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代师传艺(二)

作者:心灵情 字数:40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古来风躲在一旁见朱天龙终于出现,正在大街上打听他那个失散多年的父亲下落,他就觉得机会来了。

于是他就开始疾快的易容成一名书生模样,假装低头沉思模样像朱天龙走去。

朱天龙正怀着失望之心,在大街上像人打听他父亲的下落,根本不知道他先前在酒楼中得罪了古来风,所以一见古来风不知是突然得了疾病,还是怎么的,腿一软,身一歪,倒在他的怀中。

他就不疑有它,好心急切紧张不安的扶住古来风急声问道:“兄台,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你家住何方,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见自己目的已成功的达到,而朱天龙并没有对他怀疑发觉他对他的企图。

古来风立刻便消了心中那口怨气,并在心中暗喜,继续不露声色假装对朱天龙赔理说道:“不用了,多谢兄台你的关心,我没事,还请兄台你原谅我不小心撞到你的过失,我在这里给你陪理了。”

说完,就弯腰给朱天龙拜了一下。

然后就忍耐不住心中的欢喜开心之情,在嘴角里露出一丝神秘功得圆满得意高兴之色,准备带着胜利占品离去。

初闯江湖的朱绾如听完古来风的话,刚要放不下心来准备和古来风分别,去别处打听他父亲下落时,突见古来风给他拜谢完,嘴角突然不知为什么挂有一丝神秘得意高兴之色。

一见到古来风带着这种像似因为成功胜利的做成一伯事,而功得圆满开心之色离去。

朱天龙就不知所措好奇不解的对正要离去的古来风相问道:“兄台,我见你嘴角挂有一丝得意高兴之色,恕我冒昧相问一句,你在想什么开心高兴之事,能告诉我,让我也开心高兴吗?”

一见朱天龙相问这事。

古来风就稍显一丝慌乱紧张不安的对朱天龙急声圆谎说道:“兄台,你不要多心,我并没有什么开心高兴之事要说,我家中还有事要办,就此告别。”

说完,担心再被朱天龙发现他其它的破绽而对他更起疑心,像他索要被他所偷的东西。就不再停留,开始带有一丝慌乱紧张不安之色飞快的离去。

朱天龙本来只是好奇不懈才会在无意间相问这句话的,并没有对古来风起疑心,一见古来风听了他的话后,神情就立刻稍显激动慌乱紧张不安之色的否认他没有开心高兴之事。

望着古来风那种稍显心虚慌乱紧张不安之色飞快离开,不想再和他多交谈的神情,就顿时对古来风的话产生了怀疑,认为这里边透着古怪一定有事。

为了能够问明白这事,他就再次对已飞快离去的古来风问道:“兄台,你先别走,我还有话要问你。”

古来风一听朱天龙让他站住。就认为被朱天龙发现了他的企图,就心虚的更加不敢再停留,加快速度向前面奔去。

朱天龙一见古来风听了他的话后,不但没有停,反而加快速度向前奔去不理会他,就更加怀疑这里边肯定有事,说不定这事还和他有关,可又一时想不出这事有什么关联。

就在他心中隐隐觉得这里透着古怪不对劲,但又猜不透这中间奥妙,而使手毫无意识糊乱在怀中一摸时,心中就业立刻大吃了一惊。

立刻知道了这件事的奥妙不对劲的对方。

明白了古来风为什么要带着一种神秘功得圆满得意之色离去。

同时也明白了古来风为什么会听到他的话后,不但不停,反而加快速度要离去的原因。

因为他刚才在下意识无意间随手向怀中一摸时,发现怀中少了两个小瓶。

他确记他从昆仑山“武林皇朝”洞府出来时。

怀中装有“医神”吴飞杨所遗留的那瓶,装有专解治天下各种内外伤,与绝毒的灵药“九转续命丹”。

“毒神”冯天毒所遗留的那一瓶,装有天下间各种厉害绝毒,与一瓶装有专解天下各种绝毒的灵药“万灵丹”。

“易容神”上官飞云所遗留的那瓶,装有可以任意化妆打扮易容的“易容水”。

怀中因该有四个小瓶才对,而现在他怀中却还只剩下两个小瓶。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自己怀中所少的那两个小瓶是装有什么,但他却可以肯定,他怀中所少的那两个小瓶,一定是在那名书生倒在他怀中时,乘他没有防备留意的一瞬那间偷去的。

朱天龙心中不由得对这名书生这种神乎其神的神偷术感到敬佩不已。

并从这种神乎其神的神偷术上看,说不定这一名书生,他就是官府正在捕捉专偷贪官污吏奸商的神偷,穷苦百姓心中的那名大英雄,活菩萨,大恩人古来风。

也明白了那名书生之前,并不因为沉思事情,而分神不小心撞上他身上的,而是故意撞上他身上,好乘机偷他怀中东西的。

有了这个惊人发现,朱天龙顾不得看是少了两瓶什么,便展出“易容神”上官飞云师父所遗留的凌空虚渡轻功身法,疾快的像前面那名偷自己东西的那名书生追去。

并急切的对前面那名书生叫道:“前面那名兄台快给我停下,把你所偷的东西还给我!否则我抓到就一定要你好看!你是逃不了的,还是快点乖乖把东西还给我。”

古来风一见朱天龙这么快就发现他东西被偷,像他疾快追来索要,他就顾不上大街上的那些来往行人的惊骇眼光,疾快的展开他的绝顶轻功鬼影子身法,疾快的向前面奔去。

朱天龙一见这名书生还妄想逃跑,他就怒容满面的对前面那名书生怒喝道:“前面之人给我听着,你是跑不了,得,还是快点停下把东西还给我!”喝完,他就提气用功更加疾快的向前追去。

就这样,朱天龙和前面那个眉清目秀书生青年一逃一追,各使绝顶轻功功疾快的向前面奔跑了十几里后,这名眉清目秀书生所施展的那种疾快轻功身法,就开始不是朱天龙的那种“凌空虚渡”绝顶轻功身法的对手,被朱天龙慢慢的缩短了二人的距离,追到他身后一尺多远松手可捉的地方。

朱天龙见这名书生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再也逃不掉了,他就决定先不捉住这名偷他东西的书生,而要先戏弄折磨恐吓他一下,发泄一下他心中的愤怒不平之气。

于是他就故意对着前面的书生恐吓叫道:“快跑啊,我要捉到你啦!”

古来风一听朱天龙的声音在他背后传来,已经追赶到他的背后马上就要捉住他了,他就顿时惊骇无比加快速度向前疾奔。

就这样,每当他慢下来后,朱天龙就会故意在他后面恐吓嘻笑道“你这小偷快跑啊,再不快跑,你这个小偷就要被我捉住了,我可就要把你捉送到官府大牢啦!”的话,让他吃惊害怕加度向前奔跑。

古来风跑了一会儿后,见朱天龙只是在他后面嘻笑叫喊让他吃惊害怕,却不真出手捉拿他,他就顿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知道自己是遇上真正高手了。

于是他就不再逃跑,停下身来对朱天龙说道:“大侠,你真厉害,我一直以为我的‘鬼影子’轻功是天下第一没有人能追上我,现在我才知道我的三脚猫功夫对你来说是一文不值,我这就把偷你的东西还给你;如果你要是真把我送交官府我也认了,就算我古来风看错人了。”

说完,就从怀中拿出那两个偷来的小玉瓶,送交到朱天龙手中不再逃跑,站在那里任凭朱天龙惩治发落。

朱天龙一听说,他真的就是那个穷苦百姓心中的观音菩萨大恩人,专偷贪官奸商污吏救济穷人的神偷古来风,他就欢喜高兴的对古来风说道:“原来你真的就是那个专门偷贪官奸商污吏救济穷人的神偷古来风,古大侠。”

“不错,我就是那个令官府恨之入骨到处捉拿的小偷古来风,不知大侠尊姓大名如何称呼,是武林中那位高人门下了?”

“我叫朱天龙,是昆仑山脚下一个弃儿,后来被我的养父收养和我的养父在一起生活。现在我的养父也和我分散失踪了。我的师父是几百年的‘武林皇朝’。”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一事,就对古来风说道:“对了,我这里有一部于‘武林皇朝’中‘易容神’上官飞云师父所著《易容经书》。我在洞府没有练习带出来了,既然你专长易容术,那我就把这部经书赠给你吧。”

说完,他就从怀中拿出那部经书和那些精巧无比的面具,易容水交到他的手上。

古来风见自己想戏弄出气之人,竟然是几百年前的那个无人不敬仰羡慕的“武林皇朝”,就顿时大吃一惊,暗叹怪不得自己的轻功不如朱天龙。

正在担心中的古来风,突听朱天龙不但不怪罪他之前戏弄他之罪,反而因为他专长易容术,要把“武林皇朝”中“巧手易容神”上官飞云所著的那部《易容经》赠送给他,让他等于是因祸得福,便他的易容术和机关埋伏本领再上一层楼。

他就满怀激动高兴万分的接过朱天龙手中“易容神”上官飞云所著的那部《易容经》面具和易容水,然后就满含感激的给朱天龙跪下叩闲说道:“古来风拜见师父,多谢师父的传艺之恩。”

一见古来风给他跪下要拜他为师。

朱天龙便惶恐急切不安的出手相扶说道:“古大侠,万万不可,我传你‘易容经’并不是想收你为徒,所以你还是快快请起,不要给我行拜师大礼的。”

见古来风不想起来。朱天龙就灵机一动说道:“古在侠,既然你想拜入我师门,成为我师门一份子,那我就代师传艺,算是以大师兄身份带领你入我师门好吗?”

见朱天龙不好意思做他师父,要以带传艺大师兄身份和他相称。古来风只好说道;“好,那我就听你的,古来风在此多谢大师兄的代师传艺之恩。”拜完,就欢快高兴的起身。

朱天龙等到古来风拜完起身后,便叮嘱好好练习上官飞云师父的绝学,然后就古来风分别,去别处打听寻找他失散多年的父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