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横祸加身

作者:心灵情 字数:367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田二光逃出“鬼门堡”来到“暗月幽香堂”后,就向他哥哥哭诉,让他哥哥替他出头,杀一杀燕绝的锐气,助他把燕凤抢回来。

田大光一见他弟弟让他替他出头,挑战那个现在已经衰弱莫莫无闻的“鬼门堡”现任堡主,燕绝,好帮他抢回燕绝之女,他就为难不已的坐在那里低头沉思拿不定主意。

正好来到这里做客恶名远扬的独行盗,现在是“幽灵教”的护法“毒蛇鞭”刁大恶,一见田大光因为担心一个人不是“鬼门堡”堡主,燕绝对手,而为难不已的坐在那里低头沉思拿不定主意。

他就动起了要和田大光一起合伙共同对付“鬼门堡”堡主燕绝的念头来。

因为他早已就十分贪恋“鬼门堡”的那路,盖世无敌的“幽灵毒鞭法”,只是一直苦无合作伙伴,担心他一个人人单势弱,不是“鬼门堡”堡主燕绝对手,无法如愿以偿的夺得那本“幽灵毒蛇鞭法”秘笈,所以就一直没有向燕绝挑战下手抢夺的机会,现在他一见到田大光的神情模样,他就觉得机会来了。

于是他就战起身对田大光说道:“田香蕉主,你不用为此事担忧害怕,今日有我在此,我就一定会相助你,共同对付燕绝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把鬼门堡杀个鸡犬不留,帮令弟抢回燕绝之女,使令弟心愿得逞的。”

田大光本来心中就早已十分贪恋“鬼门堡”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和“龙凤碧香杯”这两件稀世宝宝贝,一直都在想办法,好谋害燕绝,谋夺得“鬼门堡”的这两件稀世宝贝占为已有。

只是一直都没有想出好办法来谋害燕绝。

又因为担心“鬼门堡”现在虽然已经衰弱,变成了一个莫莫无闻的小门派,但到底百是之虫死而不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燕绝到底是当年第一高手,“鬼鞭魔君”燕十二的后代,就算没有能够把他们燕家祖传的那路,盖世无敌绝学“幽灵毒蛇鞭法”直练成,也决对不可以小看,所以这些年来就一直没有胆量提起勇气,向燕绝挑战,害怕不是燕绝的对手,被燕绝打败,使他的威名脸全失。

现在一听他们的刁护法肯定出手相助他共同对付燕绝,他就急忙兴奋激动高兴万分的叫道:“刁护法,你真的肯相助我共同对付“鬼门堡”堡主,燕绝吗!这可真是太好了,不知刁护法你帮我共同对燕绝这个老匹夫可有什么条件吗?

刁大恶见田大光问他肯相助他对付“鬼门堡”堡主燕绝可有什么条件,他就哈哈一笑道:“既然田香主你是个直爽之人,那我就不可客气直说了,我练的武功也是鞭法,所以我帮除掉“鬼门堡”堡主燕绝后,他们燕家那路祖传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归我,那件可以用来泡茶清心宝神的稀世奇宝神杯“龙凤碧香杯”和他的那个美貌女儿,还有其它那些金银宝归你如何?

田大光一见刁大恶肯相助他,是想谋夺霸占“鬼门堡”历代祖传的那路于当年“鬼鞭魔君”燕十二所创的那路,盖世无敌绝学“幽灵毒蛇鞭法”秘笈。

他就低头在心中暗想道:“现在他既然已经说出来要相助他的,要是不肯答应他的条件,不让他相助他共同对‘鬼门堡’堡主,燕绝的话,恐怕以他自己一个人恐难是‘鬼门堡’堡主,燕绝对手。

而且他在‘幽灵教’中的地位又比经他高,日后他在‘幽灵教’中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甚至会被他陷害遭到他们教主的杀害,所以还是先答应了他,等到铲除了‘鬼门堡’堡主燕绝再说,免得会发生两面受敌,使他身陷险境性命不保。”

想到这里,他就对刁大恶哈哈一笑道:“好吧,既然刁护法你十分欣赏‘鬼门堡’燕家的那路祖传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那我就乘人之美,顺水推舟的送给你,等到事后,这本‘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就归你所有,并且另外那些金银珠宝你要是有看中的也不用客气,尽可以拿的。”

刁大恶见田大光答应了他的条件,想着马上就可以谋夺他想念已久的那本,盖世无敌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

使他成为一名绝顶高手的美梦就要可以实现了。

他就兴奋得意高兴凶残恶毒的说道:“好,那我们就此一言为定,事不疑迟我们现在就赶去‘鬼门堡’”杀净‘鬼门堡’中人助人令弟完成心愿吧!”

田二光一听这话,他就急忙张罗一些教徒,得意洋洋的陪着他哥哥和刁大恶,气势凶猛的向“鬼门堡”赶去抢人。

田二光陪着他哥哥、刁大恶带领一些教徒,气势凶猛的闯进“鬼门堡”见到燕绝后。

他就凶狠毒恶的大叫道:“燕老儿,你要想活命保你的家人和门下弟子性命,不使你们‘鬼门堡’在江湖武林中除名的话,就快点乖乖的把你女儿,你家中的‘龙凤碧香杯’”,你家中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献出来。

我还可以在我哥哥和我们教刁护法面前保你和你的家人、门下弟子们不死!

否则我就和我们教的刁护法就会大开杀戒,把你们‘鬼门堡’杀个鸡犬留,然后再抢走你的女儿和你的家‘龙凤碧香杯’、‘幽灵毒蛇鞭法’秘笈,让你家破人亡人则两失,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怨我事先没有和你说啊。”

燕绝一见田二光这个阴险奸诈毒恶之徒,真的带领他哥哥“恶狗邪磨”田大光和“幽灵教”中的护法,江湖中恶名远扬的独行盗“毒蛇鞭”刁大恶来抢他女儿。

还要谋夺霸占他们家世代祖传的那个稀世奇宝神杯“龙凤碧香杯”和那路盖世无敌绝学“幽灵毒蛇鞭法”秘笈。

他就顿时激动愤怒万分的对田二光威猛的怒喝道:“田二光,你这个不学无术,无恶不做阴险奸诈恶毒小人不用在哪里危言恐吓我了!也休要妄想抢夺霸占我女儿和‘龙凤碧香杯’,还有‘幽灵毒蛇鞭法’秘笈,我不会怕你们的!要想抢夺霸占我女儿和‘友凤碧香杯’还有‘幽灵毒蛇鞭法’秘笈的话,你就要得拿出真本领打败我再说!”

刁大恶和田大光二人一听这话,他们二人就起凶狠恶毒的上前对燕绝阴寒叫道:“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让你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送你上西吧!”

然后他们二人就一起凶狠恶毒的各自使出,他们二人的战名绝学,“毒蛇鞭法”和“恶狗剑法”联手凶狠恶毒厉害至极的向燕绝杀去。

燕绝见刁大恶和田大光二人一心想制他于死地,竟然卑鄙无耻凶残恶毒到不顾身份和脸面来联手围攻他一人,他就悲壮的大喝一声,毫不畏怕的使出“幽灵毒蛇鞭法”,疾快的向他们二人迎战去。

燕绝和刁大恶,田大光二人激战了一个时辰后,就开始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身隐险境凶像连生。

被刁大恶一招“毒蛇缠身”缠住了他手中的软鞭,使田大光有机可乘,一招“恶狗劈山”挟以阴森凌厉凶狠恶毒厉害至极的杀气和剑劲迅若急电般,凶狠恶毒凌厉厉害至极的向他当头杀来。

燕绝一见他手中的软鞭便被刁大恶手中的软鞭缠住,无法抵挡化解田大光这阴森凌厉凶狠恶毒厉害至极的一招,使他身陷险境危在旦夕,他就不顾得多想,疾快的缩手扔掉手中的软鞭跳向一旁,危险万分的身过田大光这满含阴森凌厉凶狠厉害至极的杀气和剑劲的必杀一招。

刁大恶和田大光见燕绝疾快的扔掉手中软鞭,逃过了他们二人这联手必杀一招。

刁大恶就再次狠恶毒大喝一声道:“我看你能往哪里逃!”

再次疾快凶狠恶毒的使出“毒蛇缠身”缠住燕绝的身体,使他无法再逃。

田大光也紧跟着凶狠恶毒的大喝一道:“还不拿命来!”

也是再次疾快凶狠恶毒的使出“恶狗劈山”挟以一道阴森凌厉凶狠恶毒厉害至极的杀气和剑劲,迅若急电般,再次凶狠恶毒至极的向燕绝当头劈去。

燕绝见他手中软鞭已失,身形被刁大恶手中软鞭住,使他无躲闲,也无法抵挡化解田大光这满含阴森凌厉凶狠恶毒厉害至极的杀气和剑劲的必杀一招,他就抬头仰天悲呼大叫一声道:“我命休也!”顿感阴森凌厉杀气扑身脑门一冷,悲壮的大叫一声,倒地死去。

田二光一见燕绝已死,他就急忙怀着兴奋欢喜的心情,带领教徒向后院闯去,好抢夺霸占燕凤和“龙凤碧香杯”还有那本“幽灵毒蛇鞭法”秘笈。

可当他搜遍“鬼门堡”所有的地方,这才发现“鬼门堡”早已空无一人,只留下燕绝一人在这里等待他们。

“龙凤碧香杯”和“幽灵毒蛇鞭法”秘笈,早已被燕绝安排他的儿子和女儿燕龙、燕凤兄妹二人带走了。

刁大恶和田大光见他们要谋夺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和“龙凤碧香杯”早已人去楼空,被燕绝安排他的儿子和女儿燕龙、燕凤兄妹二人带走了。

他们二人就急忙凶狠恶毒的带领教徒离开这里,去寻找打探燕龙、燕凤兄妹二人的下落,好谋夺他们贪恋已久的“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和“龙凤碧香杯”,并好杀了燕龙、燕凤兄妹二人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