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张仁齐——死!

作者:冷凌儿 字数:299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家大门紧闭,张家内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声音传出。

“砸!!”莫歆见状下令砸门。

正准备砸门时。“哐!哐!”张家大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门前,身旁伴着几位衣着不凡的中年男子,和一些护卫。

“莫老登门拜访,张老有失远迎,切勿怪。”张睿鸿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

“呸!少在那里虚伪了!废话少说!将你那逆孙交出来!”莫霖见他一副高人样子就恶心滔滔,开门见山的就将此事说白。

“不知老夫家齐儿又哪里惹到莫老。”张睿鸿继续装不知。

“哪里惹到老夫?你到街上随便抓个来问问,你们家逆孙将老夫家墨儿如何了。快点将那逆孙给老夫抓来,不然别怪老夫连你们张家都掀翻了!”莫霖一丝面子都不给对方,一口一个逆孙。

“莫少爷内伤,老夫家齐儿已废!你不要欺人太甚!”张睿洪总算是忍不住撕掉脸皮。他很是气愤啊,他孙子已经废了双手,莫非墨只是内伤,调息几天就可以活蹦乱跳了,他想到这里很是伤肝伤肺了,现在还要把他孙子交出来任对方是削是刮。

“欺人太甚?你家儿子不是还很能生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莫霖说道。

此话一落,张睿鸿气血暴涨,两眼一黑,险些昏过去,什么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意思就是他张家的子孙都特么只是个东西!

跟随着莫霖一齐来的铁骑兵,一些忍不住轻笑,双肩颤抖,要不是武功高,他们可得憋成内伤。

“将张仁齐交出来,不然就不要怪我莫家不给你们张家面子。”莫歆说道。

“不要欺人太甚!”此时张睿鸿能说的就是这句话。他身旁的几个儿子此时也气得满脸通红。

“那,搜!!”莫歆废话不多说,立即下令。

“是!”几百名铁骑兵跳下战马,从莫歆,莫霖,两侧两队铁骑兵分成两列鱼贯而入。盔甲在血色的夕阳下闪烁。

“莫家私自调兵,强闯朝廷大官家中,就不怕明天朝廷之上,老夫参你一本吗!!”张睿鸿冷声道。

闻言莫霖大笑道:“那待明天,朝廷上见!但今日,不把你那逆孙交出来让老夫教教什么叫做人的道理,难泄我心头只恨。”

张睿鸿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白眉一跳,这什么啊!!

转身看向张家大厅,“啪啦!”一个他珍藏多年的花瓶被砸碎,心里猛然一痛,很是伤身,这什么叫搜人?这分明是土匪进村一般!

显然,他哪一句言明要参莫家一本,被他们听到了。

“哐!”

“嘭!砰!”

铁骑兵一路去到哪,就破坏到哪,让张家的人很是吐血,一些贵妇此时抱着一些碎瓶子,跟其他稀宝,哭得梨花带雨。

砸不掉的,刀光一闪,什么都解决了,连花草树木都不给他们放过。

让张家的人很是肉疼!

最终张睿鸿总算是忍无可忍,爆喝道:“莫霖你个老土匪,老夫跟你没完!!”说着全身紫色荧光爆出,赤手空拳,抡着拳头就冲上来。

“碰!”还未触碰到莫霖,他就先挨了一个拳头。

莫歆睨着面前的张睿鸿,两人身为紫玄,但莫歆已巅峰修为,与张睿鸿比起来,他占长处多了。

“张睿鸿,省省吧,你哪天生出一个跟老夫这样的儿子,你再跟老夫拼。”莫霖坐在马上俯视着张睿鸿。对莫歆这个儿子,他很是骄傲。

“噗!”终于,张睿鸿再次受打击,喷出一口鲜血。

“父亲,父亲……”见状他几个儿子急忙上前搀扶。

“一个个赤玄,赤玄巅峰,一个紫玄初阶,真的不够塞牙缝!你再生十个出来也不比老夫一个啊。”莫霖嘲笑道,越说越上瘾。

莫歆暴汗,他真没想到他父亲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平时德高望重的老人,竟然这么会骂人,而且还拿他跟人家比……

“跟他们拼了~~!”张睿鸿大声吼叫道,鲜血喷了他几个儿子一脸。

这时从张家府内传来刀剑擦碰的声音,镪镪铮铮……

霎时,张家陷入了鸡飞狗跳的困境中,血光四溅。张家五百来名侍卫从暗处冲出与几百名铁骑兵对战起来。

每个大家族里有上千个侍卫都是正常的,就如莫家此时有的都是精挑细选的暗卫。

从这时张家墙头上又翻入一队黑衣人,与张家的侍卫打起。不用猜想,这些都是追随着莫霖的暗卫,莫霖当年也是一名将军,战绩赫赫,自然现在也有许多人追随他,许多都是多年前跟随自己的老兵的子孙。

西方血色的夕阳又深入地面一层,红色晚霞布满天际,张家此时也是血色染尽。

张睿鸿此时已经被气昏过去,几个儿子哭爹喊娘,张家现在如同一个乞丐窝一般,破破烂烂。

这时从张家府里传出一句:“报,张家逆子抓到。”

闻言莫霖,莫歆很是解气,张家几个儿子很是想吐血,莫霖骂逆孙倒是也算了,连一些铁骑兵也叫上口了,让他们很是火气冲天。

“爷爷,父亲……救我,救我。”这时张仁齐哭喊声从张府传出,不一会,被吓得脸色青白,惊慌失措的张仁齐被两个黑衣暗卫拖了出来。

当他见到昏过去的张睿鸿,心里一咯噔。

更是声嘶力竭的喊叫起来:“爷爷,爷爷您怎么了……”他这不是关心他爷爷,只是害怕他爷爷出事了,自己可真是大难难逃了!!

“你爷爷死了。”莫霖懒懒的回答道。

闻言,张仁齐如同五雷轰顶,张开的嘴巴一时间吐不出什么字,顿了一下又开始大叫:“父亲,大伯,救我啊!”

“你爷爷没事,但是救你却无能为力啊。”张仁齐父亲张仁新喃喃道,他满脸死灰色,眼神一片死寂的空洞,他恨啊!自己当年为何不争气点,当个大将军什么的,只是当了个小小的守驻京城的小将军,虎符令根本拿不到手啊!!

“新上任少将军,胆子就如此小?真是让人鄙夷啊!”莫歆抓着张仁齐的脖子一把拎起,如同拎个小鸡小鸭一般轻松。

“张家的种,都是没胆子的。”莫霖冷笑道。接着开口道:“赏他个速死,不折磨他了。”

“咔!”莫歆手头一使劲,紫光闪烁,张仁齐脖子生生被捏碎,顿时没了气。

“待会将通知他们,撤退吧。”莫歆对面前两个暗卫吩咐道。手一松开,张仁齐身体就如没了支撑的架子掉在地上。

莫歆冷冷撇了一旁瑟瑟发抖不敢说话的几个大老爷们。鄙夷的说道:“张家人果真没胆,当了一代小将军难道一点胆子都没有?”

不是人家没胆子,而是人家想不想家破人亡,就此没落,就没跟他们死拼,张家几个中年人坐在地上,闭着眼睛,面色死灰。

“哼!回府!最好祈祷老夫家墨儿没大碍,不然我再折回来将张家满家抄斩!”莫霖哼了一声,将手中的剑一掷,长剑如一道银光从张家几个大老爷们的头顶上空飞过,直直钉在了张家的大门上的匾额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