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大跌眼镜

作者:冷凌儿 字数:26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非墨加油,注意安全。”莫歆说道。

“知道了,小黑,看你的啦,今晚回去给你嫩草吃……”莫非墨拍了拍黑马的头,拉着黑马,向赛场开端走去。

“嘿!这马还真听莫公子的话。”经过之前两个侍者的时候,侍者顿时暗暗叫奇了。这马脾气特爆,更别说别人骑它了,靠近它不是挨威胁就是挨咬。

“小黑,在这这么大的赛场里,跑三圈,你有那个力气不?”莫非墨一边抚摸着黑马一边说道。

黑马低着的脑袋,开始蹭起莫非墨手掌。

“你脑袋痒啊”莫非墨问道。

黑马两眼一翻,看似真想晕倒,再次用力的蹭起莫非墨手掌心。

莫非墨好笑的说道:“好了,我知道。”这马不多半是想要千机的灵气么。

黑马闻言,看了一眼莫非墨,脑袋不动了,像是等待着什么。

“得了,赢了这比赛,我会给你更大的奖励。”莫非墨运动玄力,溢出一丝从千机光球里取到的灵气,没入黑马脑袋。

虽然是一丝,黑马此时都很开心了,昂起马头,嘶叫了一声,很是神气。

“莫大少,你可能不能快一点哟。”这时在起点的张仁齐忍不住叫道,见莫非墨一路优哉游哉的与自己的马聊天,他看着都无聊。

“少将,久等了。”莫非墨微微笑道,跃上黑马,走到张仁齐身旁,看了眼张仁齐选的马,纯血马!

等了一分钟,莫非墨与张仁齐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台上的那名老者开始喊道:“预备,三、二、一”

最后一个字的话音未落,两匹骏马便迈开大步,冲刺起来,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如飞逝的流星,眨眼间就奔出老远一段距离。

两马不分上下的齐奔,众人以为的‘菜鸟’(莫非墨)此时紧紧缠着张仁齐,不分高低,让许多人大跌眼镜(如果他们有眼镜!)

“天啊!我不是看错了吧!莫大少马术如此高超!丝毫不比少将军差。”

“老谢,赶紧给我掐一把!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唐九毅坐在位置上快要弹跳起来了,大呼叫谢含玉给他掐一把。嘴里吃的糕点,粉末一边说着一边喷了出来。

“哇!!”谢含玉此时大叫一声,脸上写不出的痛楚,伸手到唐九毅大腿上用力掐了把。

“啊!”一声杀猪声传起,唐九毅与谢含玉对视一眼,笑非笑,哭非哭。

“居然是真的!!”两人对视了一下,随即激动的相拥起来,嗷嗷大叫。

“你们两个真是……”颜子茜白了他们两人一眼。但是心里还是难免不了会很吃惊,上一次遇到他逛花街时还坐马车,现在才过去几天马术就这样疯涨,丝毫不比张仁齐差,可要知道这张仁齐是新少将,自幼武术,马术,剑术,箭术,都不会落下。

观看场上,吃惊的不止是他们,更吃惊的不亚于莫霖,与莫歆。

第二圈了

莫非墨见张仁齐并未出手,不禁皱眉,暗自运起体内的千机,自从上一次点醒千机后,自己可以运用千机,但是只是很弱的气息而已,他也不敢强势运用,自己招架不了,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只运用起一小些护体。

张仁齐戏谑的撇了一眼莫非墨,骑着马更加靠近莫非墨了。

莫非墨皱眉,难道这人要逼他撞向赛场边上的栏杆?

两马靠得异常近,就差一些久摩擦到了,莫非墨毫不示弱的让黑马更靠张仁齐。

“天啊!他们两人要做什么!”

“要打起来吗?两马若是相撞,若是掌握不好可是要摔马的!”

“非墨这孩子要做什么?张仁齐为何如此逼迫非墨……难道是巧合?”莫歆眯了眯眼睛,眼眸释出寒光。他近年来常年在外,并不知道现在张仁齐与莫非墨的关系,简直是水火不容,只因一红颜祸水。

两人势如疾风,靠着对方,两马摩擦奔跑。

张仁齐嘴角带笑,莫非墨这时急剧弯腰,回过神来,撇了一眼栏杆上的三枚银针,心一横。

“小黑,咱们力压它!”莫非墨伸手放在黑马身子上,白光溢出,黑马嘶叫一声,得到命令使劲的向红马压去,握紧拳头,对着张仁齐大打出手。

这一切来得太快,张仁齐闪躲不及“碰!”的一声,俊美的脸上挨上了一拳,黑马此时比吃了大力丸还厉害,不仅与他的红马对撞,还撕咬他的马,让他险些吐血,这黑马坑爹货……

观众们见到此景,不禁站起身来,眼睛都瞪直了,他们这是惹火?在马上对决,还大打出手,而且不是莫非墨挨打,而是张仁齐挨打。

第三圈。

赛场上两人打得一片火热,但是就是没掉下来。

“小黑,看你的了!咬它耳朵,咬死它!”莫非墨一边打着,嘴巴还不忘大叫着。

“砰!”张仁齐打来一拳被莫非墨握住,张仁齐见一手不行,蓝光爆闪,打出另外一拳,莫非墨嘴角上扬,他总算是使出玄力了!!

莫非墨手上一股无形的灵气环绕,他自从悟性千机之后,可以变换玄色,若不是白色,就是透明,或许就是他现在的玄气等级,青玄青色。

“砰!”这一拳打得异常狠,莫非墨竟敢接下他这一拳而不是躲避,让他大吃一惊。

距离终点还有五十米!!

“喝!!”莫非墨爆喝,莫非墨握着张仁齐爆着蓝光的两手,猛然提气,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张仁齐,当然也不会输给他,体内的千机球缓缓转动。一股灵气爆出,张仁齐大叫,手头传来的痛刺骨,此时他煞是吃惊莫非墨的修为。

黑马将他的红马压到了里层的栏杆,在莫非墨手中千机气开始溢出时,它大叫一声,疯了似的压制着红马往里撞去,“噼!砰!”两声,栏杆倒下,莫非墨手头上的张仁齐使劲想拽出双手,莫非墨顺势一推,张仁齐跟随着红马,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像是永世定格一般,许多人都站了起来,嘴巴张得老大,塞得下一个鸡蛋。

天啊!他们看见了什么!年轻一代优秀的少将竟然被连马一起推倒在地!!

莫非墨到终点时,一勒缰绳,黑马顿时立人而起,莫非墨抓紧缰绳,黑马仰栽而下,立于道上,粗喘着气,调回马头,看着张仁齐,嘴角溢出笑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