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原来如此!

作者:冷凌儿 字数:35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莫非墨走到赛场准备区,许多赛手见到他,都怔住了!

“天啊!我不会是看错了吧!莫大少竟然敢参加比赛?”

“一定是我眼睛进沙子了!”一人说着使劲的擦拭起眼睛。

莫非墨不理他们,往报名区走去。

“公子,要参加比赛吗?”报名区一个负责登记的侍者问道。

“是的。”莫非墨点头。

“公子贵姓,尊名。小的要登记下来,待会好编排”侍者恭敬的问道。

“莫非墨。”莫非墨启唇吐出这几字后,对面的侍者一愣,脑袋停止了几秒的运动,如同短路了一下,随后一回神,一个激灵,他万万没有想到莫非墨竟然会参赛!京城出名的学马被摔个半死的三大风流纨绔的首头!!

莫非墨说完并不理会他了,转身向一间房内走去,想必那是用来休息的房间,莫非墨也没多想,就走了进去。

进入房后,坐到了靠近门口的椅子坐下,房子里空无一人,另一间房间中一竹墙隔绝了。

“上次竟然没能摔死莫非墨,方才我看到他去报名了!真是不知轻重的家伙。”李一铭的声音从另竹墙的一边响起,莫非墨身体拥有千机,他经过第一次洗礼后,他天天修炼,听力,视力,都比正修者高上一倍,现在赛场杂吵,他都能清楚听到竹帘另一间房间的声音。当他听到这句根本也不意外,但是下一句倒是让他震惊不已!

“那次他学马应该下手狠一点,让他被那头生性狂野的马带到马场尽头的山崖下,摔下去,摔死更好!”张仁齐阴狠的声音响起。

“当时你下手真不够狠!那时候刚好谢含玉唐九毅被支开了,你应该让他多被马踹几脚!!看现在多碍眼!!”段承昕的声音响起,莫非墨一惊,当时他练马,他们三人在场,那时候段承昕好心为他挑马,随后不知好好的,刚刚坐上去,那马就发狂了,让他摔得不轻,竟不知被送回到家时,原本的莫非墨已经死了,他才复活到此。

张仁齐被段承昕这冷喝,立即说道:“末将无能,当时应该多暗打一下那匹马。但这次,末将会有信心让他再次被摔死!”

闻言莫非墨总算知道了个所以然,那生性狂野的马一被骑就将莫非墨摔了,但是那时候那马将他摔下后就停止了发狂,但一会又不知为何,突然发狂,此时才知道,是张仁齐等人出的阴招,他们可以用石子等打击那马,马儿一吃痛就开始想跑,那时候那马突然嘶叫,转身就对向莫非墨的方向奔去,将莫非墨踩了两脚,那时的他玄气太低,没有经过打炼的体质较弱,活生生的被马摔了个半死昏了过去,又被马活生生的踩伤至死。

所以导致了原本这副身体的莫非墨昏睡了很久,莫霖出尽了方法,好不容易将他内伤养好,但是依然没有醒来,后来不知短命的莫非墨会就那样‘昏死了!’

后来他非墨的灵魂就重生到了这副身体上,所以当时醒来也没有什么身体不适,现在想想也有一半是体内的千机所为,千机很奇异,体内受的伤,很快就修复过来了。

想到这里,莫非墨冷哼一声,心里暗道:‘既然复活到这副身体身上,那也是冥冥中的有牵缘,不管如何我得要为这副身体的主人出口气,死得那么无辜,我得报仇!不论这副身体有多少仇家。’

他就是如此,若人不犯他,他就不会对你有何动作,如你要犯他一点,他将十倍奉还,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主,也不是一个多管是非的人,但是这样并不代表他弱,如要对方惹到他,他将会不顾一切的将你打败,若要一时报不了仇,他宁愿隐忍,待到有朝一日,他便会让你后悔莫及!

“各位选手集中,准备抽签决定对手!”这时房外突然传来这一句话,这是以玄力扩音的,不然一个人的声音怎么能敌这千人,万人的杂吵声。

莫非墨闻声走出房间。众人排好队,上前抽取自己的对手签。不过只有一半的人可以上前抽签,点到名的那一半的人皆可上前抽签,没点到名的就是看上前抽签的人谁幸运或许悲哀抽取到自己的签。

有些人抽到签后,看到签上写的对手名字,有的欣喜,有的顿时愁眉苦脸起来。

“许凝芙对徐绮山”

“长孙静白对孔尔蓉、”……

“孔尔冬对言映萱、”

“白筠对庆冰双、”

“段承志对公孙茉莉”

“段承昕对段承睿”

当说到这里,全场哗然了,络文学院上的孔家,孔夫子就出了两个出来比赛,孔夫子孙子对上了言夫子的孙女,这场戏够好看了,往下读时,更是让人吃惊,大皇子段承志对上公孙家族最优秀的公孙茉莉,而且下一组更是让人吃惊,二皇子与三皇子的对决,一直以来,三大皇子不分高低,样样个个都不差多一分一毫。

“天啊,二皇子对上三皇子!自从他们开始参赛的五年以来第一次抽签就抽到对决的。”

“注定在第一场里三皇子与二皇子之间会有一个被刷下榜。”

“前五年都是一些高手将二皇子,或许三皇子给刷掉,他们并没比试过。”

“这一场比赛一定很好看了,一个个精英不都是为了古剑而来。”

“我们这些老百姓还是别想了,那些都是修者才需要的东西,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得到都是一块废铁。”

“唉!别说你们这些普通人得不到,我们就算是骑术略好的都不敢上场啊,他们都是人中龙凤,比不了!”

“是啊,是啊”……

一时之间,赛场上的观众们吵得一片火热。接下来这一组更是让他们大掉眼镜。

“最后一组,张仁齐对莫非墨!!”

“哗!哈哈哈……”赛场上一声惊呼随后变成大笑。

“莫大少真是够可怜的,第一场注定要被秒刷。”

“难为一个刚刚学马被摔得差点两腿一瞪的人,此时还敢上赛场!!”

“不过这莫少勇气可嘉!!”

“哈哈哈……丢脸的勇气可嘉呗!!”

唐九毅等人坐在位置上,听着这些嘲笑,如同在笑自己一般,按耐不住,抓了几个小世家族的少爷一顿拳打脚踢。

他们两个都是巨无霸家族,他们两个打了人家,人家还不敢吱声,想被满家抄斩就吱声呗?人家唐大少跟谢大少没理由打他,他也没话说,何况此时有的一堆理由,最好的理由便是:“你姥姥滴,竟然敢取笑我兄弟!!”

一旁的许多人见状,许多人都不敢吱声了,敢吱声的都是小声嘀咕,因为他们还不想被打得人不像人,猪不像猪的样子,那胖子一脚真的可以压死人,要不是这些官家子弟是修者,体质比较好,不然此时被他们打的几人现在可能要死了。

赛场上另一半边

“非墨怎么参加比赛了?”一个美丽女子靠在一旁的一个英俊男子的肩膀上。她看着赛场一片火热,顿时蹙眉。

“我有一种预感,他不会乱来,他这孩子变了。”那名英俊的男子伸手抚平女子的娥眉。

两人坐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一旁的许多人看着有羡慕轻叹他们感情真好,有的不敢吱声。

不用多猜想,这两位就是京城出名的未婚夫妇。叶安珊,莫歆,他们两人无视所谓的‘害臊’‘清白’,再说了,在京城还没有一个敢跳出来敢说他们又辱苍穹国文明的。反而许多人希望他们两人如此恩爱,从少年相爱的一对有缘人,现在已经二三十岁了,许多人期待着他们大婚那日。

“听说墨儿上赛场了!!”这时一句河东狮子吼响起,两人蹙眉望去。

只见莫非墨他爷爷,莫霖此时匆匆忙忙向他们走来,一脸吃惊的样子,看样子是刚刚赶到,两个暗卫穿一身平常衣袖跟随着莫霖。

“父亲,是的,小侄他上赛场了。”莫歆点头。

“这个家伙!!”莫霖气呼呼说了一句,转身对两个随身来的暗卫吩咐了一下,两个暗卫便转身离开了。

在场的莫歆,叶安珊,莫霖,都知道此事的严重性,派人在暗处保护,以防他摔马,或许被对手出阴招伤害。

赛场下,此时已经开启了比赛,莫非墨跟张仁齐排到最后一组,一些被排在后边一点的人都在房间吃喝,或许谈聊,莫非墨坐在房间角落,安静沉默的在想些什么,他现在已经知道张仁齐等人的动机,他不能坐以待毙,论马术,他对自己信心很高,但是防暗招,这是另一个问题了,张仁齐蓝玄,他青玄,相差巨大!该如何是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