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代师传艺(一)

作者:心灵情 字数:49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朱天龙陪着庄青云父子二人来到庄外就见一名长相阴险邪恶的青年正在那里恶毒的大喊大叫,在他的身旁有一个一脸横肉鹰眼勾鼻背熊腰十分凶狠恶毒的大汉。

这名阴险邪恶青年一见庄青云就立即凶狠狂傲的对庄青云怒喝道:“庄老儿!你竟然胆敢管我的事情!今日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喝完,他就凶狠恶毒的让‘追魂掌’李有为上前向庄青云挑战。”

朱天龙见李元霸如此凶狠狂妄,他就杀机现眼露厉芒,愤怒无比的的上前对李有为喝道:“杀鸡不用牛刀!我先和你过几招!看一看,你的‘追魂掌’有什么厉害之处!”

“追魂掌”李有为被朱天龙全身散发出的那种阴森浓烈凌厉无比的杀气逼得倒吸一口冷气站立不稳的向后退了一步后,这才全身冒冷气吃惊惧怕的指着朱天龙问道:“你,你是何人?竟然胆敢多管闲事!快给我走开,让庄青云出来和我决战!要,要不然,我就让你知道我‘追魂掌’的厉害!”

朱天龙见“追魂鬼”李有为对自己有点惧怕不想和自己决战,他就对着他正气凛然神勇威猛的喝道:“我只是一个无名晚辈!这里的庄主是我的一位前辈,你要和他做对就是在和我做对!就得先过我这一关再说!”

李元霸在后面见“追魂掌”李有为被眼前这个满身煞意杀气青年惊吓住了,有退回之意。他就急忙在的顼催促说道:“快上啊!不要被这个不知名野小子的大话吓唬住!快上前杀了这个不知名野小子,我重重有赏!”

朱天龙见他站在那里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就再次刘勇威猛正气凛然的对李有为喝叫道:“你不要在犹豫了,要么就给快点退回去,从此改邪归正不许做恶!要么就敢快上前和我决战!我倒要看一看你的‘追魂掌’练到什么厉害程度!”

李有为正在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现在被李无霸一逼,再被朱天龙一激,他就凶性大发的叫道:“好!我就和你决一死战!看一看,你有什么神功绝学敢在这里多管闲事!”

叫完,他就气势凶猛的使出他的‘追魂门’的独门绝学‘追魂掌’的第一招‘小鬼追命’凶猛恶毒无比的像朱天龙扑杀去,紧接着,他又凶猛恶毒疾快的连使“小鬼追魂”、“无常索命”、“恶刹无情”“恶鬼追魂”、“百鬼齐出”一连五招,有若凶神恶煞般气势凶猛无比的向朱天龙打去。

庄青云父子二人本来还担心朱天龙不是李有为的对手,当他们父子二人见到李有为的“追魂掌”使得虽然凶猛恶毒,但却无法伤得了朱天龙一丝一毫,每一招都被朱天龙的那种看似轻描淡写,似慢却快的巧妙身法躲闪开,就开始放心大胆的在一旁观战。

李有为见朱天龙只是用一种疾快巧妙的身法躲闪他的“追魂掌”,却不出手和他正面绝战,他就顿时狂怒无比的对朱天龙怒喝道:“野小子!你既然要和我决战,为何还不出招!”喝完,他就使出“追魂掌”的最厉害绝招“阎王索命”挟以凶猛凌厉厉害无比的掌风像朱天龙杀去。

朱天龙被李有为的狂怒语气一激,就顿起杀意,眼露惊人的厉芒,杀气满怀的对“追魂掌”李有为怒道“好!既然你想早点死!那就成全你吧!”

喝完,他就疾快的使出那路霸绝天下的“开天劈地掌法”中的第一招“猛神劈山”,挟以一道神勇凶猛霸道至极的掌劲,疾快而又勇猛霸道无比的向李有为劈去。

李有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勇勇凶猛霸道厉害无比的掌法,一见这种勇猛霸道至极的掌劲向他劈来,使他无法抵抗招架,眼看就要死在这里勇猛霸道至极的掌劲之下,他就顿时惊吓得亡魂着冒,魂飞魄散的惊叫道“大侠饶命,我知道错了。”叫完,就惊骇惧怕至极的瘫软跪坐在那里,脸现苍白,惊骇惧怕至极的向朱天龙求饶命。

朱天龙一见他惊恐惧怕无比的瘫软跪倒在他的面前冷汗连滴的哀求他饶命。他心中那股杀意煞气顿消,就收掌不再杀他。

李有为一见朱天龙消了那股逼得他喘不开气的那种凌厉厉害无比的杀意和煞气不再出掌杀他。他就急忙松了一口气,惊恐害怕无比的跪爬到朱天龙面前哭求道:“大侠饶命,我知道错了,请大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今后一定会改过自新,决不再做恶,请大侠饶我一命吧。”说完,他就跪在哪里有如一只任人宰割的小锦羊一样可怜巴巴的乞求朱天龙饶他一命。

朱天龙见他那种惊恐惧怕可怜巴巴的模样,就不好意思再杀他有意放他的对他神勇威猛的喝道:“你这个恶徒,要我饶你一命也可以,但你真的肯改过自新不再做恶吗?我又如何才能知道你是真心的悔过呢,如果你要是肯真心悔过的话,我就饶你一命给你一次改过自新,从新做人的机会!”

李有为见朱天龙有原谅饶他之意,为了能够让朱天龙相信他是真心悔过,好让他能够活命,他就牙一咬,俩掌一错“拍”的一掌废了苦练多年的“追魂掌”,对朱天龙哀求道“大侠,我现在武功已废,你可以相信我是真心悔过的吧?可以饶我一命了吧。”

朱天龙见他武功已废,就是再想做恶也没有本领力量做恶了,他就不在为难的说道:“好吧,既然你是真心悔过,那你就走吧。”

李有为一见朱天龙肯饶他不再杀他了,他就急忙欢喜高兴的疾快离去。

李元霸一见他用重金雇请来的“追魂门”第二高手,“追魂掌”李有为不是眼前这个青年对手,为了保活命而自废武功离去扔下他在这不管。他就顿惊吓得满头大汗惊恐惧怕无比的对他所带来的那此家丁恶奴们叫道:“你们都快来保护本少爷,替我抵挡这个多管闲事的恶汉,回去我重重有赏!”

跟随李元霸和李有为而来的那些家丁恶奴们一见他们视如神明的“追魂门”第二高手“追魂掌”李有为也不是眼前这个隐有王者之气的青年对手,为了自保活命而自废武功逃去,他们就哪还再敢上惹这煞星白白送死,个个都惧怕无比的连连后缩,对他的叫喊声听而不闻。

李元霸一见他们不肯听他的话,连连后缩不肯上前来保护他,他就立即愤怒无比的对他们怒喝道:“你们这批没用的饭桶,我平日白养活你们啦!快给我过来保护我!否则我就家法惩治你们!打断你们的狗腿!”喝完就飞快的像他们扑去。

那些家丁恶奴们见他大势已去,就无人敢上前帮助他,一见他像他们扑来,就四下散开各自逃去无人理会他。

李元霸一见他们根本不理他他,他就站在那里气急败坏焦急恐惧害怕无比的跺脚叫道:“你们这些无情无义的狗奴才别跑,快给我回来,只要你们那个肯回来保护我,我就赏你们黄金十两,不!黄金百两!千两也行!快回来啊!”

可是任他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敢回头来送死拿千两黄金。不一会儿,就全都逃的无影无踪。

李元霸一见他的所有家丁打手都不理会他的奖赏,各自逃的无影无踪无人来保护他,再见到庄青云和庄天成父子二人的那愤怒眼神面孔。他就顿时惊吓的双脚一软“扑通”一声害怕至极的瘫软跪倒地上惊恐惧怕无比的对朱天龙哀求道:“大侠,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大侠,只要肯饶我一命,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的金银珠宝,就算你让我把我的所有财产全部交出来也可以!我求求你饶我一命吧?”

庄青云一见李元霸因失去了助手保镖和家丁打手就变成这种贪生怕死模样。他就愤怒万分的上前一脚踢倒他怒喝道:“呸!你这贪生怕死的孬种给我站起来受死,你以为有了几个臭钱就可以无所欲为了吗?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在乎你的那个臭钱吗?我告诉你,今日你死定了!就算你今日把金山银山送来也救不了你的命!洗不了你往日所犯下的种种罪恶!今日就是你这个恶徒恶贯满盈死期的日子,拿命来吧!”喝完,他就愤怒无比的挥起手中大刀凶狠无比的向他砍去。

李元霸一见庄青云愤怒无比的挥刀向他砍来。他就顾不了许多急忙一个“驴打滚”危险至极的躲过这一刀,然后就慌乱害怕万分的对庄青云哀求道:“庄大侠!庄前辈!庄爷爷!我求求你了,你就饶了我吧?我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你就饶我这一次吧?”一边哀求着,一边继续慌乱连滚带爬的到处躲闪庄青云手中的刀。

“你这恶徒,今日不管说什么也没有用,你今日死定了!”。庄青云一边愤怒激动的连连挥刀向他砍去了,一边愤怒无比的对他怒喝道。

可惜他因为过份愤怒激动而使他心浮气躁武功大打折扣无法专心出刀,所以他一连砍了十几刀也没有杀了李元霸。

朱天龙见庄青云因为过度愤怒激动而使他心浮气躁无法专心出刀杀了李元霸这个恶霸,他就疾快的使出“惊神指法”飞起一指疾快的点向李元霸腿上的“环跳穴”让李元霸双腿一软跪倒在那里无法躲闪任凭庄青云挥刀杀他。

李元霸见他自己的双腿“环跳穴”被制跪在那里无法躲闪动弹,任凭庄青云挥刀杀他无法躲闪,就跪在那里恐惧怕绝望无比的骇叫一声,惊吓得心胆惧裂而死,等到庄青云挥刀砍下他的罪恶之头时,他早已吓死了。

庄青云见自己终于杀了这个恶霸报了这恶霸辱他伤他之仇,就高兴不已的带领朱天龙向庄内走去。

来到庄内,庄天成就给朱天龙跪下说道:“朱大侠,我想拜你为师,请你一定要收下我这个徒弟,跟你练习你的盖世无敌神功好吗?”朱天龙一见庄天成突然给他跪下想拜他为师,他就急忙出手相扶道:“少庄主,快快请起,你我二人岁数相等,我怎么可以收你为徒做你的师父呢,你还是快快请起来吧。”

庄天成见朱天龙不肯收他为徒,他就拒绝朱天龙的相扶跪在那里坚定不移的说道:“不!我不起来!如果朱大侠你不肯收我为徒,我就跪死在这里!”

庄青云这时候也在一旁对朱天龙劝说道:“朱大侠,我也求求你了,你就答应收下成儿为徒吧,常言说道:‘有智者不在年高,智着为师’,你岁数虽然不大,但照样可以做我成儿的师父的,你就答应了成儿的请求好吗?”

朱天龙见庄青云也相求他,他就灵机一动暗想道:“既然他们父子二人都求他传授武艺,他们又是专长阵法,那自己何不把从洞府里带来出的‘陈神’宫神风所著的那本《阵神普》传授给庄天成呢?”想到这里,他就对庄青云说道:“庄前辈,你要我收少庄主为徒,我是不会答应的,不过我可以以大师兄的身份代师传艺,把我“阵神”宫神风师父所著的《阵神谱》传给少庄主,你看行不行?”

庄青云见朱天龙不肯收他儿子为徒,却答应肯以大师兄的身份代师传艺,传授他儿子一部于《武林皇朝》中“阵神”宫神风所著的《阵神谱》。

他就急忙欢喜高兴的对朱天龙说道:“当然可以。”然后他又急切的对他儿子叫道:“成儿,你还不快点拜朱大侠,以谢他的传艺之恩!”

庄天龙一听这话,他就急忙欢喜高兴的给朱天龙磕头道:“小弟庄天成叩见大师兄,多谢大师兄的传艺之恩。”

朱天龙一见庄天成给自己磕头,他就急忙出手相扶道:“庄师弟,快快请起,不用行如此大礼。”

扶起庄天成后,朱天龙就从怀中拿出那本于“阵神”宫神风所著的那本《阵神谱》秘笈交到庄天成的手中珍重的说道:“庄师弟,这本《阵神谱》秘笈是于‘武林皇朝’中的‘阵神’宫神风师父所著的,我希望你接下这部《阵神谱》秘笈后要努力专心练习,不要有损昔日‘阵神’宫神风师父当年的威名,要让他的昔日神威再现武林名扬天下,听到没有?”

“好!大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负你的期望的!今后我一定会专心练习,决不会有损师父昔日神威!一定会让师父绝学再次名扬天下威震武林的!”,庄天成接过这部于“阵神”宫神风所著的《阵神谱》神色庄重信心十足的对朱天龙说道。

朱天龙见庄天成说,一定不会有损昔日“阵神”宫神风师父当年的威名,他就对庄天成说道:“好,那庄师弟你就在这里专心练习吧,我就不再多留了,这就离开这里去寻找我失散多年的父亲了。”

庄天成见朱天龙去意已决,他就只好恋恋不舍含泪对朱天龙说道:“好吧,那大师兄你走吧,我艺成后一定会去寻找你的。”说完,他就含泪恋恋不舍的把朱天龙送出桃花庄和他告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