看着面前绝美的容颜,心里强忍着怒气。

“不委屈。”被称为舞美人的宫女,美眸眨了眨,因为面具被撕开,将她绝美的容颜呈现了出来。跟之前清秀的脸不一样,此容颜少了清秀,多了妩媚。不再像十七八岁的姑娘一样,而是一个成熟美丽的女子。

段承昕看着面前这位美丽女子,心里冷笑,段承冥,你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害你十六年的,是你娘将你托付给的人,舞美人吧??!

段承昕大手下滑,脑袋微微靠近舞美人,唇微微吻上,舞美人主动吻上去。

段承昕看着紧闭着美眸,还活在自己思绪里的舞美人,又是一颗自甘堕落的棋子。

段承昕随手一撕,舞美人身上单薄的宫装被撕碎,露出诱人的胴体。段承昕将美人打横抱起,往宫殿内走去。

段承昕若不是事后还需要到这舞美人,她早死了,因为就算赫连子苏,莫歆修为再高,也不会躲过这一劫,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他怎么会相信,这舞美人的片面之词,修为太高?

屁话!修为再高也不能抵抗这么久,毒性的侵犯,早应该在后花园的时候毒发,造成他所想象的混乱,但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而且多了一个段承冥碍事,让皇上赐诺言,一时间看不清皇上是否还在乎这儿子,是不是暗中有调查,让他此时心久久不能安,这女人该死!!

当然,不止段承昕这里闹得一片狼藉,还有六皇子!

清阁宛

“六皇子,该喝药了,舞美人熬的,已经温了。”一个婢女手捧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瓷碗,碗内装着一碗黑色的药水,还散发着浓浓刺鼻的药味。

躺在床上的段承冥微微睁眼,老远闻到这味道就醒了,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唇依旧无血色,无力的躺在床上。

“行了,你放在这里,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再喝,再睡一会。”段承冥虚弱的声音微微响起。

“可是……”婢女面露为难之色,但很快就点头,将瓷碗放到床边的小桌上,行礼后缓缓退出这充满刺鼻难闻的药味房间了。

段承冥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拿起瓷碗,突然“哐啷!”的一声,瓷碗摔在地上变成了一地的碎片,黑色的药水洒了一地。

段承冥看见床头多了一个竹签,他觉得不对劲,立即藏好来。

很快,在房外听到动静的婢女急忙打开门进来侦探情况,见段承冥还好好躺在床上,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放下,问道:“六皇子,发生什么事情了,您没事吧?”

“无碍,只是手一麻,摔了瓷碗,你去再帮我熬一碗吧。让我静一静,这些东西回头再来收拾。”段承冥说道。

“是!”婢女得令退出了房间。

将婢女打发走后,段承冥悄悄的拿出那一枚打碎瓷碗,落在他床头的竹签,只见上面写着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不要喝药,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