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临终托孤

作者:心灵情 字数:404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燕绝听到这里,就再也忍无可忍的怒喝道:“田二光,你这个不学无术的阴险奸诈恶毒的小人,不用拿‘幽灵教’和你哥哥来威胁恐吓我,我不会怕你的!

我再对你说一遍,我女儿不会许配给你这种不学无术,整日欺男霸女恶毒小人的!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快给我走,否则我就对你下逐务令强赶你走了!”说完,他就持鞭在手准备动手。

田二光一见弱绝真的动怒了,他就害怕慌乱的叫道:“燕老儿,你可不要为你今日的决定而后悔,我会再次来的!”叫完,他就贪生怕死疾快的离开了这里。

燕绝等到田二光这个恶徒走后,他就让人把他的儿子、女儿和管家三人叫来见他。

等到燕龙、燕凤、仲令明三人来后,他就神色沉重忧心悲伤不已的拿出“龙凤碧香杯”和“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在手中珍爱的抚摸着一会儿后,就痛心悲伤不已的对他的儿子说道:“龙儿,你给我过来。”

燕龙见他爹神色沉重痛心悲伤不已的让他过去,他们就急切忧伤不安的上前问道:“爹,你今天是怎么了?”

燕绝等到燕龙来到他的身边后,就痛心悲不已的把“幽灵毒蛇鞭法”秘笈和“龙凤碧香杯”一起放在他的怀中藏好,然后,拿出他们家祖传的另一件宝贝,世代相传的“幽灵毒蛇鞭”抚摸了一下后,就也缠绕在他的腰上收藏好。

燕龙一见爹满脸痛心悲伤之色的把他们家的祖传的三件宝贝,“幽灵毒蛇鞭法”秘笈、“龙凤碧香杯”、“幽灵毒蛇鞭”一起放在他的怀中让他保管,像似他们家马上就会有灭顶大灾降临,在安排后事一样。

他就顿满含泪水,忧愁悲伤不解的再次焦急不安的向他爹问道:“爹,您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我们家遇上了什么大灾难吗?”

见他爱子相问这事,他就老泪横流,满面悲苦痛心难过的抚摸着他的爱子悲叫道:“龙儿,你现在快给你仲叔跪下,我有话要和你仲叔说”。

燕龙一听这话,就含着泪水悲伤不解的给他们家管家仲令明跪下,静等他爹的安排。

燕绝等到他的爱子给他管家仲令明跪下后,他就也悲伤痛心忧愁万分的给仲令明跪下。

仲令明一见他们堡主向似要临终托孤一样的给他下跪,他就急忙惶恐急切紧张不安的出手相扶道:“堡主您快快请起,老奴怎能接受您如此大礼呢?有什么话,您还是起来说,这样老奴是承受不起的!”

燕绝见仲令明要扶他起来。他就急忙悲痛忧愁的挣脱拒绝说道:“仲贤弟,你先不要扶我,听我说。你虽然是我们家的管家,但我却一直没拿你当外人看待,一直视你如兄弟一样,所以我现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相助我完成,等到你肯答应我后,我才能起来。”

仲令明一听这话,就满面悲伤急切激动不已的答应道:“堡主,您快快请起来,我答应您,我什么都答应您,想我们仲家虽然世代在这里为奴做管家,但堡主您和历代堡主都没有把我们仲家当下人看待,对我们仲家恩重如山情深意重,您的恩情我是一直记在心中的,既然如今堡主您有难需要我相助,您就尽管说,我一罕誓死孝忠堡主您,拼了命也要把您交待之事完成,以报您对我们仲家的恩情,决不后悔。”

燕龙见仲令明答应了他的请求,就忧伤悲愁的起身说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以我想让你现在就带着龙儿离开这里找个安全地方躲藏起来。

如果过一段时间我要是平安无事的话,你可以再带着龙儿回来见我。

如果过一段时间你要是发现我已被害,你就敢快护送龙儿到一个边远无人知道的地方躲藏起来,督训龙儿苦练我们家祖传的那路,盖世绝学“幽灵毒蛇鞭法””,好为我报仇雪恨,从震我们“鬼门堡”昔日的神威。

不过你要记牢一定要保龙儿的生命安全,还要记牢的是在龙儿没有把我们家祖传的那路,盖世无敌绝学“幽灵毒蛇鞭法”真正练成之时,千万千万要阻拦不要让龙儿为我报仇啊,就算龙儿一辈子无法把我们家传绝学“幽灵毒蛇鞭法”真正练成,你也要一辈子阻拦不要让龙儿为我复仇而白白枉死。

我情愿他做一辈子莫莫无闻的平凡人,也不要他为我报仇而白白枉死,断在送了我燕家的唯一血脉,使我愧对燕家的列祖列宗!

你听明白了没有?一定要却保龙儿的人身安全,不能让我燕家绝后,我在这里重重的拜托你了,这样就算是我死了,也可以安心了。”说完了,他就再次给他跪下相谢拜托。

仲令明听完他们堡主的这种临终托孤话,见到他的堡主再次给他下跪,他就急切悲伤的再次出手相扶道:“堡主您放心,我一定会誓死保护好少堡主的人身安全,平安无事的把少保主护送到一个安全地方躲藏起来练好武功为您报仇雪恨,从震我们‘鬼门堡’昔日神威的,不过堡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能说给我听吗?”

燕绝见仲令明问为何会在现在对他做临终托孤一样之事。

他们就忧伤悲愁的说道:“原先那个‘恶狗门’门主,现在是‘幽灵教’的‘暗月幽灵香堂’香主的‘恶狗邪魔’田大光那个不学无术的恶弟弟田二光,今天因遇见凤儿,而被凤儿的美貌迷恋住来我这里提亲,让我把凤儿许配给他,被我断然拒绝了他而得罪了他。

我想他一定不会就此罢手,一定会让他哥哥出面对付我的,本来要是单单只对付‘恶狗邪魔’田大光这个恶魔,我是不会担心有足够能力战胜他,使他们的阴谋无法得逞的!

但现在田大光这个恶魔是当今武林中势力最强大、高手最多的‘幽灵教’中的‘暗月幽灵香主’,我想他一定会邀请‘幽灵教’高手来助阵,使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才会让你带着龙儿先离开这里以免防不测的。

好了,不多说了,你快点带着龙儿先离开这里吧,记住,一路上一定要小心行踪,不要被田大光那恶魔手下发现你们二人的行踪,而让‘幽灵教’中人追杀你们。

也要记住,在龙儿没有把我们家祖传的那路,盖世无敌绝学‘幽灵毒蛇鞭法’真正练成时,千万不能让他为我报仇,以免他白白枉送一条性命,使我燕家绝后,一切要以龙儿的安全为重。”

燕龙见他爹站他独自一人和他的仲叔逃离这里。他就悲痛伤心欲绝的流泪悲叫道:“不,爹,我不要一个独自和仲叔离开这里,要走的话,我们就一起走,要留我们就一起留,在这里陪您和‘恶狗邪魔’田大光拼了!”

燕绝见他的爱子不肯离去,他就急切悲痛愤怒不安的对他的爱子生气喝道:“你这个不懂事,不知轻重的逆子还快走,想让我们燕家断后,让我愧对我们燕家列祖列宗,使我死不瞑目吗?快给我走!再不走的话,我不是你的爹,不会认你这个不孝之子的!”

“可是爹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您,不想让您一个人在这里受害,想在这里陪伴保护您啊!”

见到他爱子的那惶恐急切不安恋恋不舍的神情,他就即痛心痛又生气伤心难过的训喝道:“你这逆子不要再胡闹了,你要是真对我有孝心,想帮我的话,现在就敢快与你仲叔离开这里,找个安全地方苦练我们家祖传的那路,盖世无敌绝学‘幽灵毒蛇鞭法’好为我报仇,从震我们‘鬼门堡’的昔日神威!”

然后他就急切不安的对仲令明催促叫道:“仲兄弟,你还不快点带他走。”

仲令明一听这话,就急忙答道:“是,堡主”然后,他就满怀悲痛万分心情,强行拉着已经是泪流满面不肯离去燕龙,向堡外赶去。

“爹!我一定会答应您,把我们的‘幽灵毒蛇鞭法’给真正练成,为您报仇雪恨,从震我们‘鬼门堡’昔日神威的!您多保重我走了。”说完,他就满含泪水悲伤欲绝的和仲令明一起疾快的向堡外赶去。

燕绝等到他们二人离去后,就对他的爱女燕凤劝说道:“凤儿,你也敢快收拾一下东西离开这里,找一户好人家嫁了,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吧。”

燕凤见她爹也要赶她走,她就悲痛伤心欲绝的哭叫道:“爹,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陪伴您!”

燕绝见他女儿和他儿子一样,不肯离开这里,他就顿时生气的说道:“胡说!你这个丫头怎么和你哥哥一样不懂事胡说呢,快给我走!要不然我可要生气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一见她爹动怒生气,他就只好悲痛伤心欲绝的给她爹拜别悲叫:“那爹您多保重,我走了,”说完,她就流着泪伤心欲绝的去收拾上路需带的东西,然后就怀着万分悲痛沉重心情,离开了这里。

把他的儿子和女儿安排走后,他就让人把她堡中所有人都叫来。

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后,他就神色沉重悲伤忧愁的说道:“大家听着,我现在因为得罪了‘幽灵教’的‘暗月幽灵香堂’香主,‘恶狗邪魔’田大光的弟弟,恐怕不久就会有‘幽灵教’的高手前来寻仇,为了避免大家和我一起受到伤害,所以我特地把大家叫来,让你们敢快离开这里自谋生路,你们就快走吧。”

群武师堡丁一见他们堡主让他们出去避难自谋生路,他们一起跪下悲叫道:“不,堡主,我们不会走的,我们要在这里和你同生共死,和‘恶狗邪魔’田大光那个恶魔拼了。”

见他手下的武师堡丁都不肯离开,他就生气的怒喝道:“你们都疯了,活够了不想活了吗?快给我离开这里,你们的深情厚意我心领了,你们要是真对我好,就敢快离开这里,帮我去保护龙儿,不让他被‘幽灵教’中人伤害就行了,不用管我。”

见他们的堡主,让他们去相助保护他们的少堡主为重,他们就只好悲痛万分的叫道:“那堡主你多保重,我们这就去寻找少堡主,誓死保护少堡主,决不会让少堡主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叫完,他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去保护他们的少堡主燕龙了。

燕绝等到他们都走了,他就一个人怀着悲壮心情,坐在大堂上等待田大光兄弟二人带领“幽灵教”高手前来。

关闭