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身陷险境

作者:心灵情 字数:45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朱天龙跟随李神力一路来到“圆月幽灵香堂”中,就见从大厅中疾快的走出一个尖嘴猴腮三角凶眼,一脸阴险奸诈模样人说道:“吴某公事烦忙没能亲自去迎接大侠前来,还请大侠原谅。”

见到吴雷那种皮笑肉不笑阴险奸诈模样,朱天龙就不耐烦的说道:“你就是这里的香主‘血手追命’吴雷吧?”

“不错,不知大侠有何吩咐?”

朱天龙见吴雷装做若无其事的模样,他就挑明对他说道:“你的手下教徒在外面无恶不作,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欺服调戏一名女子,你说该如何处置?”

听到朱天龙责问。他就立刻皮笑肉不笑的对朱天龙阴阴一笑道:“大侠你放心,我这就去好好管教他们。”说完,就装做要去管教那几个教徒的模样。

朱天龙见吴雷还装做一付好人不知情的模样,就微露怒容的对他说道:“吴香主,你如此说,我就不明白了,刚才那几名教徒不但不知悔改,还带领他们的副香主去对我兴师问罪,准备击杀我,难道这不是你派他们去的吗?还是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他们自己去的呢?”

吴雷听完朱天龙再次的责问。

他脑筋一转,急快对着朱天龙嘿嘿奸诈干笑两声说道:“大侠,你误会了,是我让他们去见你的,不过我是让他们去请你来香堂做客,向你赔礼道歉的,好当着你的面来管教他们的,一定是他们误会了我的意思了,我在这里替他们向你赔礼了。我的酒菜早已准备好了,请大侠接受我的赔礼和我一起进去喝两怀吧。”

说完,他就暗藏阴毒,虚情假意的拉着朱天龙向大厅里走去。

朱天龙见吴雷拉他向大厅里走去,他就强忍住怒气,艺高胆大的和他一起来到大厅中坐下,然后就怒说道:“吴香主,我不是来这儿陪你吃饭的,是想和吴香主你决战会一会你的‘断魂掌’的”。

吴雷见朱天龙想和他决战,他就对朱天龙皮笑肉不笑的嘿嘿干笑两声道:“既然大侠你看得起吴某,想和我比武,那我就答应你,不过现在还请大侠你稍坐一会儿,喝怀茶,我还有事要和你相谈,等到我说完再比武不迟,你看如何?”

朱天龙见他说有事要和他相谈,让他喝杯茶等会再战,他就只好说道:“好吧,那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吴雷见朱天龙同意了,他就急忙让人上茶,然后,他们就对朱天龙说道:“还没请教大侠如何称呼呢?不知大侠的师父是武林中那位高人?”

朱天龙见吴雷问他的姓名师门来历,他就不耐烦的说道:“我叫:朱天龙,是昆仑山人,至于我的是师门来历就不说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还是快说吧。”

吴雷一见朱天龙不耐烦的模样,他就急忙说道:“好好好,朱大侠别生气,我们这就说正事,我看以朱大侠你的武功不如加入我们‘幽灵教’吧?因为我们教主现在正在广招天下英雄豪杰,准备统一江湖做武林霸主,以朱大侠你的武功,我想做我们‘幽灵教’的香主独霸一方因该不成问题的,不知朱大侠你可肯同意?”

朱天成见吴雷是想让他加入“幽灵教”。他就毫不犹豫的拒绝说道“对不起,吴香主,我是不会加入‘幽灵教’的。我这次出来,只是想寻找我失散多年的父亲,然后和我父亲归隐山林,不问江湖上的这些是是非非,不过吴香主我倒要劝说你一句,为人还是少做恶多行善的好,而且也不要妄想以武功暴力来统一江湖称霸武林做武林霸主,如果吴香主你俩硬要一意孤行做恶江湖的话,我可就要出手相管了!”

吴雷见朱天龙不肯答应他的要求,还要出手相管他们“幽灵教”称霸武林的事情,也就不再相劝,顿起歹心的对着朱天龙皮笑肉笑的阴险奸诈一笑道:“朱大侠,既然你不想加入我们‘幽灵教’那就算了,请喝茶。”说完,他的右手就漫不经意又疾快无比的向桌边上的机关按去。

朱天龙刚毫无戒备的端起茶杯准备喝茶,就听“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疾快无比的金属钢铁相交声音,他所坐的铁椅上飞出六道百练金钢铁链来,把他的双腿、双臂、胸口和脖子都紧紧的捆绑在那把铁椅上无法动弹。

吴雷一见朱天龙中了他的奸计,被捆绑在那把铁椅上无法动弹,他就顿时变脸,凶相毕露狂傲无比的站起身指着朱天龙喝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胆敢在我面前教训我,我告诉你,你和我相斗还嫩了点,最终还不是落入我掌握之中吗?你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吧,”喝完,他就一路哈哈狂笑而去。

他刚走出这个大厅就听“啪、啪”几声,从所有的门窗上面都落下一块百炼金钢铁板来,把所有的门窗都给堵死。

朱天龙见自己不小心中了吴雷这个奸诈卑鄙无耻小人的奸计,被六道百炼金钢铁链捆绑在椅上无法动弹,他就急用“阴阳九转神功”把捆绑住他双腿、双臂、胸口和脖子的那六道百炼金钢链给震断,然后就愤怒万分的对着着在厅外面的吴雷喝道:“吴雷,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听着,我出去一定不会放过你,把你碎尸万段的!”

没等他的话说完,见这个大厅的上下左右前后四面八方的墙壁上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小洞,从那些小洞中疾快无比的射出百枝强劲无比的箭来。朱天龙见这几百枝强劲无比的箭从四面八方向他射出,他就急用“缩骨神功”把他的身材变小缩在“神龙宝衣”中。

这上百枝强劲的箭射完后,又疾快无比的从那些小洞中飘出一股股的毒烟来,不一会儿,这个厅中就全部笼照在这些毒烟中,并且在这时候厅中再起变故,从大厅的上面压下来一块上千重的大铁板来。

朱天龙见从大厅的上面落下一块上千斤大铁板向他压来,他就盘坐在地上用起“阴阳九转神功”相抗,使那块千斤铁板落在他关顶二寸的地方就停止不在下落。

就这样,朱天龙盘坐在这个充满毒烟的厅中以“阴阳九转神功”相抗那块千斤铁板有一个时辰后,那块千斤大铁板就慢慢的向上面升去,门窗上面的铁板也升了上去。

朱天龙一见这个大厅中的机关回复了,他就乘着这个机会疾快无比的飞出这个大厅来到吴雷的面前。外面的那些教徒和“断魂掌”吴雷没想到朱天龙没有死在那上百枝乱箭和毒烟中,也没有被那块千斤铁板压死,还能毫发无伤的走出来,就个个都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朱天龙来到吴雷的面前就愤怒无比的怒喝道:“吴雷!你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今日就是你这个卑鄙无耻作恶多端的小人死期日子,拿命来吧!”

吴雷一见朱天龙竟然能够从他的“三绝牢”中生还出来,他就顿时感觉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不祥之气向他袭来,从他的头顶一直传到脚后跟,让他全身充满恐惧害怕不祥的感觉。于是他就惊骇惧怕慌乱至极的对朱天龙抖抖索索的问道:“你、你、你到底、到底人还是鬼?为、为、为什、什么没、没有死在我、我的‘三绝牢’中?”

朱天龙见到吴雷那种惊慌惊恐害怕的模样,就神勇威猛正气凛然的叫道:“我是不会死的!因为我是上天派出除恶扬善,专杀你们这些阴险卑鄙无耻恶徒的天神!废话少说,你还是拿命来吧!”说完,就勇猛的向他扑去。

吴雷一见朱天龙向他扑来要杀他,他就凶狠恶毒的对朱天龙狂喝道:“好!既然你不肯放过我,那我就和你拼个鱼死网破!”喝完,他就疾快无比的使出他的成名绝学“断魂掌”中的第一招“万鬼追魂”凶狠恶毒无比的向朱天龙迎去和朱天龙大战了起来。

可惜他的那点微弱的武功,根本不是朱天龙的那种盖世勇猛无敌武功对手,和朱天龙激了一会儿后,他就被朱天龙的那种盖世勇猛无敌的“开天劈地掌法”逼得东躲西闪连连后退险象环生,知道他今日是遇上了真正的武林高手,以他的那点微弱武功根本不是朱天龙的对手,开始越战越心惊胆战,恐慌惧怕万分心生恐怖不祥之气来。

生性阴险狡猾奸诈诡计多端的他见自己不是朱天龙的对手,他就再次眼睛一转心生阴险歹毒之心,开始装成一脸惊慌惧怕绝望无助的模样停手不战,给朱天龙跪下爬到朱天龙的面前,可怜巴巴的对朱天龙哀求道:“朱大侠,我知道错了,请你饶了我,我给你叩头了。”

说完,他就嘴角带着一丝阴险残毒之色,装成一种惊恐惧怕绝望可怜巴巴的模样,弯腰给朱天龙跪了下去。

就在他弯腰给朱天龙下跪时,突然从他的后项中飞射出一枝强劲无比的小袖箭来,疾快迅速无比的向毫无准备的朱天龙胸口要害处,疾快强劲恶毒无比的射去。

因为这枝袖箭来势太快,二人的距离又近,所以没等朱天龙射闪,这枝极短强劲迅速无比的小袖箭就疾快无比的射在他的胸口要害处。

吴雷一见他的奸计成功了,那枝威力极大涂满数十种剧毒见血封喉的毒箭,现在正射在朱天龙的胸口要害之处,他就顿时大喜若狂,凶相毕露的站起身对朱天龙凶狠残毒无比的叫道:“臭小子,你不要怪我对你太狠毒!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的武功虽然不如你,那又如何呢?你最终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中吗?”说完,他就得意万分的仰头哈哈狂笑不已。

朱天龙一见吴雷那种得意高兴的模样,就愤怒无比的指着他怒喝道:“吴雷!你这个卑鄙小人也太阴脸、太卑鄙无耻了!难道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吴雷见朱天龙那愤怒模样,就得意高兴万分的对朱天龙叫道:“你就骂吧,乘现在还有力气你就多骂几句吧,我是个阴险卑鄙无耻小人又如何?又道:‘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我武功不如你,为了活命不使奸诈手段能除去你吗?你会放过我吗?你就在这里慢慢的等着毒发生亡而死吧?”说完,他就再次得意高兴万分的狂笑不已。

朱天龙见到吴雷的那种阴险恶毒得意狂傲模样,就愤怒万分的拿下射在他胸口的那枝强劲锋利的小袖箭,然后就神勇威猛满含杀机的对吴雷怒喝道:“吴雷!你这个阴险奸诈卑鄙无耻的小人不要高兴太早了,你以为区区一枝小箭就能够杀得我吗?”

吴雷见朱天龙不相信他的这枝威力极大,涂满数十种剧毒,见血封喉的毒箭能够要他的命。

他就信心十足得意狂傲无比的对朱天龙叫道:“区区一枝小箭,你说的到轻巧,可是你知道吗?我在那枝小箭上涂满了数十种剧毒,每一种都是见血封喉的剧毒,所以你今日是死定了!”

“吴雷!你这个阴险卑鄙无耻小人不要高兴太早了,睁大你狗眼看一看,我看我像是中毒的模样吗!”朱天龙再次含威带怒神勇威猛无比的对吴雷怒喝道。

吴雷再次听到朱天龙所说的这种含有威森凌厉的杀气和煞意的话后,就开始信心动摇了起来,吃惊害怕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向朱天龙望去。

当他发现朱天龙果然气定神闲红光满面精神饱满威猛至极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象中毒要死的模样,他就顿时被惊骇的满头大汗,惊恐惧怕不相信的指着朱天龙惊骇叫道:“不!不!这不是真的!你已经中了我见血封喉的毒箭,一定活不了的!你现在一定是在用功逼毒,你的模样是假装出来的!一会儿,不一会儿,你就装不下去毒发身亡的!”

叫完,他就又惊慌畏惧狡猾恶毒无比的对他身旁的教徒喝叫道:“你们都给我上!杀了他,回头重重有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