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才废柴(中)

作者:冷凌儿 字数:288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时阁间的门再次被打开,语夫子皱眉,当他看到门外的少女时,眉头舒展:“郡主,有何事?”

“语夫子,言夫子的课堂考验,我已过,他便吩咐我来此,希望语夫子不要介意。”段芊芊微微笑着,当她看到角落莫非墨也看着她,四眼相对,段芊芊冷冷的撇过脑袋。

“原来如此,郡主真是才智过人,竟这么快就通过考验,第一排中间第三桌空位。”语夫子说道。

莫非墨看了眼第一排,准备了几个空位,想必是早有准备给一些天资才智较好的弟子的,自己在第四排,最后一桌。撇了眼,拿起竹卷继续看。

“今天,我们上到的课,也就是竹卷里的问题,今天会提问到大家对联,诗词,对子,有没有人举例一下?”语夫子面带慈祥的笑看着众人。

(凌儿有话说:凌儿的诗词都是访问古时的诗人的,原谅凌儿的墨水有限,谢谢。)

段芊芊刚坐下位置,看了一下竹卷就吐出这么一句:“残雪护寒,翠竹帘前摇烛影;晴风吹暖,黄鹂郊外送春声。”

闻言,语夫子笑道,连连赞好:“好一个残雪对晴风,糊寒对吹暖。我这有一联,但求下联。镜中花,水中月,镜破水荡,梦醒时,方知是梦一场空!”

本交头接耳低声赞叹的众人,顿时没了声,都开始思考起来。

“雁曾过,人拭泪,巧逢佛光,猛惊奇,谁却笑我那日煌。”这时坐在李一铭不远的段承志站起身来答道。

“好!还有其它回答么?”语夫子大声赞叹。环视了眼众人。

“千年情,万世缘,情了缘尽,茫雾中,才晓缘情亦强求。”段芊芊再次站起身答道。莫非墨听后,黝黑的眸闪动了一下,这话最后一句是对他说的?情亦强求?不可强求??

“很好!很好!”语夫子笑道。

“方才,莫公子在言夫子阁间表现极其出色,想请莫公子对上一句,可否?”段芊芊再次开口便是这句,莫非墨猛然抬头,他就知道段芊芊这女人不安好心。

站起身来,正准备说话拒绝,段承志的声音就先响起了:“莫公子在言夫子阁间出色如何?此是诗雅阁间,与数文不同,芊妹妹可别为难了人家莫公子。”

莫非墨本就想推辞,听到这话又不想推辞了,这分明在说,他这样的人,懂数文只是个奇迹而已,但不一定懂诗词,起来别回答得歪七倒八的,别不自量力,莫非墨轻哼,启唇道:“皇子好意,心领了,不必为我担心。”

闻言众人浮想联翩,这皇子为莫非墨推辞,原来是担忧莫非墨会出糗!原来两人在暗地有交识!而且还不浅!!段承志挑了挑眉,心里暗骂莫非墨这呆头尽会胡思乱想!谁对他好心了!看他出糗还来不及!!

“那莫公子是有准备了?”段芊芊不太相信,置疑的问道。

“美如仙,云如烟,美谈云浮,雾梦里,才知是雾里看花!”莫非墨说完,微微笑着,便扭头看向语夫子说道:“如何?可否过关?”

“很好!过关,都坐下吧。”语夫子点头,伸手做出一个示意坐下的手势。

众人被莫非墨这一句给惊住了许久,都想不到,这纨绔会吐出这么一句‘人话’!

“莫公子,我之前认识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对子,现在我还未能想清,能否向你讨教一下。”这时李一铭站起身来,对莫非墨说道。

莫非墨装作没看见他们两人的小动作,李一铭此时就像是段承志的一条狗腿子,现在人家给他指示什么,他就做什么,方才他当众说他是狗腿子,这仇想起来他也恨得牙痒痒的。

“什么联子?说出来大家也讨论一下?”语夫子问道。对于课堂上有利于大家的,他都会支持,要是打扰到大家的,他就尽力排除!

“松叶竹叶叶叶翠秋声雁声声声寒”李一铭得到允许,便直接说出来了。闻言众人都开始思考起来,的确这对子是段承志不经意听闻的,他也不知答案是什么。

闻言莫非墨心里冷笑,真以为他是素的?他以前跟队里的兄弟经常对对子,等等,输了就请客吃大餐,现在回想起来,心里一道暖流经过,不知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莫公子?”李一铭见莫非墨愣愣出神,轻轻唤了一声,众人也被唤回了思绪,都看着莫非墨,都以为他被困住了才会表现得如此。

莫非墨回想到以前就不禁愣愣出神,现在猛然回神,对众人装作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失态了,我想了一会才想清这句的答案。”

闻言众人都轻轻呼了口气,连语夫子都不禁抽气,此对子的确难答,他们都费劲脑汁了。

“答案是什么?”语夫子问道

“松叶竹叶叶叶翠秋声雁声声声寒,对,无锡锡山山无锡平湖湖水水平湖,不知有没有毛病可挑?或许有错处?”莫非墨语无波澜的答道。

闻言语夫子众人脸色一变,的确对得无处可挑!可是平常沉迷在烟花酒地的人,竟然会如此有才智!真是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莫公子才智果真不凡!难怪你会被言夫子请来此阁间。接下来,就是作诗,没有什么限制,”语夫子现在才明白过来,这莫非墨不是因为太窝囊废才被赶出来的,而是才智过人才会被请过来的。

“芳草茸茸没屦深,清和天气润园林。霏微小雨初晴处,暗数青梅立树阴。”段芊芊思考了一下,便答道。她的速度引来了很多人的赞叹,面对赞叹她也不推辞,如同一只孔雀一般,高傲。

随后很多人都开始争先恐后的回答:“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

莫非墨坐在自己位置上腻歪着,看着他们表现,对于上这些课,真是无聊透顶,他以为到这里会收获什么呢,谁知道让他空欢喜一场。

“莫公子,方才大家都回答了,你要不也来回答一下?”语夫子见莫非墨坐在位置上愣愣出神,便问道。将莫非墨从思绪里拉出来。

“作诗我不太会,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大狗熊,谁也跑不了。”莫非墨不经大脑的答道,这是他们之前在训练的时候,最经常说的一首诗,在野外训练,睡不好,吃不好。

他这诗一出,阁间顿时哄堂大笑。

“莫公子,这是要逗我们笑的呢?”一个学员笑道。莫非墨并不认识一些人,他们都是小家族的,他也不得知。大家族的,他记忆里大致都有认真了解到。

语夫子干咳了一下,众人安静了下来:“今天的课就上到现在了,大家拿着卷子,回去,明天记得交上来。大家准备一下,去上孔师傅的课吧。”

“是!”众人齐声答道。

莫非墨看着语夫子离开阁间,语夫子这个人,心地不错,爱学生,特别是好学生,但也不故意为难一些学习坏的学生,值得认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